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曾经热闹的舞台或将归于寂静

昔日的朋友前几天又一次打来电话,聊了几句闲话,很直接地表达了对我的那份关切,劝我不要在网络上再发表文章,也不要在公共舆论场合公开说话,朋友的意思很明确,中国是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存在一些社会问题很正常,不要老是用批评的眼光看中国社会,要看主流看发展看成绩看变化,中国的问题不是靠一两篇文章就能改变,不说话对自己有好处。

在北京,与一位昔日的朋友聚餐,也是受到这样的教训,你看看这个世界,只有中国是最繁荣最稳定的国家,我们国家选出来的领导,都是一级一级从基层干出来的,有丰富的执政经验和治国谋略!你看看美国,竟然选了一个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商人来当总统,美国的衰败是必然的……..在社会上,持这种观点持这种看法的人很多,虽然这位朋友长期在组织人事部门工作,可是他似乎从未质疑甚至比较过中美之间选举的差异或者选举的优劣。

几乎每一个爱我的人都在向我表达相同的关切和担忧,只是我自己还浑然不知,依然一如既往地在能够说话的地方发出自己的声音,且认为自己的表达是理性的善意的认真的,是对这个社会有好处的有积极意义的,我甚至认为那些动辄举报任意封号疯狂删贴的人是别有用心的,是刻意粉饰社会欺骗世人的,最终会把这个社会推向深渊的。

在我看来,既然“和谐社会”是执政者所追求的理想和目标,那么说话表达自己的立场,就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所谓“和谐”二字,拆开来说,就是不仅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可以说话,人人不因说话而恐惧,或者说人人都应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台湾作家龙应台数年前在北京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龙应台说: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所做的种种努力,也不过是寄望我们的下一代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作为一个从文大半辈子的人,之所以一直喋喋不休从不放弃,其实想法很天真也很单纯,要么劝主政者善待民众,要么让民众有更多的选择,要么劝作恶者洗心革面回头是岸,要么让撒谎者无处遁形,正如乔治·奥威尔所说:在谎言遍地的时候,说真话就是最好的行动。然而偏偏就是这么美好的中国梦,却一直得不到大多数所理解所认同,甚至会给每一个爱我的人带来莫名的压力与恐惧。

我在公共舆论场所独立发声的习惯保持了将近二十年,这似乎也是中国言论环境较为宽松较为温和的一个时期,尽管说话还是言不由衷!毕竟这个时期还有一个想唱就唱想说就说的大舞台,许许多多爱说话的人爱唱歌的人都能够尽情发挥!我没有想过去影响什么改变什么,只是把自已一些粗浅的看法,一些多数人知道却没有几个人愿意说的常识,通过文字的方式表达出来。

我每天都在解读主流媒体发出的各种声音,林林总总写下了5000多篇时评,至少有五千多万字,这些文字不一定客观准确,所引用的数据也可能有误,但从不传播谣言,从不极端也不谩骂,更不渲染黄赌毒乃至暴力凶残。中国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积累了丰厚的社会财富,拉近了与世界的距离,使一个闭关锁国濒临崩溃的国家重新融入国际社会并且焕发出蓬勃生机!因而这个国家理应拥有更多的自信。

做为改革开放的参与者见证人和受益人,目睹了这个社会的巨变,也深知这个社会存在的乱象,日趋严重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司法不公,加剧了社会动荡和道德滑坡的速度,社会制度的畸形不公造成了富人与穷人,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地,大城市与小城市,官员与平民之间的巨大冲突和反差!

无论是弱势群体还是社会精英,都希望社会正义得以伸张、腐败得到惩处、民间疾苦得到关怀,掺杂使假、掺假使黑、坑蒙拐骗、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贪污腐败、勾心斗角、恃强凌弱、仗势欺人、唯利是图、尔虞我诈得到遏制……都希望这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变得更加文明更加公正更加民主更加自由,这有什么问题?所谓忠言逆耳虽然难听,却是真实的表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主政者对每一个公民客观上也有所帮助。

然而自去年以来,什么样的话能说己经完全没有了标准和尺度。我的网易博客,我的天涯社区栏目,我的搜狐博客、新浪博客以及UC大鱼号等等发文平台先后被关闭,博客中国和凯迪社区专栏虽然还保留,但时评往往发出来就被秒删。经营三年多的实名公众号关注者众多,却被永久取消发文功能,一个“慎说”公众号,只是发了一篇孙中山先生晚年身患重病的临终关怀文章,竟然就被永久封号!

我知道,做为一个卑微的社会底层人,我无力去改变社会现实,在一个繁花似锦的太平盛世,我最多只是扮演着一个粗浅的记录者抑或观察者的角色,我眼前的键盘抑或手中的笔,只是记录一下这个时代一些零星的片段,一点点真实的感受抑或是喜怒哀乐,然而,很遗憾的是,这样的权利如今往后,或许也是一种奢求,曾经热闹的舞台或将归于寂静,我们每个人不得不袖手旁观。

转自:凯迪社区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