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颜色革命说有就有

1月21日,中国各省市自治区党政军主要负责人,在北京参加“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研讨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发表了讲话,提出中共面对的“七大风险”。可以称之为防范颜色革命研讨会。为何中共在“四中会”与“两会”前开这样一个会,难道中国颜色革命已经迫在眉睫? 

也许中共不说,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看看中国的维权运动,虽然风起云涌,但都被中共分割镇压,维权的709律师尽数被抓,异见人士不是在牢中就是在家中被监控,全国各地上亿个摄像头无处不在,监控着你的一举一动,大数据分析出你的思想行为,每一个人都赤裸裸地呈现在政府的面前。不要说颜色革命,就算你有所思,有所想也逃不过,何来颜色革命。 

会议提出;政治、意识形态领域内的“三要”,经济领域中的“七要”,科技领域中的“五要”,社会领域中的“六要”、外部环境“三要”。再加上党的建设,是全方位的防范。民间有七十大限之说,有逢九必反之说。今年又遇多个大事纪念日,如“六四”三十周年,确实让中共胆战心惊。但中共如此严密防范,重兵把守为何还提心吊胆,生怕有漏,这是因为中共深知自己罪恶涛天,所以才草木皆兵。 

当然草木能成兵,不是你把它当成兵就能成兵的,是要有因素的,这个因素就是中国有这样一批人,有胆有识,敢于拍案而起,敢于与当政者叫板,敢于把真实的国情告诉民众,敢于指出中国面临的问题,敢于把被当政者颠倒的黑白颠倒过来,敢于说出皇帝的新衣,而当政者也不敢轻动他们。他们是许章润,郑也夫,向松祚,王建国等人,特别是郑也夫提出让共产党体面下台,如平地一声惊雷,当惊雷震动大地时,草木皆成兵,颜色革命就到来了。 

中央召开这个会议,防范颜色革命并不是空穴来风,是看到了它的风险。以前中共防范风险,是不动声色的,暗中进行的,他们知道如果公开宣布等同助长声势,把不知道的人,把不觉悟的人,知道了,清醒了。但习近平不是这样,他有自信,他不信邪,于是有了这样一个公开的防范颜色革命的研讨会,当然研讨会并不研讨,所谓的集思广议,是只听习的话,只照习的做,绝无有人敢于,可以有不同的意见。

 防范颜色革命研讨会,实际上到是催生颜色革命。从现在开始,维权的,宗教的,民族的,港台的,国际的统统都会当成颜色革命。当中共把这一切都当作颜色革命时,它就是颜色革命了,颜色革命说有就有,因为所有的一切本来就隐含着颜色革命。于无声处,可听惊雷。

转自:北京之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