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自由?江天勇恐续遭中国幽囚 

2017年遭中国政府以“煽颠罪”关押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原预计于2月28日刑期届满,但其妻子金变玲昨日于推特表示,国保通知家属江天勇获释返家的计划恐生变。她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中国法令是张废纸。

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2月28日刑期届满。他的家属原本殷切期盼一家团聚,却因当局不断改变安排生变。

金变玲周三 (2月27日) 一早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多位朋友已收到国保警告,不许他们去接江天勇。她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 河南信阳市的国保预计周三下午会强制江天勇的妹妹与母亲坐他们的车去监狱与江天勇见面,之后江天勇将被郑州国保接走。 她强调: “江天勇刑期已满,政府就应该释放他,不应该限制他自由。 他想去哪与住在哪都是他的人身自由。 ”

国际特赦组织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 (Patrick Poon) 告诉德国之声,江天勇极有可能被软禁在一个不明的地点,并受到严密的监控。 他强调: “如果江天勇在获释后无法与家人团聚,他很可能受到虐待或其他不良对待。 这基本上是把他从一个监狱移到另一个地点关押,他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 ”

View image on Twitter
View image on Twitter
View image on Twitter

江天勇出狱情况突变
今天中午,河南信阳老家的孙国宝队长来到江天勇父母家,找到江妹说:”上级领导有指示,江天勇不回信阳了,要送他去郑州。”还说,让天勇妹妹坐信阳国宝的车到新乡监狱和江天勇见个面1722:45 PM – Feb 26, 2019148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Twitter Ads info and privacy

根据他妻子金变玲周二 (2月26日) 在推特上分享的消息,一名孙姓国保队长昨日中午到江天勇位于河南信阳市的老家,告知他妹妹说: “上级有指示,江天勇不回信阳了,要送他去郑州。 ”根据金变玲的说法,国保表示由于江天勇的户籍在郑州,所以他必须被接去郑州办理户籍恢复手续,并安排住处与工作。 国保邀请江天勇的妹妹乘坐信阳国保的车前往郑州查看江天勇的新“住处”与日常作息。

金变玲在推特上强调,江天勇在2月16日与其妹妹与妹夫说,他被监狱领导告知无法回北京与妻儿团聚,得回河南信阳老家。 而老家门口,似乎也安装了数个摄影机。 家属对于这突然其来的转折,也感到不知所措。 金变玲在推特上写道: “而且老家住房的门口,路上也都安装了好几个摄像机。 今天又来了个国保说要送到郑州了! 到底怎么回事? ”View image on Twitter

View image on Twitter

金变玲告诉德国之声,江天勇妹妹于2月16日去探望他时,发现他脸色憔悴发黑、嘴唇发干且在一个月内掉了六公斤。 她说这显示江天勇身体状况并不好。 有鉴于之前一些类似案例,金变玲担心江天勇出狱后仍然不自由,或是又被暂时失踪。 她说: “之前案例包含高智晟出狱后在家里没住几天,也被迫失踪,不被允许与外界接触。 ”

China Screenshot von Jiang Tianyong (weibo.com)

江天勇在2017年6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该年8月开庭审讯,11月遭判两年刑期。 国际社会与人权团体曾多次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江天勇。

2004年开始执业的江天勇职涯初期大量代理与宗教自由、访民维权及政治敏感的案件。2015年,中国政府开始大举逮捕709维权律师。江天勇担起关注与营救709律师与其家属的工作。 然而,他在2016年11月前往湖南探视人权律师家属后,便被失踪。 他在2017年6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该年8月开庭审讯,11月遭判两年刑期。 国际社会与人权团体曾多次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江天勇。View image on Twitter

View image on Twitter

自从他被捕后,江天勇的家属不断受到中国政府的恐吓与骚扰。 而他在遭关押期间,疑似遭强逼服用不明药物,造成记忆力下降、身体肿胀与全身无力等症状。 包含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在内的34个团体与政党周一 (2月25日) 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中国当局尊重江天勇出入境自由、容许他与妻女团聚、让江天勇获释后能回北京的家、不再监视或软禁江天勇及不骚扰或逼害其家人。

金变玲说,如果江天勇获释后继续遭中国政府软禁的话,她会继续呼吁外界关注他的情况。 她表示: “我们一家分开六年了,这中间从没见过面。 他也有美国批准的庇护申请文件,所以这代表他可以合法来美国。 我请求联合国或美国国会最起码让他跟我团聚,他不能不明不白地被失踪。 ”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江天勇.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