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廷阁:2017年10月19日晚警察到家骚扰事件记录

当晚,我正与朋友在外面吃饭聊天,我爱人打电话,说家里来了三个警察(后来核实有一名年轻协警,三人名字核实后公布),说是因为网上转发贴子的事找我,看我在哪儿?能不能马上回来?

然后警察接过手机与我通话,说他们是赵陵铺派出所的,是新华分局国保安排下来找我谈话,问我是否转发了余文生律师的两个帖子?还给我简单读了一下,大致是要求习下台的公开信和余被国保限制自由过程的两个帖子。我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首先提出他们的违法之处。

我说:你们为这事儿,半夜到我家,已是骚扰,有没有出示证件及相关文书?以前我对你们派出所已说过,再找我,要出示相关手续文书,否则我不会再配合,强行传我的话,我会报警,甚至会起诉你们。如果非要找我,那明天再说,如果拿着手续文书,可到我单位来谈,否则,免谈。

他们说:我们有证件,你回来了,不就知道我们是否有手续和文书了吗?

我说:这么晚了我不会与你们谈的,明天再说。

他们说:是上面安排下来的,我们也是执行公务。

我说:上面安排你偷东西,你就偷啊?你们半夜到人家里,找人谈话,已是骚扰了,是违法的。

他们说:我们是执行公务,是合法的,上面也不会安排我们偷东西啊?我们怎么不到别人家呢?

我说:照你这么说,小偷也会说怎么不偷别人家,而只偷你家呢?

至于帖子的事,我说:我记不清了,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但我强调:余律师和我很熟悉,他的事情我很关注甚至转发,难道有错吗?违法吗?

电话上看来无法谈成,他们也预感到我不会见他们,然后就走了。

我吃完饭回家,听我爱人说:他们有点气急败坏,尤其是那个年轻的协警,在与我未谈成后,反过来指着我爱人因为共享单车倒闭不能退款,而将一辆单车留置在家,说成是盗窃和非法扣押他人车辆两项“罪名”来吓唬她。我爱人说:自己的押金被扣不能退,单车公司是诈骗,我正好向你报案。他却说:这事他们不管。一幅地痞无赖嘴脸。

今天,我到单位,看他们是否联系?是否直接过来?但直到晚上8点半也一直没有联系,问家里,也没有来人。

看样子也可能就是应付一下上面而已吧?5月15日那次,赵陵铺镇政府来家里三个人,也是说要找我谈话,最后也因没有见到我而不了了之了。

这些基层的警察对上面那些下三烂的所谓任务,其实也很反感。正经事儿不干,净干些见不人的勾当。纳税人养活了他们,他们反过来却骚扰纳税人,养之何用?

卢廷阁记于2017年10月20日晚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