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品健:拿出实际行动,坚决反对酷刑!

一、酷刑为何阴魂不散?

促发我对酷刑有如此切肤之痛的、是谢阳被酷刑案。刚开始时,我认为酷刑离我们很远,传说中的刑讯逼供只不过是发生在传说中的像聂树斌案这样的案件,似乎永远都不会发生在我们身边。但经过对谢阳律师被酷刑案的关注,我才发现,酷刑原来就在我们身边,时刻都可能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个案件。

酷刑为何阴魂不散?归根结底是我们反酷刑的态度不够坚决,以至于实施酷刑者能够如此肆无忌惮地针对一些犯罪嫌疑人实施酷刑,特别是在侦办政治犯和良心犯的过程中。谢阳遭受酷刑的事件被北京陈建刚律师曝光之后,又有很多人站出来纷纷指控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员也曾对他们实施过酷刑,如李春富律师、王清营等。可见,司法实践中的酷刑问题,是我国法治建设过程中急需解决的问题。不拿出实际行动来彻底解决酷刑问题,酷刑问题就会使中国法治蒙羞,更让“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精神落空。

二、我们应以什么态度面对酷刑?

面对酷刑,面对如此反人道的酷刑,我们应该态度坚决地反对之。但遗憾的是,自从春节前谢阳律师遭受酷刑的经过曝光之后,至今未见官方采取什么正式行动对事件进行调查,这让我们这些深切关注中国法治建设、深切关注人权保障的法律人士非常寒心,以至于不得不发出一次又一次的呼吁。然而,相关领导的态度让人莫名惊诧。

针对实践中发生的反酷刑浪潮,针对民间反酷刑的呼吁,上级领导不是以查清事实、惩治实施酷刑者的态度面世,而是三令五申地要求删贴、要求停止呼吁。我之前发表了一篇《坚定不移地反对酷刑》的文章,但领导的领导、上级的上级却一再要求我删除该文。这让我非常迷惑:面对如此惨无人道的酷刑,我们到底该反对还是该支持?面对如此灭绝人性的酷刑,我们到底是该声讨还是该纵容?在是非如此分明、善恶如此明辨的事情面前,领导的领导、上级的上级的如此态度和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实在让人不解!

三、律师以实际行动反对酷刑

但事情似乎并未让人如此绝望,在律师界,仍有不少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的勇猛之士敢于以精卫填海的精神反对酷刑,比如葛文秀、蔺其磊律师,以及葛永喜、庞琨等律师。

2017年2月22日,葛文秀和蔺其磊律师来到谢阳遭受酷刑的案发地湖南长沙,向有法律监督和管辖权的长沙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要求依法追究涉嫌对谢阳实施酷刑的被控告人尹某等人的刑事责任。尹某等人涉嫌对谢阳实施酷刑,在刑法上应当涉嫌暴力取证罪和徇私枉法罪,这两罪依法应当是检察院受理管辖,但在其出具的《回复单》中却要求葛律师和蔺律师向公安部门反映,并将“信访材料”转送长沙市公安局,实在令人莫名其妙。

第二天,即2017年2月23日,葛永喜律师、庞琨律师律师,同样以实际行动将反动酷刑进行到底。他们两人以受害人的身份向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实名控告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李某伟等人涉嫌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暴力取证等犯罪,并要求检察院立案侦查。但遗憾的是,负责接待的检察人员却说,将会把控告材料转给长沙市公安局纪委。两位律师认为:转交公安局纪委的行为违反了《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工作细则》第10条的规定,即不能将控告检举材料转给被控告人。这明显是在推诿搪塞,明显违反依法治国方略。

反酷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反酷刑的决心也不是一次两次的挫折而被消磨,更不会因为一两次的阻挠而退缩,反酷刑是我们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一部分,将反酷刑进行到底是每一个良心未泯的人应尽的义务,也是我们每一个人——人之为之的根本。

转自:正义法律人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