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私有财产是公民自由的基石

——金明日牧师被非法行政限制房产买卖案通报

锡安教会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附近,系北京最大家庭教会,信徒过千人,聚会敬拜已十余年。其主任牧师金明日拟出售其位于北京市顺义区的一处房产,以解决其两名子女海外留学费用。日前与买家一同查询了房产登记信息,确认无查封等有碍交易的状况后,双方签订了买卖房产协议,不料办理网签时被拒,被告知房产被“行政限制”。

经查询、交涉、抗议,确认系北京市朝阳区民宗办在上级部门指使下,与诸有关部门协作,指令顺义区城乡建设委员会非法行政限制金牧师的房产买卖,缘由是有关部门怀疑金牧师卖房是为近期不断遭受逼迫的锡安教会解决聚会场所。梅马二主任要求金牧师保证卖房所得价款不得用于锡安教会,堂堂政府官员竟然以公民财产裹挟其信仰自由,金牧师愤然拒绝了这一要求。

受金明日牧师委托,2018.9.4下午15时许,我和包龙军律师在两位教会朋友陪同下,来到朝阳区政府民宗办,要求与其负责人梅诗署和马舍尔巴见面协商。

接待者称正值中黑论坛峰会,领导忙于开会,不敢打扰。我很不理解,民宗办与中黑论坛在哪一杆子能搭上关系?

接待者把我们带到民宗办宗教科。

与我们过往见过的所有公务员差不多,宗教科苏姓女副科长及其男下属态度倨傲。拒绝接受我们留下代理委托书,只肯留下我们的联系方式,声言以此向领导汇报。包龙军批评女科长态度不佳,没有为人民服务应有的态度。女科长立马针锋相对:你的态度也不好!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你服务的!

看来,谁可以是人民?在这国,是个值得深思的大问题。

我们一行人走出民宗办时已近16时。

虽然官衙通常下班时间比对外公布的时间早很多,我们还是驱车飞速赶到北京市宗教局所在地。

市宗教局与其它几个机关同楼办公,门口有武警站岗,旁边竖有“哨位神圣,不容侵犯”的大红字标牌。外人未经登记、批准不得入内,如此可阻截不安分者进入。近年来,这种防民似防贼的碉堡式官衙在国内越来越流行。

登记人员内线接通宗教局办公室电话,我接电说明来意,要求与宗教局有关负责人沟通、协商解决金牧师私宅被非法限制买卖的问题。

与朝阳区民宗办一样,接线人立刻声称领导很忙无暇接待。我郑重告知:兹事体大,不仅是政府有关部门滥用职权非法限制公民财产权问题,还有金牧师面临违约赔偿的巨额损失问题,我们秉持“先礼后兵、真诚协商”的态度,以期避免后续的诉讼、控告等法律程序。

也许是被“先礼后兵”说打动,对方称马上联系相关领导。

约二十分钟后,一位赵姓办公室主任和宗教二处(基督教管理处)吴姓处长下楼,并未带我们进宗教局办公室,而是把我们带到旁边的某部门信访接待室面谈。

与朝阳区民宗办一样,吴处长也坚拒接受我们的代理委托书。

吴处长称行政限制金牧师买卖个人房产 当然非法,否认宗教局有指使朝阳区民宗办进行过如此非法行为,可记录我们的诉求,支持我们通过司法解决问题。

我回应:我们是代理人,不是访民,到此系平等协商,以期解决问题。贵局撒谎不妥,等于拒绝协商;如果在法庭或公共舆论场撒谎,那是政府机关的普遍做派,我可以理解。这点你们不如朝阳区民宗办,梅马两位主任承认他们受上级部门指使,非法限制金牧师买卖房产是为了逼迫教会。

吴处长又称他不知此事,也许是领导所为。包龙军问他是否知道锡安教会、金明日牧师,吴处长皆称不知。又问:既然你们是基督教管理处,那怎么可能不知道北京最大的家庭教会——锡安教会呢?怎么可能不知道金牧师呢?工作失职了吧?吴处长闻言改口:知道,了解不多。

我们郑重告知:如不能协商解决问题,我们将行政复议、诉讼,并追究、控告梅马二主任、顺义区城建委、市宗教局和公安局有关负责人的滥用职权犯罪,并向国内国际社会公布这一严重侵害公民财产权的恶劣事件,希望二位向领导汇报尽速协商解决。

双方谈话行将结束之际,包龙军发现附近有人在偷拍我们,即刻将此人拍照留影,并追问其身份,此人立刻惊慌逃窜,溜进政府办公楼。包龙军追过去问武警哨兵为何放此人进去,哨兵答他有通行卡,可直接刷卡进入。据此可确认:偷拍者系与宗教局有关的政府工作人员。原来在我们等候期间,它们在做猥琐龌龊的安排!我很生气,告诉吴处长,虽然非法限制公民买卖房产很无耻,我们两位代理人和金牧师一样出于现实考量,屈尊前来要求协商解决问题,并非惧怕你们这些混蛋,如果和平解决问题无望,我们将与其他律师一道展开系列维权行动,复议、刑事控告、行政诉讼等将陆续有来。两位官员听完,只声称会向领导汇报,便匆匆逃离。

本来,机关收取代理委托书,对其并无不利,两处机关却不约而同地选择拒收,办事员躲避麻烦的心态暴露无遗,至于因此可能产生什么不良影响和赔偿责任,似不在其考虑之列。是的,不良影响由领导化解,赔偿责任由国家(其实是纳税人)承担,但处事不慎被领导责怪,则为官衙大忌,可能堵塞升迁进步之路。总之,唯长官意志是公务员行事的灵魂,只是苦了前来办事的纳税人。

第二天下午十五时许,我和包龙军律师再赴朝阳区民宗办宗教科。苏姓女科长不在,只有小伙子一人接待我们,态度比昨天客气很多,说话也非常谨慎,只说他们已向领导汇报过此事,其它绝不多言。

我俩驱车再赶往北京市公安局与文东海和张科科律师汇合,他们正在那里递交有关金牧师房产案的信息公开申请。

帝都贵人多,小民多不便,我们一路不断遭遇交通管制,我才意识到“中黑合作论坛”峰会尚未结束。

据说黑人谦恭,大佬们一高兴又甩给非洲兄弟六百亿美元。我们这些常年为父母子女的医药费学费等各种费用发愁的盛世蝼蚁,立时恨自己生的不够黑!

总算走出交通管制路段,突然发现一辆警车尾随而至,顿时心里一紧,而警车却迅速超车到我们前头——显然并非在追踪我们。

有次和张凯律师聊天,他坦言看到警车经常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好像自己真的干了什么坏事似的。类似感觉,不少朋友都坦言有过。我做过二十几年律师,难免接触过一些江湖流氓,倒是他们鲜有恐惧警察的。

这真是咄咄怪事:面对警察,良民多存惶恐,恶人倒鲜有畏惧。

不由想起一句名言:人民恐惧政府即为暴政。

两天的奔波,至今毫无回音,等来的是九月九日朝阳区民政局发出的《取缔(锡安教会)决定书》。图穷匕见,魔鬼撩起面纱,露出完整的狰狞面孔。

看来金牧师的案件进行司法诉讼、控告在所难免!

洛克认为,公民私有财产权系公民自由的基础,这可能也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论源头。

有关公民财产权,我厉害国《宪法》虽未赋予其像站岗哨兵那样的神圣地位,也明确规定了公民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因基督教信仰导致公民私有财产受限、受损,如此恶劣案例世所罕见!如不及时遏制,势将扩展至其他宗教信仰人群和世俗人群。而随意限制公民私有财产权,难免逐步演变为随意征收、罚没公民私有财产,从而吞噬社会的每一寸自由。

隋牧青.2018.9.10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