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宇访谈录:被劳教的大学生村官

编者:2011年9月发生在重庆市彭水县的一起劳教案,改变了一个年轻人的一生――25岁的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为在微博、QQ空间上发布评论及转发所谓的“负面信息”被劳教2年,此事件引起外界广泛的质疑和批评,一度成为社会热点。

在重庆市的“唱红打黑”运动中,首当其冲的是对维权人士及异见群体的打击迫害,由此发生了五花八门的系列劳教案,任建宇案在浦志强律师代理后,经过漫长的诉讼过程,最终重庆市劳教委以“处理不当”为由撤销了对其劳教的决定,此后重庆市的多位劳教受害者在浦志强律师的帮助下都“撤销了劳教决定”,这也为后来劳教恶法的废除打下了基础。值得说明的是,那个在法庭上说“对于坏的制度,我们不会忍很久”的律师浦志强三年前被构陷以言获罪判刑3年缓刑3年,他因此失去了律师的资格,而任建宇成为了一名职业律师。今天的浦志强,仍然处于被“帮教”的不自由中。在访谈的过程中,任建宇多次提到浦志强,在推动社会进步的路上,浦志强也成为他效仿的榜样。以下是对任建宇的访谈。

图片来自于视频访谈

问:任建宇你好!做为一名大学生村官本身就很受关注,而你因为言论被劳教一案,更一度更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请谈谈轰动一时的你被劳教案的背景和经过。

任建宇(以下简称任):2011年8月我在彭水县任职村官试用期满即将转正时,开始被调查,主要是我在微博等网络平台上发布对重庆市“唱红打黑”运动的不同意见和任职村官时对时政的不同看法、认识,警方以我发表的是“负面信息”为由刑事拘留,关押30多天后决定对我进行劳教。当时他们告诉我说只劳教我1年,问我是否要聆询。我一想已经关押1个多月了,劳教1年很快就过去了,就没有要求聆询,表示同意这个决定。没想到决定下来我被劳教2年,实在是无法接受,感觉他们的许诺都是假的,自己被欺骗了。他们说也没办法,是上面的决定,重庆市本来要劳教我3年,彭水县考虑后决定劳教我2年。

我很难受,感到不可思议。当晚没有睡好,本来还想1年的时间不让家人知道,可以不告诉家人的。9月26日我第一次见到家人就哭了,下午被送到涪陵劳教所。

问:你是怎么看待自己被劳教的?

任:因言获罪,是对言论自由的侵犯。

问:你当初学的不是法律专业,任职大学生村官后也与法律专业没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后来做专职律师从事法律工作?

任:2014年5月朋友圈中传浦志强被抓捕,我不相信这个消息,直到第二天经过反复核实后我才相信,浦志强是我的辩护律师,他被带走我感到非常恐慌,是他在我被劳教一案中救了我,给了我很多的激励,他是我的榜样。浦志强被抓了,他不能再保护我还有他人了,我没有办法为他做些什么。经过考虑我准备通过司法考试看能不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和帮助呢。

第一次考虑我没有通过,2015年我辞掉工作专心复习,最终通过了司法考试。我有被关押的经历,在里边听到自己熟悉的人的信息对被关押的人来说是非常振奋的。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希望我的这个信息能够传递给浦志强律师。

问:你萌生这种关注社会,推动社会进步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任:网络对我的影响很大,比如微博。2011年我在工作当中接触到重庆市搞的“唱红打黑”运动,还有万元增收政策,看到政府部门不断造假,虚假的宣传做无用的工作,浪费大量的人力财力,这时候我开始思考、关注真实的社会,就是想做一些自己开心的事,工作中接触到的虚假、华而不实的工作令我不适应,也忍受不了。当时我正要转为正式的公务员,我感觉这样下去我的人生会变得毫无意义。于是我就在网络上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后来这些都成为我的“罪证”。

问:你怎么看待制度与人的关系。

任:这是一个宏大的问题。好的制度能够促进人的发展,让人更善良、更正直、更诚实。坏的制度会压抑人的成长,会让你跟着坏的制度逼迫你做出一些损人利己的选择。

问:有人认为试制会决定人的素质,但另一种观点是制度是人制订的。你认为是制度影响人还是人主导制度?

任:制度影响人。好的制度会促进人的发展,同时人能够自由的发展以后又反过来促进制度的完善。

问:你的梦想与现状有什么差距?

任:(思考后长叹一口气)我们不谈这个问题吧。

问:请用一个词来形容你的生活。

任:平和。

问:你没能实现的愿意是什么?如果能改变过去的事,你最想改变什么?

任:2018年母亲住院没能抢救过来去世。如果可以改变,我希望母亲还在。

问:你最难忘的记忆是什么?

任:刚被带进看守所时的惊惶失措。恐惧,这是一种模糊的难忘的记忆,但却非常深刻,非常害怕。包括那天录指纹,给家人打电话,在送我去看守所时走错路,这是痛苦而又恐惧的回忆。

问:你最痛苦的感受是什么?

任:刚开始被抓,给家人造成非常多的麻烦,自己感到无能为力,信息闭塞,对在外面的家人的痛苦无法想象,不知道他们在忍受着怎样的折磨。

问:哪件事对你的生活或命运、理念产生过重要影响?

任:劳教。因为言论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2年,它颠覆了我以往对生活、社会的看法。

问:你做出过最重要的决定是什么?

任:从高中时就开始追求我现在的老婆。我们一路走过来,尤其是我出事后,她对我不离不弃。

问:你最敬佩的人是谁?

任:浦志强。

问:你对谁最怀感激之情?

任:我要感激人很多,最重要的是浦志强。

问:你认为最值得效仿的人是谁?

任:还是浦志强,他是我的榜样。

问:你是否伤害过他人,用语言或者行为?

任:觉得肯定有,但是我可能不知道,也许是一种无形的伤害,只是我没有意识到。

问:你最无法释怀的人是谁?

任:母亲。

问:如果有一个人需要你牺牲自己换取他活下去的机会,这个人是谁?

任:儿子。

问:如果你失去了自由,无法与外界联系,你最担心会发生什么?你希望别人能为你做什么?

任:假如我失去自由,我最担心的家人不知道如何处理,会手足无措。我希望别人能够给家人一些指导,帮助老婆、儿子能够坦然面对。

问:如果你说一句话全世界都可以听到,你想说什么?

任:做一个好人。

问:如果能实现的话,你愿意从头开始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吗?

任:不愿意。每一种经历痛苦也好,幸福也好,只要经历了都是宝贵的财富。

问:如果能预知未来,你最想知道什么?

任:中国什么时候可以变成民主、法治的社会。

问:如果所有的条件都具备,包括任何错误都不被批评处罚,你会怎样安排你的24小时?

任:仍然会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去做任何事,不会因为不被批评或不被处罚就可以随意变动或者是随心所欲。

问:你认为完美的生活应是什么样的?

任:没有完美的生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从社会层面讲,我向往可以在一个不会因为言论、异见就被治罪的社会中生活;家庭层面讲,我现在生活就很好。

问:你的自我评论与别人的评价一致吗?

任:不知道别人怎么评价我,我的自我评价是有一些执拗。

:对于我们所面临的社会问题,你有没有解决的方案?你希望怎么去实施?

:这个问题要具体分析,主要看是哪方面的问题,再谈具体的解决方案。我们面临的社会问题很多,比如说信访问题,2017年开始我办的几个案子,其中有土地维权问题的案子,当事人想通过信访渠道解决问题,我帮助写信访材料,结果各个部门互相推诿让问题又回到原点,这样做毫无必要。其实信访制度很好解决,就是废除信访制度,该交给法律部门的就通过法律途径,因为信访根本就解决不了现实问题,往往是当事人耗尽了精力也没一个结果,因为信访维权反而被关押,被强制进法制学习班,强迫失踪,实在无法理解当局的做法。

:你认为最令人心悦诚服的品格是什么?

:很多啊,比如诚实,责任感。

问:你相信命运吗?

任:不信。

问:你认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任:责任。尤其是结婚以后,我更感到对家庭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感是在2011年开始的。

问:亲情或友情对你的追求产生了什么影响?

任:正是因为对家人的爱才去关注社会的发展,个人的权利和社会的公正,对这些关注以后才可能让家人生活在好的环境里。

问:你最近一次哭泣是在什么时候?

任:2015年浦志强开庭之前。12月14日我买好票准备去旁听,但不让我去,我觉得浦志强是对我帮助非常大的人,现在他开庭了,我却不能到现场去支持他,当时就跑到我复习司法考试的地方,在那里一个人哭。

问:你为自己规划了多久以后的事情?

任:一年。提高自己的职业能力和专业能力。

问:你对死亡的态度是什么?

任:遗憾。

问:你影响过他人的观点或选择吗?

任:我试图影响,但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影响。

问:在上述的问题中,如果只能选择一个,你以为哪个问题最重要?

任:“如果你失去了自由”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

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访谈,也感谢你愿意与我们分享人生的经历。

以上文字根据对任建宇的访谈视频整理而成,相关视频将酌时发布。

附:任建宇案简介

任建宇,2009年大学毕业后获重庆市选派任职彭水县郁山镇村官。2011年8月任建宇因在网络上发表评论及转发文章,被认定为发布“负面信息”而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警方在搜查其居所时扣押一件“不自由,毋宁死”的文化衫等物品,随后任建宇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劳教2年。任建宇一案受到包括国内媒体《环球时报》、《北京日报》、《南方周末》等媒体的广泛关注。

劳教决定书中称任建宇“鼓吹、丑化妄图改变我政治体制,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事实。

任建宇被劳教后,2012年8月,浦志强接下案子决定,与其家人一起为撤销对任建宇的劳教决定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诉讼书中指出,任建宇对关注热点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转发学人的观点,都是在行使自己的宪法权利,与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风马牛不相及,根本不具有违法性,被告(重庆市劳教委)作出劳教决定,惩治原告的网上言论,没有事实依据。

2012年9月19日,重庆市劳教委以“处理不当“为由撤销对任建宇的劳教决定。

2012年11月,任建宇起诉重庆市教委,要求恢复公务员身份被拒绝。

2012年12月28日,重庆市高级法院对任建宇劳教诉讼案做出终审裁决。

2015年任建宇通过司法考试,目前是一名专职律师。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任建宇,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