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有勇敢方有自由

与贺卫方相识,完全是个偶然。一次,我和初中同学高宽众聊天,说到贺卫方,禁不住流露出景仰之情。我说当今之中国,还有那么一批人,堪称为脊梁。他们在维权护法,为受害者与受难者鼓呼时,不仅勇敢,而且还善于抱团。如遇践踏法律之事,有人挺身而出,有人遥相呼应,甚至不惜冒坐牢之危险。贺卫方就是其中一员,或者简直可称旗帜了。

高宽众见我对贺卫方如此推崇,便说:“下次来北京你提前几天说,我约他一坐。”“能行吗?”我疑惑地问。“当然行的。”高宽众很有把握地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他是我大学同学啊。”“噢。原来如此。”我有些喜出望外。

适逢要在北京签售长篇小说《鸟镇》,我便提前几天进京,并给高宽众叮嘱,让他约贺卫方一坐,最好是能请他参加我的《鸟镇》签售仪式,当嘉宾。

高宽众说好啊,当即便将电话打了过去。不巧的是贺卫方这时正在武汉讲课,12月18号的签售活动肯定是赶不回来,最快估计到19号了。同学又问我:“你是什么时候回去?”我说19号。同学便又问:“能否推迟一天回去?19号贺卫方回京,晚上一块儿坐坐?”我赶忙说:“好啊。”

饭局设在了北京中关村的“眉州东坡食府”,我和高宽众先到,他拿出事先买好的《鸟镇》,让我给赴晚宴的一人签一本。签到贺卫方时,我多写了一句话,即原出《诗经》,后被《史记》引用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刚签完,贺卫方便进来了。

他鼻梁挺直,下颌方正,两只眼睛清亮睿智,体形不胖不瘦,举手投足,一派年轻状。要不是他两鬓斑白,我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已年近花甲。由于节令已近严冬,他戴了一顶黑色有檐的帽子,加上花白的短髭,便俨然一个捷克思想家哈维尔了。

晚宴一共九位客人,除我之外,都是西南政法大学的同学。有搞研究的,有教学的,也有在党政机关任职的。真是喜上加喜啊,出席晚宴的客人中竟然有陆文夫的女儿。陆文夫可是我的文学偶像,他的《小巷深处》《小贩世家》《美食家》等,都是我曾反复读过的作品。

尽管是同学,气氛十分地友好,但仍然能感觉出贺卫方是中心,只要他说话了,大家的眼睛就会转向他,静静地听他说话。我从小在“黑五类”阴影下长大,后来又喜欢研究问题,写杂文,慢慢地脸上表情多显凄苦。朋友曾戏说:“你这是一张农科所专家遇到了病虫害的脸嘛!”我多少有些认可。这次进京签售,又遇到雾霾,心情自然不畅。

然贺卫方的乐观向上,活力弥漫的气场感染了我。他说:“人要学会苦中作乐。今天的雾霾是这一轮中最严重的一天。人到极度绝望时,反而有一种释然和解脱。也只能这样了,不这样你又能怎样?躲不过,逃不脱,你看那位宣称‘提头来见’的市长不也耷拉个脑袋离职了?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吸霾百姓也只好听天由命。不,应该更积极一些,敞开命运的咽喉,向着那色彩迷人,如梦如幻的雾霾之海,相拥、冲浪,两学一做,销魂荡魄。”

他的幽默使开场有了笑声,也使大伙儿暂时忘了雾霾。陆文夫女儿接着贺卫方的话说:“是的,我们就是要刚强一些,勇敢一些,我们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谁让我们是法校毕业的呢?我们再脑残了,中国那就彻底没希望了。”随后她又讲了一个故事,让在座的人感动了半天。

她说,她在微信中转了一条贺卫方的话,朋友圈便有人扬言,要来砸她家的门。她马上回复说,我现在就把小区的位置图发给你,再把门牌号码发在微信上,你来砸吧。

她讲这话时,字正腔圆,美丽的脸上洋溢着正气。不愧是当年给党提建议而被打成右派的陆文夫之女,也不愧为法学界的翘楚。她的这种行为是需要何等的勇气啊。一场足球踢不好都会被极端分子暗杀,现在国内有那么多的人仍然在追随那个躺着的人,你能保证他们中间没有极端分子?所以说,勇敢是当今社会最优秀的品质,为正义呐喊的勇敢更是第一品质。如果雷洋案没人跟进,聂树斌冤假错案没人说话,食品不安全没人举报,强拆强征没人反抗……那中国还有希望吗?

我写这篇文章时,正是早晨六点,北京的窗外一片迷茫,雾霾浓得让人窒息,室内的空气净化器彻夜呼啸。对于政府,治霾只剩下“限号”一个措施了;对于民众,躲霾只剩下“外逃”一条路了。那些天,坐飞机出逃的,坐高铁出逃的,自驾出逃的,方式不同,目的一样,那就是离开京城,去找一个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那情形,犹如躲避战乱一样。

真是悲壮啊!悲壮的同时又是一种绝望。但那天晚上与贺卫方的聚会,让我鼓起了勇气。他们都是一帮趋于花甲的人了,然忧国忧民之情不减当年。那都是一些法学家,也是一群“国脑”级的人物。他们在席间谈笑风生,斗志昂扬,用法律的眼光看社会,看事物,看国家,看执政党政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国要实现法制国家,重点不是如何立法,而是如何守法、执法。有法不依等于无法。因此,律师应是担当这一重任的砥柱力量。

面对他们的讨论,我瞬然觉得,这些年,中国的律师真是勇敢,为维护法律的公正赴汤蹈火,前仆后继,一批一批被关进去,一批一批又站了出来。如果其他行业也是如此,那么,中国还是大有希望啊。这是但丁精神:“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也是谭嗣同精神:“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不昌者也。有之,请从嗣同始。”

短暂的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也到了我与贺卫方说再见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我的拙著《鸟镇》。我对贺卫方说:“刚出版新书,正好借您的大名宣传一下。您拿着书,让我拍个照。”贺卫方说:“好哇!”便把送他的《鸟镇》拿过来,摆出一个当年红卫兵手捧红宝书的样子。我一看此情此景,心中禁不住一热:这也是有着几千万粉丝、文章经常出现在新浪头条的大咖呀。他面对强权坚硬无比,而对朋友竟如此温润。

聚会就要结束了,贺卫方说:“把杯中的酒干了吧?”大家说好。然而有一人杯中无酒,同学们便说再开一瓶。贺卫方说:“到临界点了,不能再喝了。我来解决这个问题吧。”说着,便把酒瓶平躺在地板上,用脚一下踩掉瓶口,然后拿起没有瓶口的酒瓶,斟满了那空着的酒杯。这是一个很小的细节,或许在有些人眼里是微不足道的,然而却让我记住了,它使我看出了贺卫方的节制与理性。

他的维权,一是有利(为法治进步(原文为“制”小编改为“治”)),一是有据(讲逻辑与证据)。面对强权,我们别无选择,必须要节制与理性。强权不理性,我们也不理性,那就又坠入“造反、夺权,再造反、再夺权”的恶性循环。中国专制两千年历史,不乏盛世,也不缺伟人,缺的恰恰是理性。由暴政到暴民的极端社会,逐渐过渡到平安理性的社会,必须要靠我们每一个民众的努力。要强权理性,我们首先要理性。

干完杯中酒,有人摇晃了一下,贺卫方连忙扶了一把,然后说:“不敢晕倒。”大伙顿时哄堂大笑。我不知缘故,懵懂中一头雾水。高宽众对我耳语说,这是一个典故。讲的是同学中一个在位高官遇“风波”的故事。说大伙儿头天晚上商量好,第二天要上街,这位哥们儿突然在临出发前晕倒了。贺卫方对此曾有经典评论,说,一个政客在政治上不能清楚判断时,最高明的办法就是晕倒。

真是妙语连珠啊。这个考入大学时曾被误认为女生而将宿舍分在女生宿舍的人,这个随时可能被嫖娼、被消失的人,却一脸朝气,身上洋溢着对生活的热爱和浪漫。这个冬天,或者说,今后五十年的冬天——当局这么说,都会有此起彼伏的雾霾,连绵不断的雾霾,浓度日增的雾霾,我们怎么办?最近微信上正在流传《百位公知迎新寄语》,贺卫方也在其中。他的寄语是:“无自由无幸福,有勇敢方有自由。”

有勇敢“方”有自由。这是贺卫方之精神,也是中国每个公民所应持有的精神,幽默,理性,积极向上,勇敢斗争,维权像肌肉一样需要持久性地锻炼,自由也来自于我们每个人的不屈不挠。

2017年元月3日

转自:北京东书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