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经华:今天,我好郁闷

今天,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闹剧,在湖南长沙开演了,导演就是湖南政法委。

公开审判,为什么不让公民参加?许多省内外的朋友,电话,微信告诉我,他们被稳控了,或者:被旅游了。不能来长沙旁听江天勇的案子了。

昨天下午傍晚,社区有关人员要来看我,我说 不舒服,睡觉了。后来,绥宁的国保大队长来电话,说明天来我这里,请我喝茶,陪同我聊天,我当然知道里面的意思,无可奈何啊,我说明天想去医院看病,搪塞过去,原来计划去参加江天勇案的旁听、围观。他们估计到我会去旁听,因为国保都是:说的好听都是非常聪明的警察,说的不好听,就是一只只狡猾的狐狸。    今天早上,我清早吃早餐,想早些离开住地,才6点多钟,就有人敲门,在猫眼里看不到,开门才知道,是没有穿制服的派出所警察,说来看看我。我知道,想走不可能了。

8点多钟,绥宁的国保大队长带病【右脚手术后,在长沙家里康复】来到我的门口,社区警察就走了。

大队长到我家,都心知肚明,我开门见山的说,我要去中院,理由是:

河北一个公民张宜彤,8月9日,烈日酷暑,她带着一个弱智的儿子,从江苏的徐州,给良心犯张 昆送饭以后,又来到了湖南长沙,给良心犯江天勇送饭,因为那天看守所断网,无法存钱,第二天,就回石家庄了,回去以后,她在石家庄发给我一个红包,红包点名是送给江天勇,所以,我要去法院,我知道,江天勇,我看不到,但是,我可以把红包交给江天勇的家属,他的妻子金变玲。大队长告诉我,金变玲没有来,我说,那其他亲人都可以,不行。大队长说,你去不了,那里封路了,你这个样子不行,我说,我乘坐107路公交车,在桂花公园路口下车,走过去,大队长说,不行的,所有路口都封了,无可奈何,我认为大队长是在吓唬我,以后才知道,确实啊,非常的严密。

我在想,法院审判案件,是法院的事情,为什么公安警察、检察院的干警,都倾巢出动,如此兴师动众呢?这是法治?这三个单位,公检法是什么关系?合署办公?这就是法治?这就是习核心的法治?郁闷啊!又是封路,又是抓捕人,又是监控…这是扰民啊,还是原来周本顺的那一套维稳方式啊!

今天,我好郁闷。

2017年8月2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