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天罗地网”下的监控之国报道新闻

《纽约时报》的记者在工作和个人生活中是如何运用科技的?驻上海的科技记者孟宝勒谈到了他正在使用的技术。

对你来说,在上海做报道,最重要的科技工具是什么?尤其考虑到那是一个以监控著称的政府。

在中国,有时你会觉得政府的监视根本躲不开。这个国家有大约两亿个监控摄像头,北京控制着电信公司,每家互联网公司必须在警方需要的时候交出数据。他们还知道记者住在哪里,因为我们要向警方登记住址。在上海,警察经常来我住的地方;有一次还要求进屋。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国很大,政府也谈不上多有能力。有时候来我家的警察根本不知道我是记者。管我签证的那些级别更高的官员通常不知道警察家访的事。缺乏协调意味着其中一个最大好处,就是想办法钻空子。基本上,这既能保护自己,还不会给人留下把柄。

我用iPhone是因为苹果比安卓更安全。在中国尤其如此,在这里,对谷歌的屏蔽意味着大量的第三方安卓商店里贩卖着各种可疑的应用程序。同样重要的是要意识到,由于中国政府控制着电信行业,你的国内电话号码可能会给你惹麻烦。对于Signal这样的安全应用程序,我会启用注册锁,这样如果他们想镜像我的手机,我的账户还有一层保护。为了绕过防火长城,我用一些不同的VPN,我不想说出它们的名字,因为说出来的话,它们往往会获得政府过去没有的关注。

中国的消息应用微信使用广泛,但也受到严密监控。
中国的消息应用微信使用广泛,但也受到严密监控。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孟宝勒用Mac和苹果手机,他说,这是因为苹果的系统比安卓安全。
孟宝勒用Mac和苹果手机,他说,这是因为苹果的系统比安卓安全。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中国的一些地方,警察会要求检查你的手机,通常是删照片。用两部手机的话,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为了更具欺骗性,我两部手机用的是同样的外壳。但还要有其他方法来保护你的数据。我使用了一些应用程序,它们伪装成无关紧要的东西,但实际上是隐藏和保护数据。还有一个很方便的东西,就是可以插到手机上的U盘,它可以用来快速地保存东西。

你如何保证信源的安全?就像我的同事袁莉说的,微信是记者在中国最好的朋友。每个人都泡在微信上面。但它也受到严密监控,所以当出现敏感话题时,我会让大家到更安全的应用上去说。这可能也是一个问题,因为安装加密消息应用程序可能会引起当局的警惕。有鉴于此,当面谈也是少不了的。

通常,我会把手机留在家里,因为一个设备自带的麦克风也可以成为一个监听设备。此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法拉第袋,它可以屏蔽通讯信号,拿着手机也不用担心通过手机信号被跟踪。有时候,这里这么多的监视让我想要把袋子套到我的头上。有时候,政府是没办法绕开的,你得自己判断信源是否理解其中的风险,以及得到的惩罚会有多重。有时候我们去的一些地方根本不可能安全地做采访,所以就不采。政府经常会是赢家。

你在中国见到的最古怪的监控技术是什么?中国是个热爱电子产品的国家。一些不怎么好用的技术在这里经常都会被欣然接受。我想我最喜欢的例子是去年四处在传的人脸识别墨镜。警察对这类眼镜热情高涨,眼镜上配有摄像头,可以接入类似智能手机的微型电脑。这类眼镜的特点在于,它可以在警察看着某人时,对其进行身份识别。在试戴这种眼镜时,我发现并不怎么好用。在某种程度上,这并不重要。如果你使人确信,你知道关于他们的一切,他们就不大会违反规则了。警察跟我讲述了他们如何用这种眼镜吓唬毒贩,让他们全盘招供了。这表明技术要奏效并不一定非要正常运转。

事实上,几天前我就在和编辑讨论这个问题。当他从香港打来电话时,电话接通之前有过几秒钟的停顿。那可能是政府在监听,或者只是网络慢。我们无法确定,但肯定感到恐慌,我们常用这个开玩笑。

孟宝勒说,在中国的一些地方,警察会要求检查你的手机,准备两部手机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孟宝勒说,在中国的一些地方,警察会要求检查你的手机,准备两部手机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你在中国旅行时会采取哪些保护措施?中国警察出现在酒店房间里的事情很出名了。并非每次都这样,但频率高到你在中国时不应当把设备留在房间无人看管。

2009年,在报道西部的新疆期间,在回到房间后,我发现一名警察斜躺在床上,边抽烟边悠闲地在翻看我的数码相机上的照片。不想去哪儿都带着笔记本电脑,我现在旅行的时候只带两部手机和一个罗技的蓝牙键盘。这样我可以直接在手机上迅速写下笔记或文章。它并不完全安全,因为有设备能拦截蓝牙通信内容,所以密码我都是直接在手机上输入。除此之外,我想如果中国当局想拦截我的蓝牙键盘信号,他们倒是可以欣赏一下,我那优秀的稿件是多么让我的编辑们省心。

还应指出的是,对于所有这些防范措施,毫无疑问当局都有足够多的方式获取我们的通信。一个决意要这么做的国家力量,是不可能拦阻的,但给他们增加一些难度还是值得的。

在中国,自从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及其它技术上的混乱发生之后,人们是怎么看待美国隐私意识觉醒的?中国的隐私形势很可怖。各种各样的个人信息都可能从公司或政府这类地方泄露出来。虽然人们假定有某种程度的监控,但一旦监控影响到自身,许多中国人和美国人一样震惊。

孟宝勒说,“不想去哪儿都带着笔记本电脑,我现在旅行的时候只带两部手机和一个罗技的蓝牙键盘。”
孟宝勒说,“不想去哪儿都带着笔记本电脑,我现在旅行的时候只带两部手机和一个罗技的蓝牙键盘。”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有趣的是,即便政府也不信任政府。在报道不同部委之间的信息共享时,我发现,政府的一个部门不信任另一部门,以致于拒绝共享的情况并不少见。还有些时候,政府部门甚至不放心把数据交给自己处理。

这个国家试图成为人工智能、大数据、网络空间、创新以及主宰技术未来的任何热词方面的超级大国,那么这就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了。

不过,说到糟糕的隐私保护,美国似乎正在尽全力跟中国比拼呢。

孟宝勒 2019年3月1日

转自:纽约时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