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颜:去或留,都得散场

汐颜

现在是2017年8月24日,零点已过,我的房间还亮着灯。这个城市,许许多多个窗户,依然亮着灯。它不似湘南老家的小镇,它太小,像一件不合身的外套,曾经困住了我,晚上过了八九点,那栋楼就只有我的房间还亮着灯,视线所及,只一片深不见底的黑,看久了那漆黑,会让人发疯。

我曾经嫌故乡太小,也太脏,然后我来到了这个看起来巨大的巨大的城市。多年过去,我在这里依然没有家。我独居在这个四十平的空间里,这是一个向阳的房间,有个小阳台,有大大的窗户,每个清晨,阳光透进来的时候,我会感觉充满了无尽的力量和希望;每个夜晚,我在这里看书,喝茶,听音乐,偶尔喝醉,我独爱深夜,那是一天里最轻松惬意的时光,我常在深夜推开窗户,吹风,看炫丽的霓虹。路灯总是透着昏黄的光,永远不是一片漆黑。这对于一个有着不稳定的神经、不稳定的睡眠、常常陷入忧伤的女人来说,是莫大的安慰,也给了我一种错觉——你失眠,世界其实也在醒着啊!

十年过去,我爱上这里,我曾想过,我不要再离开。直到那夜,十几个着便服的警察冲了进来……

从此,恐惧如影随形。

从此,我不止一次的想过要离开,于是我的房间看起来总一副简易的临时的气氛。我把一些家私、电器甚至餐具都送给了朋友,只留下我的衣物和书籍,我想着随时离开,在他们尚未驱逐我的时候。尽管今天,他们已经来过,希望我尽快搬离。但我至今,没发现比这让我更留恋的城市。

花瓶空置着,我许久没有买百合了。房间散乱、颓靡,我亦无心收拾。只有淡淡的薄荷味道,这是我喜欢的一款沐浴露的味道,有coco香水的味道,还有极其轻薄的烟草味道,是独身女人的味道,总的来说,这是我的味道。我想着,如果这个房间没有我的味道,它定是不会那么可爱了。

“她对人性没有死心到底”,“她没有遇到好的人,若是遇到,她不会如此轻易的卷入漩涡”,“我不会说她傻和肉麻追捧的话,我只想看她在我面前开心的吃湖南菜,她很喜欢我的狗狗宅男”,“写作的人只适合抗争、自杀、孤独,至于幸福,是不配的”,“我最近几天想着她,很难过,睡不着觉”。。。昨夜看小朵写的关于我的文,有想流泪的感觉,但她不在我身边。

她曾说,“你不要再进去啊,我会很难过的。”我笑言不会。想起十三曾叮嘱我签好律师委托书,但我信誓旦旦说不会再轮到我。此次却因为自己的疏忽和不知哪来的自信,延误了时间,导致朋友受尽了家人的责难而走了许多弯路。今夜细细想来,无论经历过多少次万箭穿心,我与小朵还是幸运一些,会时常探讨心灵,正视灵魂,比起那些只求生存的绝望的腐烂的肉身,那些看似道貌岸然实则千疮百孔的皮囊,没有什么思想,没有什么灵魂,甚至失去良知和感应。那些人,光是思虑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而我们不是。我们活着,即便落拓,但鲜活安宁,无愧于心。

她从不废话,但我每次都能看到:“XY回来了,我在肯德基发呆,整理人生。。。你看到了问我要红包吧!任何废话都是多余。”我也不废话,我拒绝倾诉,我不相信有感同身受这个词,但她,即便我什么都不说,亦是懂我的。因为懂得,即便是受困于地狱,亦是可以看到光明的。

晚上和老哥通话,谈到离开的话题,只不胜唏嘘。他不想我离开,我亦不想。但如今好像没有选择。谁曾在年轻时到过一座巨大的城,奋身跃入万千生命热望所汇成的热气腾腾,与社会和命运开始短兵相接、永不妥协,格外用力、投入,切肤体验它给予的所有,然后,你终于败下阵来,没有了还手的力气。

那么就静静离开吧!去或留,都得散场。

转自:汐颜微语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