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八十五岁的老妈妈救子——小记黄琦母亲蒲文清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黄琦的妈妈蒲文清老人在北京,11月7号下午,我和我先生包龙军约了黄琦的前律师隋牧青和黄琦的现律师刘正清,前去拜访她老人家。

开门的正是黄妈妈。

黄妈妈是一位个子不高,满头白发的老人,慈祥的面孔略显消瘦和苍白,但眼睛是明亮的,眼神里散发出坚定的光芒,虽然已经是八十五岁的高龄,但老人家的腰挺得倍儿直,行动灵活,从背影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

老人家开门一看是刘正清律师,眼睛更加明亮起来,一下子把刘律师拽进门,开始嘘寒问暖,隋律师则像一个顽皮的孩子,躲在了门后,等我们都进去了,他才突然从门后转出来,这时,正在和刘律师嘘寒问暖的黄妈妈一见隋律师,非常激动的一把抱住他,就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母子。

我和包龙军是第一次见到黄妈妈,但当老人听说,这位是包龙军时,她居然激动得大声说:我知道啊!我经常都看到你们在网上帮助转发黄琦的文章啊!

认识黄妈妈是在网上,认识黄琦也是在网上。

因为听说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妈妈为了救她被抓的儿子而奔走呼吁,而且听说抓儿子时,把他八十多岁的妈妈也带走了,关了十九天,感觉不可思议。可是转念一想倒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当时党国为了抓我和我先生,把我那未成年的儿子也抓了,而且还用孩子来逼迫我们夫妻,所以,也确实没有什么他们不能做得出的事了。

但也确实是因为黄妈妈为了儿子的不断奔走呼吁,才使我们更进一步关注黄琦。

通过网络,我们了解到,这位中国著名的人权捍卫者黄琦,是四川人,1998年成立了“天网寻人事务所”,1999年设立“六四天网”网站, 2006年12月31日,黄琦改组六四天网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创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家综合性人权组织。他是中国互联网早期因网络言论入狱的公民之一。

黄琦为弱势群体发声而曾两次坐牢,这次是黄琦第三次坐牢。

2016年11月28日,黄琦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当天,警察同时带走了黄琦母亲蒲文清,黄妈妈于12月16日被释放回家,并得到官方通知称黄琦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而被正式逮捕。

这次拜见黄妈妈,黄妈妈热情的招待我们。

大家进来之后,黄妈妈忙着摆椅子,招呼大家落座,接着又沏茶、倒水,我们赶紧说,“黄妈妈,您别忙了,我们自己来吧。”可是,她还是不停地忙来忙去,不久又跑进里边拿来一兜橘子和一兜桂圆开始给我们剥橘子剥桂圆,我们心疼老人家年龄大了,担心她太累,让她休息一下,她偏不肯,一直说,“你们来了,我特别高兴!以前,儿子在家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照顾儿子的啊!” 说着,我看见她的眼里闪烁着泪花,大家都说,“那我们都做您的儿子吧!”黄妈妈开心的不断的说,“你们都做我儿子,那太好了!我有这么多儿子,那我太高兴了!”

自从黄琦被非法绑架后,老人家通过各种方式呼吁全国各界以及国际社会谴责政府对人权捍卫者的迫害。她在网上多次发布视频,公开黄琦被抓的真相,揭露当局罗织罪名陷害黄琦,并公布黄琦身体有着严重的疾病,却在看守所遭受酷刑和虐待,不能依法得到治疗。她说,“我真的害怕我儿子死在看守所里!我八十多岁了,不知道我们母子还是否能够相见!”

黄妈妈还向公众发布了《致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历数绵阳市公检法在程序上超期羁押,在实体上罗织罪名陷害黄琦,同时,她还曝光了绵阳市看守所违背人道主义的原则,完全不顾黄琦全身浮肿,肌酐及尿酸持续升高,肾功能衰竭加重,体重下降二十多斤的身体状况,为了达到逼迫黄琦认罪的目的,始终不给黄琦住院治疗的事实。

黄妈妈还告诉我,她每天都会在网上发一篇关于儿子的文章,而且,还全部都出自她自己的文笔,包括给法院的公开信等相关的文章都是她自己写的!也都是她自己发到网上的!她还说,有时候,发出去之后,没有点赞的,或者是点赞的很少,她就知道,那文章肯定是被屏蔽了,她就重新发,也经常会用一些方式方法来反屏蔽,比如在一些敏感词上做一些处理,或者是把一些文本做成图片的形式,总之,黄妈妈会用各种方法来应对官方对她的管控,这让我们这些因为被管控而无法在网上发出消息,就完全放弃了发消息的年轻人都汗颜得无地自容了。

在给自己的儿子发文章呼吁的同时,黄妈妈也经常为其他的冤民呼吁。她说,做人就是要多帮助别人。我以前是医生,“医者父母心”,生病的人都是弱者,他们把医生当作救命的,所以做医生就要为病人着想,帮助病人度过难关。黄琦从小就经常帮助别人,他后来建立了网站主要就是帮助那些受损害的普通民众等弱势群体。

但是,就是因为黄琦一直致力于帮助弱势群体,才得罪了官府,因而被构陷三次坐牢!2000年,黄琦因为建立网站帮助弱势群体呼吁而被第一次构陷坐牢五年!2008年,是因为黄琦帮助汶川地震的灾民、揭露校园“豆腐渣工程”竟然被构陷“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刑三年!校园“豆腐渣工程”居然成了“国家机密文件”了!多么荒唐!多么可笑!这次,黄琦被抓是因为他在网上为一位访民发布了《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该《报告》是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访民陈天茂拍照的,可黄琦却因此被构陷”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泄露国家秘密”两个罪名。

黄妈妈和我说,儿子黄琦有高血压、尿毒症等多种疾病,而她自己八十多岁了,还患有高血压、脑动脉瘤、食道静脉瘤、胰腺瘤、糖尿病、冠心病等多种疾病,而且脊柱断裂,所以走路多了会很困难。她说她真的不知道今生是否还能和儿子相见?

每每说到这里,我都看到黄妈妈的眼里含着泪花,面对老妈妈,我们真的不知道怎样安慰她?

黄妈妈说,因为看守所不让家属会见,黄琦被关押将近两年,她就将近两年没有见到儿子了。所以为了看一眼儿子,上次庭前会议的时候,她顶着38度高温的烈日在看守所门口从早上九点守到下午六点半,终于看到了儿子在看守所门口上车和下车那两个一瞬间!

黄妈妈说,虽然路途遥远,环境险恶,但她坚持克服了重重困难来到北京,陆续去了公安部、最高检察院、中纪委、监察部等相关部门为无罪的儿子呼吁,希望能得到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重视,能够释放身患重病而又无罪的儿子!

她说,即使遭受再多的磨难,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折磨死在狱中!

临出门的时候,黄妈妈含着泪拉住我的手不断的问:“你说他们能不能重视我儿子黄琦的案件,能不能让我儿子进医院治病?能不能让我照顾我儿子?”

我握着她那满是皱纹的手笑着点了点头,我看到她也含泪笑了……

转过身来,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其实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真的希望那些高居庙堂之上者,能够倾听一下这位八十五岁高龄的老妈妈的呼吁,谁没有父母儿女?

难道眼看一位多年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的无罪的人权捍卫者在看守所中抱病,眼看他那耄耋之年的老妈妈奔走呼吁而无动于衷!那需要多么冷血无情?那需要多么没有人性?

但我知道,耄耋之年的黄妈妈——蒲文清老人,为她无罪的儿子黄琦的奔走呼吁定会载入史册!

一出楼门,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好冷啊!

今天是立冬。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这个冬天,我们要和黄妈妈一起坚守,也一起迎接即将到来的春天,为她的儿子,也为所有的孩子!

转自:参与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并被标记为 .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