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2月4日-2月10日)

编者:本周正值中国的传统节日农历新年,而在这阖家团圆的时刻,却有一大批自由战士,他们为了中国的宪政民主早日实现,为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着,为了争取每一个人的自由而失去了自己的自由,他们被囚禁在没有阳光的监牢,承受着与亲人的别离,忍受着疾病的痛苦,遭受着酷刑的折磨,被剥夺了基本的人权;还有成千上万的访民群体,他们走在漫漫的上访路上,流离失所,冤情未得昭雪,徒添旧痛新伤。如若说中共将“人权”首先定义为“生存权”,那么访民们的生存权在哪里?

为了一党一人之私,当局对人权的侵害愈发肆无忌惮。任何权利都不会是上天的赐予,而是需要我们不懈地去努力争取,我们做为一名公民,一名人权捍卫者,理应站起来向强权专制说不,践行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奋力去争取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等公民权利。

一、狱中良心犯境况令人担忧,外界需加大关注力度。

胡石根:累计刑期27年零6个月的胡石根先生,在709大抓捕中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零6个月,由于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一直被关押在监狱医院。被羁押期间,胡石根几次突发急性心脏病,心脏曾有过短暂的停止,鉴于他的身体健康甚至生命安危无法得到保证,被关押3年半以来,家属数次要求为其保外就医遭拒,其中的一个理由就是:709案还未完结。

李明哲: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入狱5年的台湾非政府组织活动人士李明哲,其妻子李净瑜的探监再次遭到中共当局的拒绝。李净瑜在去年12月探望丈夫后发现,李明哲在监狱里暴瘦,每天被强迫劳动十几个小时。尤其是在两次被不明原因移监后,御寒的衣物被丢弃,家人为其存在狱中的生活费帐户被冻结。

黄晓敏:居住在成都的前新疆喀什市疏勒县农三师党校教师黄晓敏,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至今已经过去20个月,对于当局的指控黄晓敏坚称无罪,案件再次被延审3个月,2018年2月13日成都巿金牛区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黄晓敏起诉到法院后,至今无下文。

唐荆陵:居住在广州的人权律师唐荆陵,致力于通过非暴力运动改变中国,是“公民不合作运动”的倡导者,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2016年1月29日被广州市中级法院判处5年有期徒刑。唐荆陵黑瘦,因为严密的监控,律师会见时无法询问他在狱中的生活。

江天勇:在河南省第二监狱服刑的江天勇将于2月28日刑满出狱。上个月家人在探视时得知,江天勇被抓捕时一身新的西服被“弄碎了不能穿了”。一句简单的对话,却让亲友极为担心江天勇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酷刑。江天勇被关押后,记忆力明显减退,腿部红肿,家人探监时江天勇一度被戴手铐脚镣。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表示:我怕江天勇“意外”随时发生,怕一辈子见不到他了……

受到政治指控的良心犯们,他们在监狱里的待遇往往不如普通的刑事犯人。因为拒不认罪,拒不服从,他们常常被剥夺读书的权利、通信的权利、购买营养餐的权利、就医的权利、减刑的权利、申诉的权利、亲属及律师会见的权利,等等。随着中共对良心犯及其家属的控制,很多良心犯的遭遇都成为秘密。或者是家属及律师在会见时不允许谈及,否则被终止会见;或者是家属及律师受到威逼不得向外界透露良心犯的信息。因此,狱中良心犯们的境况比我们获知的点滴情况要糟糕很多。而这一切恰恰说明,当局惧怕外界的关注,外界的持续关注有助于良心犯们境况的改善。

二、人权律师余文生案被起诉到法院 律师会见权屡遭剥夺。

被羁押逾一年的人权律师余文生案已经于2月1日被起诉至徐州市中级法院,但检方以何罪名起诉尚不清楚,委托律师及家属并未收到相关的法律文书。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余文生在被羁押的一年多时间里,案件经过4次延审及2次退侦,家人为其聘请的辩护律师谢阳、常伯阳及陈家鸿都被当局阻止会见,由此外界普遍担忧余文生遭受了酷刑及不人道对待。

构陷罪名,变更罪名,拖延办案期限,逼迫认罪,株连亲属,拒绝律师会见,这一切已经成为当局迫害良心犯的常规手段。如何才能不让这种迫害持续下去,是所有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团体及人个需要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三、戈觉平被超期羁押 狱中健康堪忧。

苏州人权捍卫者戈觉平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2年零3个月,由于戈觉平坚持自主聘请律师及拒不认罪,案件迟至今日仍开庭无期。戈觉平2014年因患腮腺癌进行了手术治疗,被抓捕后一直无法服用医嘱用药,还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身体虚弱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无法购买营养食品,在看守所受到管教刁难,面色苍白浮肿。申请保外就医遭拒。

良心犯们的健康已经成为越来越不容忽视和急迫的问题,不曾忘狱中的曹顺利、彭明、刘晓波、杨天水等民主先贤们,他们的离去见证了中共监狱的残酷及不人道,关注狱中的良心犯们的健康权及生命安危已经迫在眉睫。

四、129秋雨教案所有羁押人士均被剥夺律师会见权。

129成都秋雨圣约教会遭到残酷打压距今已过去50余天,遭到抓捕的基督徒除少数几人取保候审外,其余10余名遭到羁押的人士仍被以各种理由剥夺律师会见权,除此之外,当局对教会的迫害仍未停止,教会众信徒仍受到监控、跟踪,多名被关押人士亲属的银行帐户遭到冻结。

禁止律师会见,不仅剥夺了嫌疑人的司法救济权,还剥夺了其家属的知情权,同时也剥夺了律师的执业权。而在有关于良心、信仰的政治案件中,这种肆意的剥夺已经屡见不鲜成为常态。而拒绝律师会见,令外界不由得担忧被羁押者遭受了酷刑及不人道对待。

五、二百多人向人大联署谏言书促确保上访权,联署人被强迫失踪,大批访民诉求难解滞留北京。

251名各地访民及维权人士联署《谏言书》,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改善司法制度,保障公民的合法上访权利。联署发起人之一的刘敬儒随后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多名联署人遭到威胁警告。由于多年的诉求得不到应有的解决,春节期间各地访民仍不能回家滞留在北京。访民们有的因土地被强征、住房被强拆,得不到补偿而流离失所;有的因司法不公上访维权而遭受更严酷的打压。当局不是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解决访民们的诉求,反而将其视为维稳的对象,敏感时期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敏感地带被禁止出入,旅店不允许入住,火车票不能购买,甚至连天安门广场也成为禁地。

正是希望能够改变这种现状,各地上访维权人士才向人大联署谏言,向人大建议改善现有的司法制度,停止一切违法行为,确保公民的合法上访权益。这样的建议何罪之有?中共口口声声“中国特色的人权”首先是生存权,那么庞大的访民群体的生存权何在?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