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香港已不再是香港

多年以来,这个城市既不真正民主,也不完全专制。它的政治既有民主元素,又有专制元素,但总的来说,它是更偏向于民主,而不是专制。香港与北京政府的“一国两制”安排,给予了它很高程度的自治权。该地区通过限制地方政府的权力和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来维持法治。

但这种情况不再。在2014年下半年的“雨伞运动”(Umbrella Movement),即一系列抗议活动和使香港主要街道瘫痪79天的占领活动后,中国共产党调整了它的手段。北京的中国政府越来越多地在政治上打压香港,同时在经济上持续将其融入内地。

香港现在通过高铁与内地连接,一座新的特大桥梁将这座城市和珠江三角洲连接起来。但是,更强的经济纽带这个光鲜的外表,无法掩盖黑暗的社会政治现实。通过这里的公共领域和民间社团中的许多代理人,中共正在使用胁迫、经济实力以及恐吓、欺骗和混淆视听手段的结合,来削弱各种残存的异议形式。中共在香港行政部门的领导位置上放置了一个应声虫,并在当地立法机关即立法会中摒除了民主的声音,它目前的主要打击对象是残余的政治反对派、公民社会和独立司法体制。

香港的基本法律被称为《基本法》,由北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最终解释。在长期被视为例外之后,诉诸这一权力机关的做法近来已变得正常化,以便为中国政府的镇压行为提供一种有宪法支持的表象——带有独断专行的意味。

举例来说,2016年,基于人大常委对《基本法》关于宣誓就职条款的解释,民主派阵营里的各派立法会议员都被逐出立法会。这一解释也被用来取消立法机关候选人的资格,只是因为其持有令北京政府不满的政治观点。支持香港独立的候选人首当其冲,然后是主张城市自决权的人。

六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遭褫夺议席之后,亲北京派在立法会中控制了特别多数——并用它来修改立法会的议事规则。最终,反对派不能再用拖延战术挑战政府作出的有争议的决定。

禁止不受欢迎的人竞选公职的做法仍在继续。最新的例子是工党成员、民主倡导者刘小丽。刘于2016年当选为立法会议员,只因首次宣读誓言(非常非常缓慢)的非常规方式于第二年被夺去议席。她腾出空位的补选将于11月底举行。刘小丽宣布她将再次参选,但上个月管理选举的当局没有得到她的回复就剥夺了她的参选资格。他们认为,她在2016年发表的支持“民主自决”的言论证明她反对中国对香港的主权。

对言论自由的冲击超出了竞选政治职位候选人的范围,并且似乎根本不需要发表任何违规言论。

9月,香港保安局局长改变了一项旨在打击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法律,以取缔支持独立的香港民族党(Hong Kong National Party),声称该党的活动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这项禁令后来被用来惩罚那些给该党提供表达意见平台的人。

7月,在香港民族党遭取缔的几周前,香港外国记者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与该党创始人组织了一次小组讨论会。主持讨论会的外国记者会副主席、英国公民马凯(Victor Mallet)被禁止返回香港。移民局首先在无解释的情况下拒绝续签工作签证;然后他以游客身份入境还是被拒。

北京的政治红线在不断变化——但总是朝着更多的镇压方向发展。

政府不再面对立法会的任何重大反对,可能很快就会提出新的专制法律。最重要的是执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国家安全措施,该条款规定,香港必须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或颠覆中国政府的行为。仅仅发表支持香港独立或自决的言论,便可能遭到这些措施制裁。

检察权已被用来阻止人们组织任何形式的公民抗命。我和雨伞运动的其他八位领导人将于周一开始接受审判,仅仅是因为组织和领导要求尊重香港人民现有民主权利的抗议活动。我们以模糊的普通法罪行遭到指控:串谋公众妨扰、煽惑公众妨扰,以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我们面临七年监禁,这比现代法律下的判决要严厉得多。

在香港境内或境外,似乎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些变化,或者认真对待这些变化。也许是因为恶化是渐进的,个别的压制措施被伪装成披着法律规则或经济利益的糖衣。然而,香港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也不再是它应有的样子。

但它也没有死亡。马丁·路德·金博士(Rev. Dr. Martin Luther King)说得对,“只有在天足够黑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星星。”香港许多人还在为民主奋斗,并以非暴力的方式抵制北京日趋严厉的镇压行动。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威权主义的前进。但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至少减慢它的速度。

转自:纽约时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