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满:为何官衙大门深似海

2017年8月31日,是我处理完递交自己的法律职业资格证书补办手续和律师重新执业手续的第二天。我在想自己的执业将来从哪里开始呢?便去上海市经侦支队去看看,有没有诉讼的金融案子或冤民的案子找找做。

没去之前,我想象这两个地方一定是人头攒动的。我首先去的地方是上海市经侦支队,接受上海市的金融犯罪举报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经侦支队,但所在的大楼在十级台阶以上,我刚刚还没有进去,就被门口的两位警察制服的保安止住了。他们用疑问的语气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就支支吾吾地说自己看看有没有信访举报的人。他们就驱逐我了,说这里不是信访的地方。我看到里面装修豪华厚实,但又冷冷清清的。就退出来了。想想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就又问他们说:“你们知道哪里有接待信访的地方吗?”他们打发说:“你去丁香路看看。”

我沿着灵山路转到民生路,再转到丁香路。终于到了他们给我的地址,黑色的铁栅栏大门紧闭,哨兵肃穆站立,旁边的保卫窗户紧闭。栅栏后200米处是一座黄白色大理石大楼就像宫殿一样。宽阔的广场竟无一人。这哪里有信访的人呢,这哪里有接待的态度呢?我感到自己实在没有勇气挑战这紧闭的大门。就也悻悻的想离开。

沿着合欢路一路走过,两边有不少部门,均是在宫殿一样外观的大楼里办公。那大楼都在几十级台阶以上,颇有要人朝拜的意思。路上绿荫依依,花香草盛。但就是格外冷清,我甚至感到十分凛冽。

脑海里面浮现出“侯门深似海”这一句。又在想到底是什么深似海呢?应该就是这宫殿一样的外观透露的对财政的挥霍吧?高高的台阶透露的傲慢和不可一世。还有这凛冽的冷清透露出来的严苛的管理气氛。

但这一切合理吗?孟子云“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些人收着人民的税,由人民养着。却骑在人民的头上当大爷。人民若活不下去了,这些人又吃什么喝什么呢?

我又为什么被这些威严的外观而感到害怕呢?甚至也为什么畏惧那些警察和军队服装呢?他们要的不就是人民对他们感到害怕吗?害怕能帮助你实现想要寻求的公平吗?他们不是和你一样的人类吗?深似海的是这些人的心,掌握权力者的心狡诈至极,我承认自己现在是弱小的。但不会总是这样。

转自:作者同名微信公众号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