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成立20周年,朱虞夫行动受限,生活陷入困境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6月25日一早,杭州国保到朱虞夫家中,要求其:最近几天不要到朋友家去,也不能让朋友到家里来。因为那个日子到了,不能与朋友见面。朱虞夫风趣地说: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们记得很牢啊。

1998年6月25日,王有才、王东海、林辉等人,向一党专制挑战,前往浙江省民政厅申请注册成立中国民主党但未获批准,随后遭到残酷镇压。二十年来,先后有三百余名民主党人被抓捕,很多人都因此数度坐牢。2016年6月,浙江民主党人吕耿松和陈树庆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刑11年和10年半有期徒刑,至今仍被囚禁狱中。朱虞夫回忆说,当时(1998年)我担心去省民政厅注册可能会有不测,而王东海的太太即将临盆,便对东海说:你别去了还是我去吧,万一你回不来你太太谁照顾啊?王东海不假思索回答:你照顾,我放心。而今,王东海已驾鹤西归,他的女儿转眼二十周岁了,朱虞夫在这20年里,累计三次坐牢16年之久,也只是见过王东海的女儿几次。

2018年朱虞夫刑满出狱时正好是中共两会期间,随即被软禁。据了解,朱虞夫的养老保险已交满15年零4个月,2013年朱虞夫年满60岁本可以领取养老金,但领取养老金需要本人办理,而当时他尚在狱中。获得自由后,朱虞夫迫不及待地办理领取养老金手续,结果一会儿被告知缴纳年限不满15年,一会儿又问2013年为什么不领,当看到档案中2006年朱虞夫的刑满释放证后,称服刑期间不能缴纳保险金。在无法领取养老金的情况下,朱虞夫只能申请低保,然而三个月过去了,仍迟迟没有下文。

朱虞夫虽然刑满出狱,不仅每月被逼写思想汇报,还时时受到警方监控。不久前骑电瓶车外出被跟踪时脚受伤,因没有医疗保险只是做了简单的包扎。朱虞夫出狱后因经济原因并没有到医院做系统的身体检查,他只盼着低保快点落实,这样也可以去看病。面对种种刁难,朱虞夫气愤地说:不是我没本事吃饭,我写文章的稿费要比低保高的多。

朱虞夫所面对的困境,是大多数良心犯出狱后必须要面对的生存难题。尤其是数十年来一直坚守的异见人士,很多人都步入老年,因为数度坐牢,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监狱里度过,即使获得了暂时的自由,生存、看病这两大难题沉甸甸地压在他们不再年轻的肩上。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