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误导了中国:胡鞍钢、王沪宁还是习近平?

中共在美中贸易战的阵痛中纠正浮夸自大,制止个人崇拜,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和负责意识形态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分别成为众矢之的。舆论指责胡鞍钢的“中国国力全面超美论”误导中南海,王沪宁宣扬吹捧领袖过头误导习近平,于是胡鞍钢已成过街老鼠,清华上千校友联名要求罢免;王沪宁看似官场失意,长期神隐,前景堪忧。但是谁是浮夸自大风和个人崇拜热的始作俑者?真正误国误民的是无良文人,谄媚官员,还是定于一尊的最高领导人?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中国独立学者吴强;旅美时评人吴建民

吴强:民众认为胡鞍钢像是进谗言的奸臣

对于胡鞍钢现在的困难处境,中国独立学者吴强说,公众对胡鞍钢的反应和态度应该还是各有不同,但从总体来说,这应该是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社会所造成影响的一部分。根据吴强观察,中国城市中产阶级的主流通过中美贸易战认识到中国过去几年极端民族主义政策和情绪背后,胡鞍钢这样的学者起了坏作用,要负很大责任。确实有很多普通公众认为,胡鞍钢像是扮演了中国传统戏剧中的奸臣角色,向皇帝进谗言,起了误导作用。吴强认为,这种观点总体上体现了中美贸易战在中国民众中引起的认知变化。

吴强:胡鞍钢是中国大学体制造成的“怪物

吴强说,我在九十年代与胡鞍钢做同事期间读过他所有公开发表的东西。有些内部报告中他写了什么东西我和大家一样不得而知。他在九十年代初关于中国国家能力的报告还比较有价值,学术比较规范。但最近十年读他写的几乎所有东西,我都觉得没有什么知识原创性,基本都是些政论性的文章,充斥着概念的卖弄和一些诡辩。他的这种文风在当下被称为是浮夸自大的文风,但在此前,这种文风相当受欢迎。他似乎是用这种浮夸的文风和故作惊人之语的方式不断写报告,试图获得中共中央最高层的一些批示。而在中国高校体制中,能得到中央的批示对于学者和大学来说都是种莫大的荣誉。这正是胡鞍钢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努力在做的事情。吴强认为,正是胡鞍钢这种因渴望得到中央批示而故作惊人之语的方式,导致他远离学术规范,远离价值中立,远离客观的研究态度,最终造成了对中共最高层的误导。他是中国的大学体制所造成的一个蛮常见的“怪物”。

吴强:王沪宁没有走出大跃进时期宣传部长的模式

有观点认为王沪宁才该负浮夸风和个人崇拜风的最高责任,吴强不太认同。他说,王沪宁虽然负责意识形态和宣传,但他毕竟接手时间还短,还不到一年。但中国整个意识形态领域的浮夸风已经持续六年了,甚至更长。在党内提出新中国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一致的时候,就已经丢弃了自我反思的机制和宝贵经验。历史上但凡担任过意识形态宣传的领导人,都没有好下场。“大跃进”时期是周扬,他确实对那个时期的浮夸风负有相当责任,他在文革之后对此事有过痛苦反思。但这种众所周知的反思现在居然消失了,当下很难再听到这样的反思之声。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反而是重复1958年“大跃进”时的宣传模式。吴强说,从这个意义上讲,只能说王沪宁是没有走出“大跃进”时期宣传部长的模式,他只是以“螺丝钉”的方式在发挥他的职能,为“定于一尊”服务。

吴建民:胡鞍钢能加速中共这艘破船的沉没

旅美时评人吴建民说,从挽救党国的角度讲,胡鞍钢是有错。因为他“全面赶超美国”的理论让中共高层领导人,尤其是习近平,完全错误估计了中美形势,错误估计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实际影响力。在向中共高层的报告中,胡鞍钢把中国的实力虚夸到已全面赶超美国的程度。他曾在一个报告中说,中国的经济实力在2013年已是美国的1.15倍,中国的科技实力在2015年已是美国的1.31倍,中国的综合国力在2012年已是美国的1.36倍。他这种无限夸大中国的做法,促成了中共高层领导人的错误判断。所以就党国来讲,可能是他的浮夸风造成了高层判断失误。但是,从推动中国民主革命来讲,从加速中共灭亡来讲,胡鞍钢这样的人越多越好,因为他能加快中共这艘破船的沉没速度。

吴建民:胡鞍钢迎合上意的理论让中国重演大跃进

吴建民说,在当下的中国,对中共有影响力的文人中很难找到不无良的文人。真正有风骨的文人是像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那样的,但中共把这样的文人视作敌人,是打击对象。而胡鞍钢能有“国师”一样的地位,能让他的清华研究院给中共省部级以上官员搞咨询和上课,恰好是因为胡鞍钢这样谄媚的文人能让中共听到中共想听的声音。而他浮夸的文风和他所追求的中央领导的批示和肯定能让他在高校和学者、专家面前显摆自己。是他个人的浮夸导致了中共高层的浮夸。胡鞍钢因错误夸大中国实力,让中共高层领导人十分膨胀,同时也给被中共洗脑的“小粉红”、“愤青”、“义和团”这批人打了鸡血,让很多人不断强调“厉害了,我的国”,吹嘘中国已全面超过美国,实际上已世界第一,只是中国谦虚才讲自己是GDP世界第二。胡鞍钢运用这种迎合上意的浮夸理论,造成中国再次出现类似文革时期的“大跃进”。他通过自己的误导,让中国自夸自满的风气越来越旺盛。

吴建民:王沪宁看出习近平的帝王思想,用力迎合求赏识

吴建民认为,不是王沪宁看不出个人崇拜是一条不归路,而是他希望把中共送上这条路,但这不是王沪宁站在民主革命的立场上加速中共的灭亡,而是王沪宁继续中共宣传机器一贯的做法,走无限吹捧最高领导人的这条老路。中共现在已经听不得任何实事求是的话,听不得任何批评政府政党的话,只愿听阿谀奉承的话。这种情况下,作为主管意识形态的王沪宁,他在不断推动个人崇拜的同时,他也看出了习近平满脑的帝王思想,于是就去迎合他,让习近平对其更加赏识。习近平的这种个人行为导致他底下的人更是对他无限吹捧。个人崇拜之所以能风行起来也是因为习近平自己希望搞终身制,希望自己能获得当年毛泽东那样的党内最高权威。“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自己无限被吹捧之后,习近平很满意,就会对下头吹捧他的官员加官进爵。其实王沪宁这样的人不用对中共崩溃的命运负任何责任,因为这个政党的最终崩溃是必然结果,只是哪个时间点崩溃的问题。而这种个人崇拜只会加速这种崩溃。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