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仲华:知识分子使命的前提是底线

最近这些年来,知识界和民逗界一直在宣扬一种观点: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批判与反对。我本人也曾坚信这一点,认为没有批判就没有真相,没有反对就不会有反思与改革。

开专栏,开讲座,写文章,出书,我本人热闹了这么些年,对许多事情的经历和阅历促使我开始反思许多观念。知识分子到底有没有使命?如果有,其使命到底应该是什么?

任何事情都要经得起事实的检验与逻辑的推敲。古往今来的知识分子,坚守信念的底线是什么?即便有批判和反对,其前提和基础又是什么?

1坚守事实与真相是最起码的底线

如果说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批判和反对,那么底线就应该是事实与真相。倘若没有了尊重事实和真相这个前提,一切批判和反对就不太可能是良知与善举,更可能是邪念之下的作孽与作恶。

什么是事实与真相?

我前几天写《小聪明得势,大聪明得X》,讲了一个简单道理。事实和真相就是完整的信息,是未经加工的数据,未经过滤和选择的事实。这是作出正确判断和决策的前提,更是批判和反对的前提。

今天的知识界,有多少人能坚守尊重事实与真相这个底线呢?

批传统文化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是能够坚守这条底线的。中国的知识分子最可怜可悲的地方之一,就在于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几乎是一无所知,仅凭文革时期批儒弘法运动中知道的那点皮毛知识,就开始对传统文化展开所谓“批判与反对”,你说这是为善还是作恶啊?

有些人,为了“批判与反对”,不惜歪曲和编造历史。比如,昨天我在推上就看到有人说“太监制度是中国独有的特色”,这分明是为了证明中国历史污浊而睁眼说瞎话嘛。约公元前一千年左右的亚述帝国,约公元前600年左右的波斯,长达千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还有古代印度,无不有太监制度。尤其是拜占庭帝国,太监多达数万人之多。中国的太监制度,最早也就追溯至约公元前千年左右的西周王朝。这怎么能说太监制度是中国独有的特色呢?你不能为了彻底否定自己的历史而编造虚假的历史对不对?

科技领域的知识分子,为了“批判和反对”那些“反转”的声音,编造了太多的数据与所谓事实,说转基因如何抗虫害,如何产量高,美国人如何不在乎是否转基因。可人家美国分明就公示了转基因作物大量使用农药造成的严重危害,也公布了转基因作物主要用作动物饲料的事实。连我们的央视都转播了美国人的真实声音啊。

可那些“挺转”的知识分子们,仍然在大讲特讲转基因的各种好,完全不顾进口转基因食品在中国不是作为动物饲料而是作为人的主要食品的事实,完全不顾转基因食品不明确标注,严重侵害百姓知情权和选择权的事实,完全不顾转基因作物被种子公司垄断种子的生产与供给,并导致大量传统作物“断子绝孙”的事实。

事实与真相是科学的底线,是法治的底线,当然也是知识分子的底线啊。

2 坚守逻辑关系是也是必须的底线

海外和墙外的许多人,一直在鼓吹什么“暴力革命”,而革命的目标居然是追求西方式宪政民主。

我曾经多次说过,暴力革命永远不可能带来西式宪政民主,这是人类历史已经证明了的。然后大家就开始从历史中去找寻西方暴力革命带来西式宪政民主的例子。找来找去,最终只能在曲解西方民主运动史上下功夫,把什么“英国光荣革命”、“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之类的历史硬往暴力革命导致宪政民主上扯。

如果在解读历史事实上存在的分歧不可弥合,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讲点逻辑啊?

毒品危害健康,这是根本前提。为了健康,我们必须建立反毒品的机制,并在行动上反毒品。这是正常逻辑对不对?

如果说,我们可以通过建立吸毒的机制,并在行动上吸食毒品来追求禁毒和健康。这逻辑对吗?

民主是非暴力和反暴力的,这是根本前提。我们必须建立非暴力和反暴力的机制,并在行动上非暴力和反暴力。这是正常逻辑对不对?

如果说,我们可以通过组建暴力机器,并在行动上采取暴力手段来追求非暴力和反暴力的民主,这逻辑成立吗?

土匪占山为王,只有等土匪的后代被文明化之后,这山头才可能进入社会转型的轨道。一波土匪干倒别一波土匪能带来你们所谓的“民主”?笑话啊。

3 知识分子的使命应该是什么

知识分子的使命真的必须是“批判与反对”吗?我看不是。

知识分子的使命应该是还原事实与真相,在此基础上有所批判就行了,但未必要反对什么。

有了事实与真相这个前提,其实是非曲直已经明了。所谓批判,按汉字的本义,其实是进行是非曲直的评价,可能有肯定也可能有否定,并无完全否定的意思。客观公正地谈事论理就是了,如何行动,那是一切事情的当事人自己的权利和选择,包括同意和反对。

知识分子当然也可以作为当事人表达同意或反对,但并没有权力代表别人同意或反对。所以,说反对就是知识分子或别的什么人的使命,这其实是侵权表现的一种,也是暴力的一种。

能守住底线,为还原事实与真相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对事情的是非曲直有所批判,这其实已经足够了。说这才是知识分子的使命,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把反对强加给知识分子,或者知识分子自己要不自量力地代表别人行使反对的权利,这就不对。这从本质上是反宪政民主的,这样的做法怎么可能引导到宪政民主的道路上来呢?同样是不合逻辑嘛。

所以,别再动不动指责我没有反对这或没有反对那。对要求我反对什么的人,我只能叫你滚远点,别理我。我反对与否,那是我的事。我不要求你做什么,你也别要求我好不好啊?

一切绑架,都是流氓,你并不例外。

转自:肖仲华开讲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