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诺轩:七一游行是公民社会重整的开始

今年7.1游行的讨论流于路线安排的争议上,但相比路线,笔者更关心的是传递游行主题以及争取更多的市民和团体参与。今年的主题是「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取消议员资格,释法,一地两检到国歌法立法,中共摧毁香港制度的所为可说是雷厉风行,民阵希望团结最多的香港人作异议,就算是社会运动低潮,7.1游行仍然是每年重要的表态平台。

有人或会问,每年这样出来,政府会因为反对的市民而改变吗社民连有句说话如是说:「不怕牢狱之苦,最怕鸦雀无声」这几年管治政权的确对香港人很差,很多人付上代价受尽苦难,很多事情再也无法回头,不过轻言放弃,只因难以改变而不再发声,不见得对得住为民主运动付出过的人。

和平游行是社运的基础

的确,我们难以预想有2003年反对23条的民气,雨伞运动,本土思潮冒起的年代亦不再,但一切社会改革浪潮,都是不断累积民众,聚沙成塔而来的。占领金钟之先,是罢课和长时间的酝酿占中,但没有当年7.1后的预演,甚至是几年来社运界集会,占路累积的经验,也无法缔造留守的实践。有人说对政权不满者经过2014和2016以来两场激烈冲突,未必觉得7.1游行有意思,因为「表达愤怒」的形式已经转移,7.1为了照顾大多数的参加市民,接受不到公民抗命程度的抗争,我同意观察,不过仍然相信和平游行是社会运动的基础,没有参加游行的体会,也不容易一下子体谅,甚至接受更多社会抗争的方式。在这个年代,让我们继续使7.1游行成为政治参与平台,守住公民社会的基础。

没有说话比中共十九大开幕仪式的报告更伪善,习近平要求港澳特首团结各界「谋发展,促和谐,保障和改善民生,有序推进民主」。这番话对比林郑月娥担任特首后一年发生的事,颇感讽刺。当下政局,作为香港市民,真的说得上再没有感觉吗?

最近的港铁沙中线爆发剪筋丑闻,由12月发现,到8月发现;由发现一次,变成发现多次;由发现5支,到每次发现最多5支港铁向政府递交调查报告,首先千方百计以不同理由拖延,迟交,至今分判商中科等各方仍然不断爆出各种黑幕。如果政府真的有承担,早于察觉问题之先便应该彻查并交代善后的部署,而不是让问题越描越黑,单是这笔糊涂账,便应该站出来发声。

工程的问题,如果政府识趣,还是可以问责,彻查以改善匡正,有些所谓「国策」,我看不到现届政府多少有站在港人角度发声。比如说这届政府最爱大宣特宣的融入大湾区,连施永青亦坦承港商「在大湾区的历史任务大体已经完成」,香港扮演的角色只会逐步减少,难起主导作用,说到底不过是把以往珠三角融合等概念重新包装,让香港的角色逐渐吞没于广东,这个问题不容易三言两语尽表,但面对香港人变成「湾区人」,不会是沉默便作罢的问题。

所以,对于大学学生会表示不参与7.1游行,作为曾经参与学生组织的过来人,除了痛惜,我还是希望他们可多加考虑,是否再没有参加的意义.7.1游行不是民阵说了算的游行,参加团体本身立场便可以很不同,但明明有太多问题未及细数,重建社会运动的道路仍然漫长,我还是期望他们有重新团结,成为社会改革先驱的一天。但在社会运动再起之时,让7.1成为公民社会重整的起步点,是我们作为民主运动参与者不可退却的责任。

转自:苹果日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