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雄:二零一七四二九之反思

今年的四二九!提前一天赶到了灵岩山下,其时心里当时就有了个大致的次日行动规划,四二八当晚集合了已赶到现场的人,微微失望的是总数只有七八人不到,大概说了一下次日的行动计划,就寄望四二九当日,会有更多的人赶来山下集结行动助势了。

可是当夜睡得太晚,次日醒来已早上八时左右了,看到几个末接电话明白又已有人赶来集合,匆匆走出住处,相继汇同一路赶来的人,总人数才也才十几人而已,遗憾之余只得一同出发我冲在了最前面,意料中今日会发生的所有事情,也一如即往的,沿山公路很长一段距离,及多个进山入口,都是一群群警察在严密把守戒备,知道一如即往今天是上不了山的,知道今天与之僵持对峙的结果就是警察动手又抓人,但即来已无退避的选择,坚决与之抗争反对围堵上山路线的态度,也是我们不会妥协退步的立场。

一路旁若无人疾步前行,视而不见与不时三五成群站在路边戒备的匪警们擦肩而过,身后的兄弟们亦紧步跟进,并无拦阻我们闯到了山下通往林昭墓的入口,这一道已被大群匪警严防死守,并拉起了把入口封死的警戒线,

我们刚刚冲到警戒线前,大批匪警和几个匪首模样的人就围住了我们,一个匪首模样的人对我们说,今天不准上山,这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你们最好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就抓人了。我历声回应,法无禁止即可行,你们是执法警察,你们能拿出哪一条法定条文,可以证明不准我们上山,我们马上回去,否则我们今天就一定要上山,也可以接受你们分批安排我们上山祭奠,不准上山我们也决不回头,要抓人随便。

孙涛李原风等几个兄弟也各自捉对与些看是头目们的匪首们激辩,现场已闹成一团,我吵累了,就地坐在树荫底下打算歇歇,刚坐下,一个看是大头目的匪首喊了声抓人!围在我们身边的匪警们立刻向我们几个扑了来,怕都在和匪警们撕扯的几个兄弟现场吃亏,我拉开已抓住孙滔的两个警察,喊道都不要动手,我们跟你们走,你们要敢动手,今天有无数人在网上关注这边现场,事闹大了你们也负责不起的,说完我首先走向了停在旁边的警用大巴,在大批匪警的包围下,兄弟们也不再僵持,先后三个兄弟,孙滔龚新华与另一个自已上了中巴,透过车窗,我看到另外几个兄弟已在向后避开,这样也好,警车迅速拉着我们四个直接就到了木渎派出所,再后来,外面的情况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陈剑雄  待续总结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