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雪成:人生若只如初见

许志永

心仪已久,无缘相会;今年暑假,终于成行。

先不说火车上的煎熬了吧,那拥挤、那窒息、那无奈、那绝望,烙印过深,竟差点把原物损毁得无影无踪。

也不必说找你那颇为不易的过程了吧,出租车司机居然也不知道那地名,在雨帘中钻来钻去,怀着对和你见面的向往,我强压烦躁、故露轻松。

后来打了无数只电话,在一个什么环路、一个什么胡同反反复复、进进出出几次以后,终于找到了你说的那个地址。

但我还在徘徊,因为临街的一面竟然只有玻璃窗而没有门!看得见你,却找不到其门而入,无法与你相见、相谈、相恰、相欢,那是何等的焦急啊。还有什么比人在咫尺间、心隔天涯外更令人痛苦的呢!

又绕了很大的一个弯,我已经站在门口了,但不知道那一堂济济人群你身居何处。

我知道你的名字,那是在若干年以前。

有一个叫孙志刚的大学生在广州找工作未果,盘缠用尽,只好流露街头。广州城管把他收容以后,丧尽天良竟把他殴打致死!那是一条鲜活的人命啊!他父母如何含辛茹苦把他抚养大,他自己又如何刻苦攻读考上了大学?哪怕他真是一个乞丐,伸手要饭、无家可归,但他也是人啊!作为一个同类,而且还是在自诩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怎么可以把他的生命权利肆意剥夺?!

面对这种惨无人道的恶行,有三名博士拍案而起,直接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立即修改恶法。

这其中一个,就是你。

你的正义之举深深地震撼了我,从此以后,我就开始关注你。在网上搜索你、下载你的文章,牵挂你的事业、支持你的行动。

当然也有了你的照片,当时就想马上能够见到你。

因为我一直在寻找,什么人是我一生中最心仪的人;我也一直在探索,什么事是我这一辈子最值得去做的事……

这一天终于到了,那是2010年8月20日。

我打了你的电话,你大步流星来到门口,你把我的手紧紧地握住,脸上是谦逊、自信的微笑!

你的名字叫许志永。

本文发布在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