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圣武:被从长沙“接回”济南情况通报

我于今天(20日)中午回到济南,特通报一下被“接回”济南的相关情况。

我于12号离家前往上海,去拜会一些朋友。因为意外的原因,被误传在上海滩“失踪”两天,引发圈内广泛的关注,也引发外媒的很多关注。

上周日我手机恢复正常,得知官方在焦急的找寻我的下落,居委会负责人去我家里询问我的行踪。我向官方说明了行踪。国保方面开始一天两三个电话核实我的行踪,并希望我到长沙后第一时间告诉他。

本周一我从上海去杭州,拜会了和我一样因为言论被处罚的吴有水律师,顺便从杭州乘飞机去长沙(这趟航班只需两百多)。吴律师开车送我到机场。

周一(16号)晚上我到达长沙。我到长沙的目的是处理我父母的一些急迫的事情,当然也期望能够顺道拜见长沙的朋友。我预计在长沙逗留8天左右(事情很复杂,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周二(17号)上午,我正在忙事情,国保给我电话,说他到长沙了,问我在哪。我真是吓了一跳,因为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正常的出行会导致他们不得不坐着飞机来“照顾”我,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我和他们说明了情况。他问我住哪,说希望住一块。我说我住的40元一晚的小旅馆,非常简单,有点臭,不用登记身份证(不是调侃,我住的确实这么便宜)。他就和我协商住处,定下了宾馆。我有些紧张,不知道会有什么状况发生。我老婆开玩笑说一定不能自己掏住宿费。

我办完事情后回到宾馆,敲门没有反应。正准备打电话给国保,对面的门打开了,里边的人喊我名字。

我吃惊的发现,他们来了三个人,一个国保、一个文东派出所民警、一个万豪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我吃惊是因为我确实想不到他们维稳措施的级别这么高。他们三个人都慈眉善目,很客气。他们不但管我的住宿,而且管我吃饭,每天吃大餐。

他们说明了来意,就是要求我跟他们回济南,共产党开会期间呆在家里并且每天到居委会报到。我和他们说明我在长沙是要处理我父母的一些急迫的事情,没有办法立即走。我确实没有明确抗议他们干涉我的私人旅行和侵犯我的人身自由,而是说俏皮话暗示了这种抗议。他们三个人就决定在长沙等我。

他们三个人都还好沟通,也愿意聊一些有关的话题,我们在一起还不算闷。当然,他们总是很谨慎的让自己观点符合共产党中央的政策。我们谈论公安人员的工作压力,我说现在无论知识分子还是老百姓,对公安的评价都很低,不论对错都骂公安。他们说工作压力确实很大,很多工作老百姓不理解,民间的负面评价确实严重的影响了公安人员的情绪和工作。国保说思考问题、有思想是好的,中国人有思想的自由,我哈哈大笑说你别骗我啊,我就是因为读书太多、想问题太多而出事的。

按理来讲,这样被贴身监控,应该是非常恐惧的事情,比如担心被在房间内设置录音录像监控设备,担心被搜查行李。但我还算平心静气的接受了这样的“待遇”。我觉得就算监控升级也无非就是蹲监狱而已。

我于是抓紧处理长沙的事情,缩短行程。昨天(19号)晚上,我们确定了今天回济南的行程。他们昨晚安排了机票。

今天中午到济南后,文东派出所的警车到机场接我们。

我第一次享受警车接机的“待遇”。不知道这样的待遇是否会成为“新常态”。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