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申请徐州市看守所所长对余文生律师的情况进行监督、调查与处理

徐州市看守所殷召明所长:您好!

我叫许艳,是徐州市看守所在押人员余文生的妻子。

余文生本是一位法治律师,因受到打压迫害,现在被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给您写信,是反映徐州市看守所的几点不公平、甚至是否有人为故意或玩忽职守或滥用职权的问题?

您作为徐州市看守所的负责人,请您考虑领导负责制原则、依法办事原则、人道主义办事原则,针对反映的问题,请您给予核实、调查、监督与给予处理。

反映问题:

1.请殷召明所长监督与审查,徐州市看守所,是否有对余文生实施酷刑的行为?(酷刑,包括肉体酷刑与精神酷刑)。

2.我给余文生律师存的钱,显示一分没花。现得知,因为余文生被关在徐州市看守所的一个角落房间,每次卖东西的车推到余文生的关押房间已卖完。

我认为,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或下次车上多带些吃的,或可以让当事人之前预定吃的。

请核实是否有人为原因,故意少拿吃的?或者故意不让余文生购买吃的?如果有,是谁的滥用职权与非人道的行为?

3.我给余文生写的信件被退了回来,当事人有通信权,是谁把信退回的?为什么剥夺余文生的法律规定的通信权?

4.徐州市看守所财务接收处,规定家属与辩护律师可以给当事人存钱。8月2日,辩护律师谢阳律师为了表示一下关心,从自己的钱包中拿出200元钱,给余文生存上。我作为家属想为余文生再存500元,结果,工作人员不让存,理由是一天只可以存一次。最终的结果也没让我存,为了能多为余文生存点钱,用起来方便些,我只好当天没有回北京,又在徐州多住了一天,这样导致我多花一天的住宿费、吃饭费、家中孩子多无母亲照顾一天。

请问,徐州市看守所的这种处理方式是否人性化?是否是故意制造障碍?与故意让我多花钱?请给予调查与改善徐州市看守所的不人性化甚至滥用职权的行为。

请徐州市看守所殷召明所长,能对老百姓反映的问题,能监督调查并给予调查结果答复。

通信地扯: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楼6单元107室。

电话:13718826079

反映人:许艳

2018.8.13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