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3月4日-3月10日)

编者:本周正值中共两会召开时期,公民被任意限制人身自由呈普遍现象,有多名各地维权人士因此被无端刑事拘留或强迫失踪。另外,人权捍卫者吴淦在被禁见家人3个月后,其父再次获准探视时得知,吴淦在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身体健康状况堪忧。中共对待曾国凡、谭华等被关押的良心犯,采取欺骗威逼家属、将为其呼吁的家属软禁、禁止自主聘请律师、不得将有关消息向外界透露等手段,妄图减低外界对良心犯的关注。

不无讽刺的是,在中共大肆滥用公权、破坏法治以满足一党之私的同时,却口口声声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占领法治制高点”;在拒斥宪政民主、党大于法的统治下,却要控告美国违反宪法、违反司法独立,并声称要做全球变革的推动者和引领者。试问:一个没有法治、不遵守秩序,以维稳及反恐为借口将人民视为“敌人”,而肆意侵害公民基本权利的政府,何以奢谈去“引领全球”?

一、两会期间,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及软禁人员统计。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长老徐永海自3月1日开始被上岗软禁,警察称徐永海如果外出需提前告知,他们要向上级请示;陈洪旺、高洪明、国俪堃、叶国强、倪玉兰等人被上岗软禁;何斌、徐彩虹夫妇被从北京截访回湖北襄阳老家;何德普被强制旅游至广东;蒋湛春、马玉珍在北京被截访,蒋湛春、杨秋雨、王心灵等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另有部分肢体失去了联系情况不明。

从何时起,违法任意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成为一种习惯性的执法?中共召开两会的目的原本是应该商讨审议国计民生的大事,却不见将宪法赋予的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落实到实处,反而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任何一个人行走在街头,都可能被视为“不稳定因素”,一个由军警宪特治民的国家,不可能有长治久安的和平。

二、疑涉“兴华会”曾国凡被起诉到检察院。2018年6月被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带走的江西公民曾国凡,案件目前移至检察院,曾国凡的罪名也由逮捕时的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变更为涉嫌“寻衅滋事罪”。继江西律师张赞宁被拒绝会见及当局不承认律师委托书而退出该案后,北京刘律师亦无法继续代理此案,家属亦不告知外界任何有关曾国凡的信息。

中共迫害良心犯的手段越来越花样繁多,一改过去单一的从重从严,而是从多个角度入手,其中,欺骗家人与政府配合、拒绝承认自主聘请律师、阻止律师会见,等等,如此一来,良心犯的消息便很难为外界所知,阻断了外界的持续关注和有效的声援,这将会令良心犯的处境更为艰难孤立。

三、不配合维稳,葛志慧被从河北抓回北京刑拘。3月4日,葛志慧在河北高碑店838路公交车站被北京岳各庄派出所多名警察抓捕后押回北京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关进丰台区看守所。葛志慧作为“重点维控人员”担忧自己在两会期间再遭控制,于是数日前离开北京到外地躲避,不料却仍难逃被抓捕的命运。

在所谓的敏感时期,警察任意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稍有抗争即被扣上“寻衅滋事”的帽子刑事拘留,不配合维稳也是犯罪,逃离警察的控制也是犯罪。“1984“的场景活脱脱地再现专制治下的中国。

四、卢廷阁律师联署“修宪提案建议书”后被强迫失踪。河北人权律师卢廷阁于2月25日发起联署【修宪提案建议书】,准备在3月5日提交全国人大及各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们,建议书发布时已有18名公民联署,发布后各界人士响应者众,几天来陆续有近千人参与了联署。然而,发起者卢廷阁却因此失踪了数日。

公民有向政府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有监督政府的权利,有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一份“修宪建议书“就足以令一个公民遭遇强迫失踪,可见写在中国宪法上的公民权利是何等的欺世盗名。

五、吴淦被禁见家人3个月后,遭酷刑情况暴光。709大抓捕中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8年的吴淦(网名屠夫),自去年12月监狱方指其违反监规,被禁止家人探监3个月。直到2019年3月4日,吴淦的父亲徐孝顺才得以到监狱探视儿子了解到,吴淦在天津、北京两地受侦查人员的酷刑折磨留下后遗症,现在全身疼痛、头转动困难、手抬不起来,还患有血压高、心脏病等疾病。

因为拒不认罪,中国良心犯的各项基本权利很难得到保障,正如吴淦所言,他自己在被关押期间遭受了酷刑和各种非人折磨,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关注中共对异议人士抓捕、罪名滥用、秘密关押、强迫上媒体认罪、强迫接受官方指定律师、酷刑虐待、剥夺公民各种权利等严重侵害公民权利的暴行。

六、疫苗受害者两会遭维稳,谭华被强迫失踪近200。中共两会期间,各地加强对疫苗受害者群体的维稳监控,河南许昌当地为了防止百白破、脊髓灰质炎疫苗受害家长孙佳佳到北京上访,派驻多名维稳人员24小时全天候监控。何新与妻子何芳美等部分疫苗受害者家长到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门前抗议后,何芳美被河南维稳人员强行带走后行政拘留,何新一度遭遇强迫失踪。另有重庆、贵州、内蒙古、山东等地的疫苗受害者家长被阻断在北京给孩子继续治疗强行带回户籍地。而狂犬疫苗的直接受害者谭华,原定于2018年8月29日与部分疫苗受害者在北京召开记者新闻发布会未果,自此失踪至今无消息。

因打疫苗受到伤害后影响的并非仅仅是受害者本身,往往是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命运,而政府为受害者做了什么?掩盖真相、维稳监控,甚至是抓捕,如此下去,岂有切实解决问题的意愿?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