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公鸣:习近平已经没有机会了

当中兴公司一剑封喉式地被制裁的时候,很多人知道了中国技术的软肋。习近平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和川普做了什么交易,局外人无法知道,总之一定有交易,川普顶住国会的压力放了中兴公司一马。中兴公司虽然活了下来,但“生不如死”,缴了巨额罚款不说,还被“洋钦差”看得死死的。但是习近平没有长记性,属于“记吃不记打”的类型,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要在贸易战上继续死扛到底,死不认错,死不悔改。最近又遭到一记重击,那就是美国制裁中共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及其部长。

美国的这一重击,确实收到了一石多鸟的效果。首先名义上是针对俄罗斯,其依据是美国的《反击美国对手制裁法案》,因为中共军方购买了俄罗斯的苏-35战机和S-400地对空导弹,但早不制裁晚不制裁,就在在习近平派部队参加俄罗斯“东方2018”军演后宣布制裁,既有离间中俄的味道,也有明确震慑中共的意图。这一制裁,直接影响了中共装备的换代升级,也直接打击了习近平作为军委主席的威信。这一制裁也让其他高官胆寒,担心制裁的重锤随时可能砸到自己头上。

这一记重击,确实击中了习近平的痛处,以至于在三位常委缺席的情况下召开政治局紧急会议。但除了各种惯常的“口炮”之外,习近平拿不出任何有效的对抗手段或反击措施。此事表面上可暂告一段落,但长期的影响会一直发酵,时刻令习如坐针毡。这一事件充分反映了习近平的困境,表面上不可一世实则不堪一击。

川普这次在联大发言,痛斥社会主义,号召世界各国抵制社会主义。反过来看习近平,他绝对没有这个勇气痛斥资本主义,号召世界各国抵制资本主义。习近平作为一个具有极其强烈表演欲的人,不去联大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说明在贸易战的升级对抗之时,他不敢去面对底气十足的川普。一年前还在大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所谓“大国领袖”,居然求助于“自力更生”这种农耕时代才可能行得通的办法,真是黔驴技穷了。

习近平曾是幸运的,历史给了他机会。胡锦涛在其任期内没有太大作为,但他退出政治舞台时留下了一个政治遗产,那就是裸退,让中国向现代文明方向前进了一小步。当时多数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国际社会,对习近平是抱有期待的。习近平和他的家族没有六四血债,本人虽无显赫政绩但还算朴实的作风,他父亲习仲勋的厚道开明等,都是他的加分项。但他大权在握后并没有引领国家朝自由、民主、法治的方向前进,而是倒退,开始了一系列残酷的镇压,如镇压新公民运动,镇压NGO,镇压维权律师,镇压各地维权人士,朝着极权的方向一路狂奔,废除任期制玩终身独裁,成了中共话语体系中名副其实的“反动派”。

即使如此,他依然有机会改弦易辙,这个机会就是中美贸易战。这是历史给予习近平的第二次机会,他可以利用这一外部压力,推动内部革新,清除盘根错节的特权,与国际社会融合,朝着经济一体化、政治全球化、信息自由化的路径改变中国。但他没有借用这一机会引导社会转型,而是错误地抗拒融入国际社会,中国陷入了一种令人焦虑或恐惧的状态。

从另一个角度看,只要习近平愿意放弃他正在走的“老路”或“邪路”,任何时候都是机会。问题在于,他用近六年时间证明,他做着“皇帝”梦,他是一块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活化石,一个对现代文明价值观彻底排斥的权力狂,一个把独裁者毛泽东当精神偶像的红卫兵,一个把开历史倒车鼓吹成改革开放的骗子。他的过去决定了他的将来,他已经没有自我更新的可能,只能走向死胡同。

习近平对内一靠镇压,二靠宣传欺骗。中共的军队、武警、警察、纪委、监察、政法等镇压机器的力量不可谓不强大,但效果正在弱化。僵化的党媒宣传被各种自媒体快速消解,尽显其宣传的无耻和无能。目前多重社会冲突日益严重,而现有体制不仅无法解决冲突,而且在不断激化冲突,各种群体的反抗意识正变得清晰而坚定。习近平从上任时的社会各界怀有期待到现在对他普遍反对,其兴也速,其败也疾。

习近平的对外政策以撒币为支撑,这种政策已经走到尽头了。中美贸易战的后果正在显现,美国对2500亿美元货物加征关税,中国以人民币贬值和增加出口退税来应对,一年的净损失就是625亿美元(直接送给美国政府625亿财政收入),加上外资撤出、外商投资锐减等因素,中国的外汇面临巨大危机,习近平的撒币外交很快就要破产了。中共在技术、军事、外交、政治等方面受到越来越严密的封锁和遏制,整体态势是美欧日联手反制中共已经从意图走向实际行动。

这次川普在联大后回答记者提问说,他和习近平可能不再是朋友了。习近平一定感到羞辱。还有一个人更羞辱他,那就是金正恩。上半年金正恩连跑三次到中国,习近平对他可谓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摆足了老大的谱。但转眼间,在白头山上金正恩对文在寅说:中国人羡慕我们,因他们到不了天池边。这语气,已经把老大不放在眼里。习近平现在对他们反唇相讥的蛮劲都没有了吧?

混到这个份上,习近平真没有什么机会了。最大的可能是,他选择重回闭关锁国的“老路”,搞所谓计划经济(实质是配给制),对社会实行残酷的镇压和控制,关起门来做“老大”。他的“皇帝”梦,就是一条“邪路”,只要他顽固地坚持走下去,每走一步就意味着遇到更多的障碍,所有的动作都是在为他自己套绞索。这套体制已经千疮百孔,任何一个危机,无论是国内民众反抗引发的危机还是外部制裁引发的危机,都可能迅速波及全局造成整个专制体制的崩溃。他将随这个体制一起走向末路。

辛公鸣 2018年9月28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