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还是忍受?——为张昆代理律师费募捐呼吁书

张昆又被抓了。最近他在做微店,卖茶叶卖鞋子等。我刚买了他的茶叶要送人,他还没寄出来。
据说抓他的起因就是前段时间他在网上发的署名张渣渣的视频,控诉对他酷刑的狱警孙迅宁。这次涉嫌的罪名是“寻衅滋事罪”,他上次被判刑也是这个罪名。现在大部分活跃人士都被罗织这个罪名。我记得2011年前后通过刑法修正案时舆论有过骚动。我清晰地记得大概2013拜访一位前辈,他说这个罪名是口袋罪,我还天真的问什么意思,他说就是想抓你就抓你。
张昆因为呼吁“官员财产公示”全国行而为人所知(中国官场这几年鱼目混珠地炒作“官员财产申报”,两字之差性质南辕北辙,前者是实现官员对百姓负责,后者却是下级对上级负责)。当新公民运动积极活动者先后被判刑后,张昆最终也于2014年被判刑。他的审理在某些方面现在看来是个先例,比如,禁止自己聘请律师,由官方指派律师。这样除了官方,就切断了案件对外界的消息公开渠道。这个手段在709相关案件中得到了充分使用。这样的“依法治国”,官为刀俎,民为鱼肉。
当张昆于2016年释放出来时,情绪非常激动,给我打电话说:“你马上过来!我要见你!”后来知道他在里面受了很多苦。他的激动性格我是知道的。他不光身体上受了苦——牙齿被打掉了,手指被打骨折了,心理上也承受了很大痛苦,被诊断出重度焦虑症和较重度抑郁症。近两年这种现象比较普遍,不少人刚被释放出来时,心理都被折磨得崩溃了。
本来2017年以来张昆在家里相对安稳了,开始在网上努力做点小生意,但是内心的不平总是会被勾起。这个现象并不是他独有的,只是每个人的表现方式不一样。针对自己遭受的迫害或酷刑,大部分人为了父母、孩子或其他原因,采取了委屈求全的态度暂图生存。但是身体心灵的创伤是每个人都需要认真面对的,控诉与忍受的张力问题,是任何社会转型中都必须面对的问题,无论韩国、台湾的转型,还是美国民权运动。
张昆对迫害、殴打自己的狱警在网上进行控诉,就是直面了问题,就为制度改进和公权力监督尽了公民责任。
张昆
近期舆论中令人扑朔迷离的江天勇、王全璋、谢阳在监牢里的遭遇,以及释放的李和平等人揭露的酷刑遭遇(这几个人全部是律师背景),再次将酷刑问题与依法治国问题提到了风口浪尖——人民民主专政是否意味着必须酷刑?而张昆是直接指向对自己实施酷刑的具体某人,这是张昆对社会政治伦理的挑战价值所在,因为制度体系最终是由人来执行的。
大家都知道木桶理论,水面是由短板决定的。同样,在这个社会里,只要有一个人遭受着迫害,整个社会都在遭受着这种迫害,没有人是幸免者。为了我们自己,我们要支持控诉。
在这个特别时期,我们面向公众发起募捐,为张昆筹集律师费。我们预算律师费用为10万元,募捐时间为7天。我们会及时公布账户进展。将来如果有盈余,将由张昆自己支配。
捐款通道:
1、银行账户:6222020200017327749(任天堂,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海淀西区支行)
2、支付宝:  18910534131(任天堂)
3、微信钱包:18910534131(任天堂)
监督人:丁家喜(13552789909)
2017年6月×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