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8年11月19日-11月25日)

编者:本周最受关注的两件大事: “香港和平占中运动”(雨伞运动)逾四年后,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等9人受到刑事指控开庭审理,9人一致认为“我要真普选,雨伞运动无罪”。中共正在以欺骗和威逼利诱的手段,瓦解香港的公民社会和社会运动,蚕食着自由和有限民主的香港;台湾“九合一”选举结果出炉,蔡英文总统因民进党选举失利辞去党主席一职,她说:接受人民的选择,谢谢人民指教,深刻反省自己,对正确的事情会继续推动,请人民监督。这两件事虽然发生在香港和台湾,很显然对中国的民主事业影响巨大。台湾的选举结果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人民可以正当地行使公民的选举权利和被选举权利!

而在中国大陆,网民因为发表任何质疑、反对的言论轻者受到约谈警告,重者被抓捕甚至累及亲友;因为坚守良知而入狱后,由于不服从和不认罪,基本尊严和权利被剥夺殆尽;民师群体、银行买断职工等维权活动风起云涌,中共当局不是从实际出发解决问题和矛盾,而是强力维稳肆意殴打关押;即使是深信马克思主义的左派青年,站在工人阶级尤其是权利受到侵害的弱势群体一边,用共产党的理论作指导践行公民权利,同样被中共所不容。不可否认,尽管仍有很多的志士在努力构建公民社会,但中国大陆的人权现状正在一点点地滑向深渊。很显然,在筚路蓝缕的宪政民主之路上,仍需我辈以一颗平常心持之以恒地全力付出,以无愧于这个时代。

一、狱中良心犯的会见权被剥夺。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8年的社会活动人士吴淦(网名屠夫),近日在监狱中以“违反监规”为由被处罚三个月不能会见亲属。而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19年在新疆服刑的张海涛,家属逾半年的时间无法会见。另外,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的妻子亦两个月未能会见。李净瑜在9月份的探视中,注意到李明哲明显消瘦,怀疑其身体健康状况出现了问题。而连续两次探监被拒,更令亲友担忧李明哲的身体健康情况。

拒绝良心犯亲属探监,这也是中共惩罚良心犯及家属的一种手段。在监狱里,良心犯不同于一般的刑事犯,因为拒不认罪,因为坚守信仰,因为揭露监狱里种种侵害人权的违法行为,良心犯们常常因此被剥夺了亲属的探监权、通讯权、健康权及基本的尊严。

二、再有山西民师集体到省政府维权。11月19日,山西省各市、县部分被下岗的原民办、代课、幼儿园和在职代课教师共600余人到省政府上访维权,部分教师因提前被控制人身自由未能到达现场。等待他们的不是政府的接谈,而是虎视眈眈的警察、守候在此的警车。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教师们的诉求主要是“将所有被辞退的民办教师、代理教师及幼儿教育教师纳入养老保险、医疗保障基制。面对教师们理性的诉求,警方的说法是,你们的行动我们早知道,你们是煽动聚众闹事,我们要以扫黑除恶论处。

为争取自身的权利而站起来向强权说不,这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素质。每一个人从关注自己和身边的人开始,逐步去关注他人和社会,如此,就会形成一个健康的稳固的公民群体,而民主制度的建立,最重要的要素之一就是成熟的公民社会。

三、声援佳士工人维权的大学生及社会活动人士仍遭羁押。今年7月由深圳佳士工人为改善职工福利待遇而要求自主组建工会的行动受到当局打压抓捕,他们的行动得到来自于北京大学、中山大学等大学院校学生的支持和声援,随后沈梦雨、顾佳、岳昕、郑永明、徐忠良等一批来自于各院校的大学毕业生遭到抓捕,警方又多次在各大学殴打抓捕支持者和参与者,由于大多数被抓捕人员的亲属未获得法律文书,因此律师会见遇阻。自由亚洲的一份报道中披露,至11月22日先后有31人遭到羁押。

工人有自主组建工会的权利和自由结社的权利,然而当工人行使这一权利时,却遭到残酷打压,支持者和声援者也被捕入狱。事实说明,即使写在宪法上的权利也只是一纸空文。

四、湖北维权人士刘艳丽被传唤殴打后突遭逮捕11月21日上午刘艳丽被湖北省荆门市警方传唤后失联,2天后,突然传出刘艳丽已被执行逮捕,因目前还未有律师会见,逮捕的理由尚未明确。据办理刘艳丽案件的警员向家属表示,对刘艳丽执行逮捕,是上级机关的决定。此前,刘艳丽曾因关注抗战老兵,发表针砭时弊的文章,遭到警方数次传唤及查抄电脑。2016年9月刘艳丽就警方拒绝为其办理港澳通行证的录音录像发布到网络,并在网络上转发了有关国家领导人的相关信息被以“诽谤罪”抓捕,羁押8个月后取保候审,而在取保候审结束后警方又以“监视居住”的形式限制其人身自由,而警方声言案件并未结束。

外界认为,此次荆门警方再次将刘艳丽抓捕,或许与近期清网整治行动有关,刘艳丽是网络活跃人士,又一直关注令当局头疼的老兵维权问题,不排除警方会将刘艳丽以言治罪。

五、对人权律师的打压仍在持续。本周湖南的两位维权律师胡林政、曾武被以所谓“扰乱法庭秩序”为由行政处罚停业6个月,另一位山东律师李金星因网络言论被调查。当局所说的“扰乱法庭秩序”即胡政林律师在法庭上表述“没有证据证明法轮功是邪教”以及曾武律师表述“没有法律规定法轮功是邪教”的法庭辩护。另一位受到广州警方羞辱的女律师孙世华多方维权无果反被行政处罚之下,三位被刑事拘留的证人之一梁颂基又遭到逮捕。

如果律师不能在法庭依法为当事人辩护,如果律师不按照公检法的办案思路辩护而是自主辩护,那么就构成了“扰乱法庭秩序?”如此的庭审,还要律师干什么?而自709至今逾三年对人权律师的持续打压,只能说明法律仅仅是掌权者用来统治、愚弄人民的工具。

六、良心犯的境况堪忧。2016年9月苏州G20峰会期间被抓捕的戈觉平,目前被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近日律师会见时发现其脸色苍白面部浮肿,容纳15人的监舍关押22人,营养食品被押,每分钟心跳一百多下,血压高,曾被逼迫认罪,2018年4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至今未开庭审理,维权网披露辩护律师受到官方压力;另一位良心犯纪斯尊,于2014年10月被抓捕后获刑4年零6个月。近日律师在办理会见时得知其刚做完手术,医院方以纪斯尊正在睡觉不宜会见为由拒绝。年近70高龄的纪斯尊,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脑梗等重症,今年1月由莆田监狱转到福建省建新医院,目前处于半瘫痪状态,律师多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遭拒。

上述两名良心犯的境况并不是个案。曹顺利、刘晓波、杨天水、力虹等多名人权卫士在被羁押期间含冤而逝,或直到病危不久于人世才获形式上的保外就医。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舍身坐牢的良心犯们,他们是黑暗中向寻路的人们点燃火把的勇士,现在,他们的自由、健康乃至于生命,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站起来去关注、声援。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