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出狱仍将遭控 人权团体联署吁还其自由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人权律师江天勇将于2019年2月28日刑满,然而警方却通知江天勇的父母称“江天勇不回信阳了,要送他去郑州。”这将意味着,江天勇虽然出狱了,但仍没有自由!

就在春节前夕,江天勇的妹妹到监狱探视时,江天勇明确表示要回北京,并希望王峭岭、李文足等709家属一起到监狱接他,而他的亲友亦希望江天勇回到北京进行系统的身体检查。不料春节后的探视,江天勇却只能叹气,因为监狱方找其谈话:不能去北京,只能回老家。

随着江天勇出狱日近,江天勇的妹妹突然发现在老家的住处门口及路边,都安装了好几个摄像关,然后,信阳的国保队长亲自到江天勇的父母家,告诉江天勇的妹妹:“因为江天勇的户籍在郑州,所以由郑州国保把江天勇接到郑州,给江天勇办理户籍恢复手续,给江天勇安排个住处,安排个工作。”

若如此,江天勇出狱后仍将没有行动上的自由,与坐牢无异。甚至有人士担忧,会不会像当年的陈光诚一样,不仅被长期限制人身自由,还将阻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得知江天勇的情况后,包括香港支联会、台湾人权促进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日内瓦律师协会人权委员会等数十个人权团体发表“关注江天勇安全获释联署声明”,促请中共当局尊重江天勇的出入境自由,准许他与妻女团聚;尊重江天勇及家人意愿,让江天勇回到北京的家;不再骚扰或逼害江天勇的家人。

江天勇:1971年5月19日出生,1989年六四期间与李和平是高中同班同学。1991年就读长沙水利电力师范学院(长沙大学)攻读语言文学教育专业,1995年毕业后分配到说郑州市第六十六中学担任语文教师。

2001年江天勇取得律师资格证书,2004年在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执业。曾代理过陈光诚案、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村民维权案、胡佳案、四川地震遇难学生的家长维权案,等等,2008年开始广泛代理法轮功信仰案,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

随后,江天勇参加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工作,担任法律协调人。他参与爱滋病感染者的救助与维权、推动北京律协直选、关注山西黑砖窑事件,关注被关押的良心犯们的处境,等等。随着江天勇捍卫公民权利的深入,打压也如影随形,监控、传唤、殴打成为他生活的常态。2011年网传茉莉花革命期间,江天勇也未能幸免。自2011年2月19日至4月20日江天勇一直处于强迫失踪中,遭受了持续殴打、洗脑等酷刑,致使其记忆力短期严重衰退。江天勇获得自由后,首先打破沉默公开了在被强迫失踪期间遭到的种种不人道对待,并呼吁大家战胜恐惧揭露酷刑。

2014年3月,江天勇与唐吉田等人权律师一起前往建三江黑监狱,欲为被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帮助,却遭到当地警方的拘留和殴打,病历中显示江天勇被打断8根肋骨,此事件成为年度人权案件。

2015年709大抓捕之时,江天勇受到传唤后获释,随后他便全身心地投入到救助被关押的人权捍卫者及对他们家属的帮助工作。2016年11月江天勇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709案被关押的律师谢阳未果,11月21日江天勇在看望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后准备返回北京时,在长沙火车站遭遇强迫失踪。湖南省长沙市警方先以江天勇“冒用他人身份证”为由将其行政拘留9天;同年12月1日警方再以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其监视居住;12月17日江天勇被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冒用他人身份证”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关押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随后江天勇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

2017年8月22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江天勇案,中共开动宣传机器,在网络上全程直播庭审过程;同年11月21日,江天勇被长沙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权权利3年,关押在河南省第二监狱。

江天勇被抓捕后,“认罪视频”中江天勇走路迟缓,表情呆滞。后来外界得知,江天勇失去自由后,被长期强迫吃药、双腿浮肿、记忆力减退、动作迟缓、语言障碍。

江天勇因行使宪法权利、捍卫人权而入狱,并受到不公正的审判,出狱后仍将不得自由。有关当局必须停止对江天勇的继续迫害,保障其与亲友相聚的自由、看病的自由、迁徙自由、出入境自由等基本的公民权利。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江天勇.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