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8年10月29日-11月4日)

近几年来,中共口口声声依法治国,但宪法载明的公民享有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选举与被选举的自由以及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统统被剥夺,反之《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及《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宗教事务条例》等一部部恶法的制订实施,为进一步具体和细化剥夺公民的基本人权和加强管控提供了法律依据。据“自由之家”最新的言论自由报告显示全球的网络自由度连续8年下跌,报告并指愈来愈多的国家效仿中国,利用控制互联网打压异见声音以达到巩固执政权力的目的。可见,争取基本人权的抗争不仅关乎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尊严和自由,同时也关乎到整个人类是否能继续将自由、民主和人权视为最珍贵的普世价值标准。因此,中国的公民运动任重道远,尤其是在黑暗的时刻,更需要大家付出持续的、持久的努力。

一、公民的言论自由空间日渐逼仄。上海进口博览会召开之际,上海当局以“违规发布时下新闻、曲解政府政策”为由查封19个知名微信帐号;知名自由派学者资中筠被约谈,微信号被屏蔽。被约谈的内容包括“公然宣扬中共党史造假;五肆鼓吹宪政;《炎黄春秋》的会议上说中共十八大没有新东西”等等。另外,广州网友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因撰写、转发时政评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重庆网友刘继春(网名五哥放羊)因大量转发时政信息被刑事拘留30天后批准逮捕。

随着《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及《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等钳制公民言论自由的恶法实施,及中共加紧意识形态宣传,公民的言论自由及网络自由空间更加逼仄,不仅花大价钱雇佣“舆情观察员”试图垄断言论,还动用公权力对不利于当权者的信息实行禁言、封号,对发布转载相关信息的公民实施威胁甚至抓捕。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一个不敢让人民讲真相、说真话的国家,必定是一个缺乏自信、没有公正可言的国家。

二、南京大学注册“马克思主义阅读研讨会”遭到暴力镇压。由学生自主组建的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欲向校方申请注册,但却遭到校方的推诿,不仅如此,组建研究会的相当学生还受到不明身份人的跟踪、拍照,于是研究会的学生发起抗议,抗议学生遭到殴打,横幅和传单被抢夺和撕毁。

此事件再次表明,任何社团组织都不会被当局所容忍,哪怕是学习研讨中共建党以来一直“推崇的马克思主义”。尽管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结社自由和游行示威的权利,然而在中共治下,所有不以党为核心的个人和团体,统统被中共视有异端异类。

三、中国各地加紧取缔家庭教会。在过去的一周里,包括河南、浙江、湖北、湖南等多地的数十家基督教家庭教会遭到取缔或者被强行拆除十字架,种种迹象表明,中共当局正在针对家庭教会实施全面打击:正常的教会聚会受到冲击,圣经不能公开传阅,租赁的聚会地点被强行解约,教堂外不准放置十字架反而被强制挂起五星红旗,书面取缔教会,查封教会资产,等等,未来的中国家庭教会甚至不以“党”为中心的三自教会的生存空间将会进一步缩窄。

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然而,自2014年开始当局便大规模地拆除十字架,尤其是自今年2月份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实施后,当局更变本加厉威逼家庭教会,今年9月份出现的在全国范围内强拆十字架及冲击、取缔家庭教会的整治行动,引发各地教会公开联署表示为信仰自由愿付出生命的代价,虽然打压逼迫稍有缓解,但很显然当局逼迫教会的势头并未减弱,中国公民离真正享有信仰自由的法定权利尚太过遥远。

四、居住在澳洲的漫画家巴丢草香港个人展览因“安全考虑”被取消。以讽刺大陆时弊著称的漫画家巴丢草计划在香港举行个人展览,但展览日的前一天主办方却突然发表声明,称收到中国当局对巴丢草的威胁,因为安全考虑展览取消。巴丢草以漫画的形式针砭中共当局,旨在启民民间个体的觉醒。

巴丢草事件表明,中共当局剥夺公民的人身安全和言论自由的恶行正日益侵蚀香港,对于敢于挑战强权的人士来说,香港已经没有了批评的自由,从“褫夺民主议员席位”到“一地两检”再到“23条立法”,中共控制香港的欲望一步步成为了现实。而香港人权和自由的丢失,将会更严重地令中国大陆的人权和自由倒退。

五、人权活动人士朱承志监视居住期满被刑事拘留。因纪念林昭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监视居住的朱承志,在监视居住期满后并未获得自由,而是被当局刑事拘留,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律师欲会见受阻,朱承志失去人身自由半年来,律师多次要求会见未果,目前朱承志的身体状况、具体涉何罪名、是否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等等,都无法获知。

公民祭奠被中共枪杀后再平反的民主志士也涉嫌犯罪,正如网友评论的那样“扫个墓都可以获罪,可见当局是多么的无耻与虚弱”。其实,当局打压朱承志最直接的理由就是对他多年来身体力行寻求社会正义、追求民主自由,用自己的孱弱之躯直面强权专制的总算帐。

六、良心犯黄琦、王全璋、六四酒案四君子被超期羁押。黄琦自2016年11月28日被抓捕至今已近两年,王全璋自2015年709案大抓捕至今近三年半的时间,六四酒案四君子陈卫、符海陆、罗富誉、张隽永被羁押两年半,三个案例中被羁押的良心犯都被超期羁押,在失去自由的漫长时日,他们无一不是被剥夺过律师会见的权利、被强迫认罪、被逼迫解聘自主委托律师、遭受酷刑或不公正待遇,等等。

近几年来,中共当局针对良心犯的迫害除了将其投进监狱囚禁他们的身体自由,还处心积虑地企图洗脑,或逼其认罪、放弃自己的信仰和理念,以其达到从精神上击垮自由战士的目的,强迫失踪和超期羁押便是手段之一。然而,事实说明,当权者的种种手段,或许可以让自由战士们暂时停止抗争的脚步,但绝不会让他们从灵魂上彻底丢弃真正的信仰,因为自由民主的精神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