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酒案久拖不审,家属看守所前寻夫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因在酒瓶上标有“铭记八酒六四”的字样,六四二十七周年前夕,成都公民罗富誉、陈兵、符海陆、张隽永等人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近两年半,案件一直久拖未审,不久前再被最高法院延期至1118日,这已经是此案件第5次被延期审理,目前为止律师及家属尚未得到任何有关开庭的信息。家属高燕、刘天艳不得已前往成都市看守所寻夫,要求当局还亲人自由,要求“中国政府放我丈夫”。

六四酒案四君子被抓捕以来,曾受到当局逼其认罪、迫其辞退律师。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家人无法获知他们在狱中的一切消息,符海陆的儿子在他被抓捕时刚满两岁,两年多的时间未见到爸爸的儿子跟妈妈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妈妈,我知道我爸爸已经死了”。罗富誉的妻子高燕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说这句话时刘天艳(符海陆的妻子)的泪花在眼中打转,我也红了眼眶默默无语,我们都知道彼此心中的苦,知道我们是怎样的深陷黑暗,但迎接和面对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在中国,做为良心犯的家属同样承受着无法言说的苦痛,正如罗富誉的妻子高燕所说的那样“两年多来,我离回忆最近,而罗富誉离自由最远。”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