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只有结束中共专制,才能解决新疆问题

新疆现在监狱密布。无论叫什么名称,比如中共官方宣称的职业培训中心、教育转化中心,还是被其他人称作再教育营或集中营,其实都是一回事,那里有高墙、铁丝网、探照灯、隔离区、警戒塔和看守等。除了监狱,它还能是什么?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10月24日的新浪微博上公开了一段“在新疆喀什教培中心拍的未剪辑的2分钟视频“,无异于不打自招,证明那地方就是监狱。一份被曝光的采购清单也证明了这一点。10月25日美国的参议员卢比奥在推文中说:“中国试图说服世界新疆集中营只是职业培训中心。但是什么样的职业培训中心会购买2,768支警棍,550头电动钻,1,367副手铐和2,792罐胡椒喷雾?”

中共当初完全否认这些关押近百万人的监狱的存在,后来变相承认,最后开始美化。10月16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接受中国官媒新华社采访称,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是为了从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他把这些再教育营描绘成配备了空调的寄宿学校,给涉嫌轻微犯罪的人提供文化课程,帮助他们认识到“生活原本如此丰富多彩、有滋有味”。

新疆从2016年8月开始构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该平台不仅汇入公民个人资料(包括DNA、虹膜、声纹、人脸识别、步态特征等),还通过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WiFi嗅探器、每日多次拦路搜查、手机内容检查、定期上门盘查、强迫填表等一系列手法,实施全面监控。整个新疆已经成了一座更大的监狱。

中共在“新疆和平解放”(1949年)后,大规模地“镇压反革命”和“肃清叛乱分子”,极其血腥和残暴。实施者王震曾说,“杀得新疆50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这是新疆问题的历史原因。2016年8月习近平任命陈全国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对新疆少数民族的监控与镇压持续升级,这和中国目前的政治态势一致,即朝极权的方向蜕化。这是新疆问题的现实原因。

中共把新疆问题归咎于三股势力,即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这是中共最为擅长的套路之一——嫁祸于人,把问题的根源推卸给他人,既掩盖了问题的本质,也提供了中共进行镇压的借口。

新疆问题的本质只有一个,那就是专制问题,是专制政权剥夺公民权利的问题。中共迷信暴力革命,习近平信奉马克思、崇拜毛泽东,宣称“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为实现所谓的“社会稳定”,中共动用国家暴力机器即军队、警察、监狱等来镇压人民。新疆的全面监狱化反映了中共专制的本性,不终结中共的专制政权,新疆问题是无解的。

在终结专制政权后,在自由、民主、法治的框架下新疆问题的解决办法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全面和解,查明真相,对历次镇压、监禁、虐待、酷刑等行为的受害者给予充分的赔偿,并以真诚、善意和耐心去化解曾经的积怨与仇恨。

2、按照“政教分离、信仰自由”的原则,完全保障新疆每一个教派(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新教、天主教、东正教、道教和萨满教等)、每一个信徒的自由信仰权。

3、尊重民族文化,停止“汉化”和政府主导的移民,保障每一个民族平等的权利,尊重民族的独特性,充分保护其语言、文字、传统、习俗。

4、行政管理方面,改“民族自治”为区域自治,当地政府和中央政府协商划分事权和财权。对于可能出现的独立要求,参照苏格兰(英国)和魁北克(加拿大)的经验处理。

5、社会治理方面,严格按照法治原则处理恐怖行为、暴力行为,避免混乱和冲突。及时平息武装割据或叛乱,避免更大的人道灾难(如南联盟解体后的种族屠杀)。

6、调整经济政策,停止掠夺性的资源开采,保护当地自然资源和生态。

令人遗憾的是,维族等少数民族基本上把中共等同于汉人,把专制问题转变成了民族问题,认为是汉人对维族等少数民族的压迫。新疆的汉人或其他少数民族也非常担心维族人的报复或种族清洗,有人甚至错误地认为中共的铁腕统治是必要的。

由于中共的长期镇压,令汉人和当地其他民族之间缺乏基本的信任,很容易产生对抗并升级。中共对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判处无期徒刑,显示中共已经断绝温和对话的可能,以后发生暴力行为、恐怖行为的可能性极大。

现在大面积关押维族人,一定意义上说就是在培植仇恨。在监禁中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很容易演变成坚定可靠的联系,滋生未来的暴力和恐怖行动。伊斯兰国(ISIS)就是前车之鉴,2003年美军推翻萨达姆政权,大量战俘关押在一起,伊斯兰国的核心骨干就是在战俘营认识,由此催生了伊斯兰国。

所有关注中国人权、关心中国未来的人,现在都应该为被关押的维族人大声呼吁,让他们获得自由,恢复正常生活。他们的处境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处境,他们的命运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命运,他们的未来就是每个中国人的未来,他们的自由就是每个中国人的自由。

无论是汉人还是维族人或其他少数民族,无论身在国内还是海外,都要联合起来,相互合作,建立信任,一起努力终结中共的专制。只有如此,维族人和汉人,所有的中国人才能一起获得自由。

公民 李念群 2018年10月31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