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2月25日-3月3日)

编者:本周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再遭到连续迫害,129教案发生两个多月以来,教会共有25人遭到刑事拘留,数百人受到各种骚扰逼迫;人权律师江天勇出狱却被以“仍处剥夺政治权利期”为由继续被剥夺自由受到各界广泛关注;中共两会前夕大肆骚扰、抓捕维权人士,以及深圳劳工维权人士被抓捕,表明中共对民间的打压丝毫不会放松,反而加紧对整个社会的控制。

近几年来中共对公民社会的打压呈全方位的态势,而2019年被称之为政治敏感年,这将意味着处于被动和守势的民间社会的生存空间更加逼仄。然而,经济下行势必会影响国民收入的稳定,久积的各种社会矛盾和不满在令当局严控严防的同时,对公民权利的侵害也会随之增加,如何在打压之下拓展公民维权空间、构建草根维权团队,值得投身公民运动的志士们认真思考。

一、秋雨对约教会副执事张国庆被刑拘,129教案被刑拘人数达25人。秋雨圣约教会副执事、基督徒媒体人张国庆失踪数日后,目前得知已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成都市看守所。持续两个多月的大抓捕,被强制带入派出所的基督徒超过3百人次;被刑事拘留25人,仍在关押中的12名、行政拘留共23人次,仍在拘留期间的11名、失踪1人。

当局对秋雨圣约教会的迫害并没有停止,只有信徒们言行服从主而不服从中共,只有信徒们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那么施加在他们身上的逼迫就不会停下,129教案并非只是个案,一党统治之下,哪里会有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写入宪法的公民各项权利被以一种“全法的形式”破坏殆尽。

二、深圳治儒等数名维权人士被抓捕。1月20日被深圳警方抓捕的劳工维权人士张治儒、吴贵军、何远程、宋佳慧、简辉等5人,已于近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被羁押人士的家属曾遭到警告不得接受采访、不得谈论案件。

一直致力于关注劳工权益的“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等人遭到抓捕,“中国劳工通讯”认为,在失业工人及维权事件不断增多的情况下,中共当局抓捕张治儒等劳工维权人士,目的是想警告其他劳工活动分子。深圳特殊的历史环境,工人维权活动较其他地区更加活跃和频繁,去年深圳佳士工人要求自由组建工会的行动遭到镇压。任何权利都不会是上天赐予,只有每一个公民都身体力行为自己、为他人去争取权益,星星之火终可以燎原。

三、教会申6”微信群关注蒋堪春、玉珍夫遭遇截访被封群由“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部分基督徒组成的“教会申诉6”微信群,因发布关注江苏维权人士蒋堪春、马玉珍夫妇被截访的相关视频及呼吁大家关注,被限制微信功能,视频及相关文字无法发布。“教会申诉6”群主要是徐永海长老发布周五研学圣经的通知,部分基督徒在群里探讨圣经并发布一些维权个案的信息,但连续被封了几次,原因就是发布了敏感内容。

敏感年、敏感期、敏感词、敏感地带、敏感事件、敏感人,中国何时才能“脱敏”?正是这种种的“敏感”,剥夺了公民们日常的出行、言论、聚会的自由,甚至是人身自由和独立思考的自由。这本身就是在公然违反宪法,“公民不服从”就是抵抗这种违法行为的最好表达。

四、两会前夕 维权人士杨秋雨、蒋堪春被刑事拘3月1日上午8点左右,北京维权人士杨秋雨在前往“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学习圣经的途中,突然被蒲黄榆派出所警察带走,随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另有江苏省镇江市维权人士蒋堪春于2月26日中午与妻子马玉珍及朋友就餐时,被自称是江苏省公安厅的人控制在餐厅,期间,蒋堪春因为不服从而遭到殴打被反铐、拖拽,蒋堪春被强行押回镇江老家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而马玉珍也被强行押回镇江限制人身自由。

一顶“寻衅滋事”的帽子扣上去,就可以任意将一个公民关进监狱。自从恶法颁布,这个口袋罪成了悬在维权者头上的一把随时会落下的剑。走在街上、与友聚餐、敏感时期,等等,都可以让维权者成为“寻衅滋事”的目标,正如罪恶的“劳教制度”一样,“寻衅滋事”的恶法必须废止。

五、江天勇刑第三天于回到父母家江天勇刑满直到第三天下午4点,才被警察送回父母的家中,江天勇说:他现在还不自由。江天勇出狱当天早上6点多钟只与父亲和妹妹匆匆见了一面就被警察,其父亲和妹妹也被警察带走2天后才恢复人身自由,709家属王峭岭与李和平的姐姐途经江天勇的父母家时前去探望也被警方带往派出所扣押数小时。

且不论法庭的审判是否公正,一个人刑满出狱就意味着恢复了自由身,哪里还有再被幽禁的法理?什么“剥夺政治权利”,中国公民有独立的选举与被选举的权利吗?有批评、监督政府的权利吗?有结社、游行、示威、集会的权利吗?有参与、管理社会事务的权利吗?既然宪法上载明了公民具有这些法定的民主权利,那么我们何不去把属于我们的权利争回来!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