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白色恐怖,释放王全璋及所有的良心犯

—-中国公民运动网就709案三周年的声明

震惊中外的709大抓捕三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陷入沉重的黑暗期,自此,中共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针对人权捍卫者的残酷打压一直延续至今,在这片人权被践踏的土地上,无时不在上演着一幕幕公民权利被侵害的惨剧。

三年来,限制民权扩大党权警权的恶法相继出台,《境境外NGO管理法》的实施,不仅令在中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受到更为严苛的监管,还令本来就步履维艰的中国公民社会不得不面对更为险恶的社会环境。《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再次将钳制言论的铁拳伸向民间,旨在禁止一切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在“媒体姓党”的丑恶表演下,真相被谎言掩盖,愚民统治进入新的高潮。《2018宗教事务条例》中规定的“非宗教团体、院校、活动场所不得开展宗教教育和培训。为防止宗教通过互联网传播,危害国家安全,亦将加强监控”。这就意味着宗教信仰自由的空间已经全面收窄。

而近期传出的“警用激光枪”以及“声波攻击”针对民间和异见者的维稳新型武器,中共“以民为敌”的思维暴露无疑。

中共在政治上,实行一党一国的极权统治;经济上,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掠夺式的转变中,长期以来的与民争利导致民怨四起;文化上,利用谎言和欺骗推行愚民教育。为了维护其一党之统治,不惜一切代价维稳维安,整个社会处于“1984”式的管治模式。纵观今日之中国,自上而下的腐败充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良心受辱、正义缺失、权利受损、人权不彰,一个全民恐惧、人人自危的时代,必定是无法健康发展、不得民心的时代。

在专制的铁幕之下,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坚守良知的勇气。在维护人的尊严捍卫普世人权的荆棘路上,前仆后继行走着一批又一批真正的勇士。他们如刘晓波、曹顺利、李旺阳、杨天水、彭明等被迫害致死的先贤,如胡石根、陈西、吕耿松、陈树庆、陈云飞、陈卫、吴淦、秦永敏、唐荆陵、高智晟、王全璋等数十年来矢志不渝、坚守信念、不惧身陷囹圄的人权捍卫者们,用自由乃至生命的代价,拒绝着国家的沉沦。而中共当局对人权捍卫者的迫害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抓捕处以重刑、长期非法羁押不审不判、施以种种酷刑以达逼其认罪的目的、株连亲属,等等。做为人权捍卫者,哪怕还未被投入监狱,也面临着失去自由的危险,除了时时监控,更有名目繁杂的各种借口可以随时时间不等地被限制人身自由。中共的会议、外国使节的访问、有特殊意义的纪念日及节日,甚至是异见者的婚丧嫁娶,都可能成为当局阻止人权捍卫者出行的理由。一句“危害国家安全”成为了滥权执法者最好的遮羞布。

今天,在709案三周年之际,我们不得不将目光停留在被强迫失踪三年的王全璋身上。三年来,外界得到的有关于王全璋的确切消息就是不久前中共司法部长在国务院新闻办的记者会上,被追问到王全璋的情况时的回应:国家会依法处理。好一个“依法处理”!试问:从王全璋被抓捕至今,不允许自主聘请的律师会见,家人和代理律师无数次前往所有相关部门—-办案单位、检察院、法院,没有哪个部门的哪个人,敢于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在依法办案”,而是从开始的搪塞、推诿,到后来的避而不见,家人穷尽一切的努力之后得到的结果是,被威胁、监控、限制人身自由。不知道还有哪个国家,可以无视一位妻子三年来的奔走呼号,只把无助和绝望留给她。

真正的强国,是尊重每一位国民,而不是愚昧地崇拜一党一人。

如果,中国的法律不是用来控制人民的武器而是保护人民的工具;如果,中国公民可以行使法律赋予的包括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等自由的权利;如果,在庄严的法庭上,法官的权力是由宪法而不是某党某人赋予,任何人都能够获得独立的公正的公开的审判;如果,公民的良心受到尊重,独立之人格受到赞赏;如果,“依法治国,保障人权”不是欺世的谎言和伪装……

那么,就停止“1984”式的对全社会的白色恐怖统治,停止任何形式的针对良心和思想的打压,释放王全璋及所有的良心犯,以促进中国社会进入正常的良序发展,唯此,中国才会步入世界文明之林。

中国公民运动网

2018-7-8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王全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