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庆律师:河南邓州农民成立地下“市政府”案主角会见备忘录

考虑到张海新的身份,农村妇女、小学肄业,恐怕没人认定她真有政治诉求。多数人关注她只是猎奇心理作祟,看完一笑置之然后在坊间酒肆流传演绎。最终她将成为一个可笑荒诞异想天开甚至是神经病的符号。我亦未能免俗,第一次看这消息只是觉得荒诞可笑。可笑过之后又逐渐难以原谅自己,如果我生活在桃花源里,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我可以假装天真的把这视为一个笑话,但看看征地拆迁遍地狼烟的现实世界,我为自己的无动于衷而羞耻。

我相信这看似荒诞故事的背后必有残酷的原因。一时就特别想了解该案的细节,了解这个人。后来正好有个机会,我没有犹豫向姬来松律师毛遂自荐接下这个案子。

5月3日坐火车到郑州,第二天和高承才律师、记者周喜峰、石玉,及公民孟晓东等一行五人开车去邓州。原本我可以坐飞机到南阳或襄樊,姬律师亦曾如此建议,我说给这些最底层的人辩护,一定要共苦,出行也要以更接地气的方式,毕竟车马费是由委托人所出。姬律赞我宅心仁厚,实则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愿俯视别人,也希望别人平视我。偶一直坚信这样一种平等的心态,当事人的委托意愿才更为真实。如果以一种外在的高高在上的姿态来杜绝委托人对自己能力的质疑,我多少会认为自己有点欺骗心理。

午饭时,和张海新的儿子小吴见面,获得书面委托。见到小吴才知道其母被关在了南阳市第一看守所,而不是我们以为的邓州市看守所。草草吃完午饭,石玉不顾刚刚长途驾车4个多小时的劳累,再次送我和高律去会见。
赶到南阳一看后,我们递交手续,我的律师证因为年检盖章,交到所里了,不得已用加盖律所章的律师证复印件作为律师身份证明,起初一看的人不同意我会见,说应该再加盖司法局律管处的章才有效。后经一番交涉,还是得以同高律一起会见。

张海新进来,我们先介绍自己,她最初有点警觉,向我们核实他儿子的名字和工作。我们准确回答上来,又把她附有她儿子亲笔签名的委托书递给她,她这才相信。

张海新手里拿了一摞书信,都是些申诉控告的材料。她递给我们,我们刚要展读,看守所里的警察气势汹汹进来了。他疾言厉色要回我们手里的材料。我们说这些材料嫌疑人有权利让自己的辩护人看到,我们也可以代她送到检察院和法院。该警察对张海新说这些材料可以交给驻所检察官,他暂时先代为保管。因为其时已经下午4点半左右,我们也不想过多纠缠此事,从而因小失大。毕竟顺利会见,初步掌握整个案件情况才是重中之重。

她清楚自己涉嫌的罪名,我们首先问她是否认罪。她没有任何犹豫大声说我不认罪,我没犯任何罪。看来几个月的监禁丝毫没有伤及她的锐气,她仍旧无所畏惧。这种不被轻易打垮的精神弥足珍贵。我们让她讲一下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她开始从自己经营饭馆谈起,力图不放过每个细节,照这态势,会见结束也未必能谈到伪造公文的事。我们不得不多次打断她的话,将整个案件分为几个阶段,以问题引导她简明扼要谈论整个案件。

会见快结束时,张海新又从裤兜拿出几页资料,密密麻麻写满字。我担心再次被警察发现,就迅速放到书包里。
之后又聊了会,问她有否被刑讯逼供,其它还有什么要说的。她让我们转告她儿子,开庭前让她老公回来,游说蒋庄6组村代表们出庭为她作证。
会见完之后,在从南阳回邓州的路上,我就一直在回味张海新讲过的话,她说话的语气、她坦然的神态。这是个毫不猥琐,敢作敢当、有点桀骜的大写的人,她学历虽低但见识可观,她没有明确的政治诉求但不乏朴素的政治理想。按照她的规划,在她们的“政府“,她会清除腐败分子、还权于民、政治改革、重大决策一票否决制。当然我不能夸大她的政治能力。她对民主的理解可能还很表层,她对政治的操作也仍然显得有点初级。因为毕竟她无意于政治,她思考这些不是为了真想去建构一个独立的政权,也从未想过藉此进入历史。她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将“土地经营权证书落实到户”,是为了“维护集体资产”,是为了农民“土地不再被侵占”。

如此形而下的正当诉求,竟然最终需要依靠伪造公文来实现,竟然需要自己去成立一个“政府“来维护。这种时代错位感,不知那些尸位素餐高喊大国崛起盛世河蟹的公仆们是否有芒刺在背的感觉?
张海新,的确算中国农民中的异数。当多数人还在低眉顺眼表示对权力的臣服并任其蹂躏的时候,她站了出来。
从张海新的身上,我看到中国底层草根一些弥足珍贵的品格。她没有丝毫的奴颜媚骨,为自己的权利她锱铢必较,路见不平她也愿意无私伸出援手,而不顾及自己的得失。
为这样一个人辩护,是我的荣幸。
鉴于该案的事实及其意义不适宜浓缩在一篇文章中,所以本辩护人计划写该案的三部曲,多侧面介绍该案,本篇只相当于引言,介绍一下主角,还原其本来面目。预计第二篇的题目是《她们为何自己成立“市政府”?》,第三篇的题目是《我为何认定张海新无罪?》
列位看官,请随时关注后续。

辩护人刘书庆律师

2014/5/10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