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没有回头路——时局有感

2007年冬,一朋友评储君,弱,楞,不得善终。弱,是智商。楞,是个性。不得善终,是面相,华第二。

当年习二立储(家排行老二),本是各派平衡之结果。第一代绝对独裁。第二代是第一代之人杰,打着桥牌大事搞定,用人精准,隔代指定。第三代平庸官僚,第四代明白不折腾。到第五代没了强人,各派平衡,一票否决,二平庸无能老实忠厚而被选中。但楞,任性,声称不给全权就不干。不得已,老人们答应他放手去干。

不曾想,实在太弱。思想,自信三个变四个,盗版梦,美丽帝国。用人,不是五湖四海选贤与能,而是福建浙江小兄弟伙,必然四处冒烟。某奇三板斧折腾帝都,某尔平安夜折腾山城,某明大树英明领袖。治国理政,足球厕所大小琐事一把抓。经济国进民退。一带一路大撒币。雄安无天时地利人和,却拍脑袋千年大计。贸易战,更是又弱又楞。折腾五年,最关键的用人,长尾,只有一个铁杆,宰相不和,却不得不用,枪杆子刀把子,都不是自己说了算。

对外崇拜北极熊。幻想一仗功成伟大领袖。先出手南洋,方向对,但优柔寡断,建个机场算了。后选钓岛,以为民族主义可用,选错了方向,巩固了东洋首相。再琢磨天竺,碰上强大对手,路没修成。最后想到台岛,晚了几个月,大洋对岸老川上来了。

是左吗?有点,但又不是。有文革情节,本能喜欢,但不是坚定的左派。有民族主义情节,但不是鹰派。其实什么派都不是。他就不是个政治家。没有坚定的信念和理性。被扶上那个位置,德不配位,能力更不配位。不是对他本人有恶意,而是那个位置对他本人而言注定是悲剧。

思想,眼界,用人,做事,眼神,气质,哪是政治家的样子?

有人以为他反腐抓权貌似高人。误以为他大权在握。其实真正的牛人,还需要废任期?桥牌无职无位,谁不改革谁下台。北极熊用人,几无障碍。帝折腾五年,拉个老王都不行。

折腾五年,官吏至少表面有所收敛。但不是他厉害。这个体制赋予帝折腾的资本。再加上他的性格——楞,内外折腾,四面出击。若和谐想折腾,比他厉害多了,看怎么弄不厚的。极权末,不折腾,才是聪明。

其实过去五年反腐驭官是老王的功劳,那是个聪明人,执行力强,反腐这烂事都做得风生水起。所以帝拼命要拉上他,为此几乎和老人掀桌子。最后妥协,老王做副帮主。硬拉老王,亦见帝之眼界胸怀,除了兄弟伙,中国没人才。

再说体制。自邓安排沿袭,长尾诸龙治水,寡头专制。强人在,一人说了算,强人不再,老人团都有发言权。人脉关系盘根错节,非常之雄杰,才可能突破。

帝妄突破。治国理政一塌糊涂,用人、反腐,得罪各门各派。相不和,搞不定诸长尾人选。于是楞拉老王强行突破。各怀心思,寡头妥协接受老王之位,于党规,非长尾,于国法,副帮主什么都不是。但帝是要他当老二,相、长尾、各门派能服吗?

老大弱,老二名不正言不顺,兄弟不睦。十九结束就可看出,裂痕重重,此三十年未有之弱体制。一旦大事发生,必然分裂。更不知天高地厚,修仙妄做袁二,逆流历史,千夫所指了。

此次争斗,绝非空穴来风,因果逻辑使然。无德无能,无功无业,血统不及阿斗一半,以反腐之名四面出击,自封英明领袖妄比肩先帝,废任期妄比肩项城,弃改革共识走回头路。老人还活着,能不急?

结局三种可能,换人,掀桌子,重回体制。

换人动静太大,无强人主导,很难做到。换了人也不可能突破体制,也未必能延长体制寿命。不是阿斗武功高强剿灭四方,而是实在无人可换。

掀桌子不至于,同一条船上,大家都是明白人。

最大可能是重回体制,不换人,但个人独裁势头要削弱。僵局,是内斗的必然结果。

本是内斗,突然间流言四起,大众惶然。于是安抚民心为上,联波说,帝、相、副帮主都在,没事。又说,帝是改革开放的,没走回头路。显然,围绕改革进退,斗争激烈,帝只得顺应潮流。

风波尚未结束。体制裂痕仍在。以帝之个性,双方随时可能新的斗争。帝会不会全面胜出重回独裁?不可能。因为弱。

怎么办?

准确判断形势。知己知彼,方知自身空间。此次内斗,迟早会来,专制危机前所未有。且危机继续。历史上,每当上层权斗激烈,公民社会空间略微宽松。62到66,两个太阳,资本主义尾巴喘口气。76到80,两个凡是与真理标准,有了西单墙。86到89,政治改革与老人团,有了八九。

无论内斗结果如何,无论体制能否稳定下来还有多长寿命,历史进步的潮流不可阻挡,民主宪政大潮绝不会绕开中国。

历史逆流不可能走出多远。不必担心文革重来。也不必过于担心全面打压。黎明之前,黑暗仍在,但最黑暗时刻已经过去。

积极建设自身。一分力量观察对方和形势,九分力量建设自己。所有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形成合力,成长为独立的政治力量,转型时刻到来时引领变革方向。

进攻,知对方弱点。成长,知自身空间。空间在于细节。盗不讲法,但亦有道。避其锋芒,进退有节。扎根社会,发现真问题,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各自游击,言论审查,魔高一尺机器封群,道高两尺图片涂鸦。集体发声,公共事件,技巧表达,积极参与。

争取改革力量。不排斥一切改革力量,无论体制内外,无论革命改良。改良派不必悲观,此值四十周年之际,大讲特讲改革开放,支持老人中的改革派。革命派也要讲策略,看到体制裂痕,争取进步力量。

抓住时代机遇,建设公民社会,大家一起努力。

公民 施明  2018年7月18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首发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