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家喜:维权遭遇“无赖”——我依法向公安部申请限制出境信息公开

2018年5月3日,我被北京机场边防检查站限制出境。5月4日,我委托黎雄兵律师提起行政复议,黎律师当天向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寄出复议申请书。EMS快递查询结果显示,复议申请书于2018年5月6日12时10分29秒投递并签收(盖单位收发章)。此后近一个月,边检总站既不联系我本人,也不联系黎雄兵律师。我们猜测,边检总站会“装聋作哑”到底,既不会承认收到复议申请书,也不会受理复议,更不会作出复议决定书。

6月5日上午,我和黎雄兵律师去边检总站了解行政复议事项的进展。黎雄兵律师联系了边检总站法制科科长庞磊,庞磊让我们等着。近两小时后,来了两位警察,警号030895(庞磊)和030259(女警)。庞磊说,是北京市公安局决定限制我出境,让我们找北京市公安局。我们建议边检总站做个行政复议决定:限制我出境是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的决定,限制我出境是完全合法的——这总可以吧?。庞磊接着重复他的话。我们要求退回行政复议申请书,他既不说退,也不说不退,接着重复他的话。我指着庞磊胸前的党徽,大笑道,优秀党员就只能说这些了。

事后我和黎雄兵律师聊天,无论是将近一个月还是将近两小时,他们就只找到一个办法:无赖到底,这结果一点都不出意料。现在不要说他们自己承认违法了,甚至让他们出个文书证明他们的行为合法都不敢了。何至于心虚如此啊,说好的四个自信呢?

今天我向公安部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邮寄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限制我出境的理由和依据。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他们表演。

公民丁家喜
2018年6月6日

本文发布在 丁家喜,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