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中期选举后的中美关系

独具特色的美国中期选举结束,共和党主导了参议院。随着一些传统的(或建制派的)共和党议员不再参选,加上川普助选的11个州9人获胜,共和党的川普色彩更为鲜明,他将在共和党内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共和党的政策将一定程度上“川普化”。

民主党尽管没有掀起他们所预期的“蓝色浪潮”,却也主导了众议院。这对川普的减税计划、财政预算、修改健康保险(HEALTH CARE)政策和移民政策等将产生明显的影响,也就意味着川普在内政方面受到更多制约,川普施政的个人特点将受到一定的限制。

在整个中期选举过程中,中美贸易战并没有成为双方竞争的议题。这充分说明,川普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是美国的两党共识或全民共识。对中国的贸易政策,不会随着民主党控制众议院而发生变化,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将长期化并随时可能升级。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正在考虑对中国的劳工措施展开301调查,这是贸易战将要升级的迹象。

川普曾在今年联大会议上号召所有国家抵制社会主义,在中期选举结束后的第二天(11月7日),白宫第二次就〝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发表总统声明。彭斯副总统启程前往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前,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表明美国和志同道合的国家,“将共同对抗任何威胁我们利益和价值观的人”。美国针对中国的政治意图显而易见,这种意图实质是指向中共的。

在中美第二轮外交与安全对话(11月9日)时,尽管蓬佩奥强调,美国并不寻求与中国进行冷战或是要遏制中国,美国寻求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的、以成果为导向的对等和互相尊重的关系。杨洁篪则说,中国希望与美国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双方的外交辞令掩饰不了双方的巨大分歧和紧张关系,双方都坚持自己的立场没有任何退让,这次对话成为没有交集的自我表述。

在朝核、伊核问题上,美国有求于中国,期望得到中国的配合,以尽快实现朝鲜永久去核和伊朗无核的目标。这次美国恢复对伊朗的制裁,给予中国一定的宽限期,是一种灵活的操作,中国能否积极回应尚未可知。更大的可能是,中共依然本性不改,最后招致美国的制裁,如同因朝核问题制裁中国的公司、银行及其高管。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第一次明确要求中国撤出南海岛礁上的导弹。2015年11月习近平曾向奥巴马承诺,南海不会军事化。但事实是,南海岛屿上已经部署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将其“武装到了牙齿”(纳瓦罗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演讲中的说法)。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南巡”(南海自由巡航)常态化,双方军事对抗升级的概率极大,很可能出现局部的军事冲突。

在台湾问题上,尽管美国没有改变一个中国的政策,但明显加大了支持和保护台湾的力度。今年3月16日,川普签署《台湾旅行法》;9月5日,美国召回与台湾断交的中美洲三国使节;9月25日,美国国防部批准对台军售;10月4日,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称“台湾对民主的拥抱为所有华人展示了一条更好的道路”;美国军舰今年七月、十月两次穿越台湾海峡。这一切,应该是针对习近平日益明显的”武统“企图而采取的逐步提升的应对措施。

在人权方面,川普将受到民主党众议院领袖佩洛西的更多影响。佩洛西曾以静坐和拉横幅抗议中共的八九六四屠杀的在任众议员,以极其强硬反共而著称。在内政方面佩洛西将制约川普,但在对中国的关系上,尤其是人权问题上,佩洛西将是川普的盟友,这意味着美国会将越来越多的问题和人权联系起来,对中共施加更大的压力。

今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制裁中兴公司,让中国看到了自己的技术软肋。但中国不承认技术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并操纵国内司法“保护”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美国商务部10月29宣布将福建晋华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禁止晋华使用美国的产品及技术,该公司瞬间死亡。类似的技术封锁,如禁止使用中兴、华为产品,禁用中国5G标准等,可能成为“技术战”的常态。

美国拥有实力和道义的总体优势,有各种具体手段和不同组合的路径对中共施压。中共明显缺乏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们只有“文革”时代的思维模式和“战狼”式自我膨胀的对外姿态,在美国的压力之下穷于应对,只能求助于基辛格和保尔森这些过气的人物,但他们并不在美国的决策圈。

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时,中共希望希拉里输川普赢。在中共看来,民主党的希拉里对中共的威胁更大,川普不过是个商人,用经济利益就可以摆平。但在川普上台后的不到两年里,中共意识到完全打错了算盘,川普是个他们完全搞不定的人,以至于企望中期选举中民主党获胜进而弹劾川普。但中共的美梦再次破裂,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民主党弹劾川普是不可能的。

刚上任之初,川普是个政治素人,在很多方面颇多争议。在中期选举之后,他将受到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的制约,同时他的内阁成员也基本调整到位,施政将更为清晰、稳定和耐心,他的各项外交政策,会得到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的支持,势必对中共将形成更全面的打击。

从川普的个性看,川普主动发起了贸易战,他绝不会草草收场。他主动发起了对中共的意识形态之战,他也绝不会中途而废。他把中美关系从分歧中有合作的格局转向了对抗,这种对抗从经济领域迅速向其他领域扩展。中美全面对抗的态势一旦形成,即使川普无法连任,这种态势也不会改变,除非美国实现其战略目标。这种结局,就意味着中共的灭亡。

公民:李念群    2018年11月14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