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剑:警惕民运圈两种思潮的极端异化

 

顾剑

在这个以追求民主自由为目标的圈子里混迹久了,偶尔也会厌倦,毕竟不是圣贤,神经也不太够粗大,加上先天基础薄弱,恶补一些皮毛,常常不求甚解以至于表达含糊直至受者这里的南辕北辙。这里想说的两种思潮,前一种早在公义二群的时候就已经深刻领教,而另一种与之相对立对应的则是近一年来才慢慢领教竟数次至毛骨悚然。

在中共当局强势高压的被镇压预期下,这两种思潮的产生本身不足为怪,说白一点,两种思潮分别是盼明君和盼大侠,这两个盼有放弃自治寄命运于他人自不待言,但想来必然有太多人的不认可,所以请允许我慢慢道来。盼明君的思潮表达为今上先党内集权后社会放权、社会正在进步要给当局时间、不要激进提防专制轮回等;盼大侠的思潮表达为官员都是罪犯进一步则是体制内再进一步则是全体党员继而形成唯暴力革命转型论等。如果观点到此为止,毕竟无伤公德,像我这样促狭的也就讥笑而过,而宽厚的必定会对此宽容和理解,但既成思潮就绝不会是孤立的思想,如果不能以普世价值的公平、正义、自由的原则作底线的话,同类思想交互下必然会异化成,为自己懦弱而辩护的各种伤及民运事业的,公德败坏甚而是犯罪的言行。这两种思潮的本质都是源自人性的软弱,所以相互之间在思想上可以无痕转换,与其说是两种对立的思潮,在无限异化后不如说是同一种人性之恶。

因人性的软弱而又没有普世原则,盼明君思潮终于异化成了“质疑派”,此处质疑派之质疑是及其狭义的讽喻,质疑精神的求真求知在这里成了只为矮化行动者而以“质疑”面目出现的动机论阴谋论之集合,又因共有的自我辩护需求以及法不责众的思维而朋党群攻,所以我称之为“质疑派”。盼明君思潮异化为“质疑派”,我不过感觉心灰意冷罢了,但当盼大侠思潮异化成“口炮暴力党”后,却在心灰意冷之余更增添了洞见末世的恐惧。“质疑派”攻击一切行动者以及一切与他们意见相左的学者和公知,而“口炮暴力党”的出现是他们最佳的反面教材,由他们而推断出所有不同意见者的动机皆为夺权逐利博名,由此思潮而引发的撕裂厮逼根本不必我举例说明,大家都有目共睹。“口炮暴力党”,口炮顾名思义以口为炮者是也,暴力在言论层面虽也会被引申为语言暴力,但暴力究竟为何想来已无需我来赘述。我想说的当然不是引申意义上的语言暴力,而是怯于行动,由是而盼大侠,继而如“质疑派”般因自我辩护需求而朋党。恍惚间似乎看到了竹签钉入了我的喉咙,射钉枪透背而入。坦白说官员、城管、警察等的被杀,我内心也会欣欣然,总有一种让我无法抑制的,“正义虽然迟到但总算没有缺席”的遐思,但细思下不过是底层的互杀,于墙于真正的肉食者并无任何的损伤。让我毛骨悚然并夜不能寐的是前面提到的全体党员都是罪犯,异化成“口炮暴力党”后进而得出该杀进而得出家小也该杀的结论。我们都知道中国大陆所谓的体制内外,只是指纯依靠体制吃饭和不依靠体制吃饭的区别,而并不是指这个体制跟体制外的其他人无关,这个体制体制化了所有人,只要你还没有用你的行动完全站在这个体制的对立面上,那么你就是体制的一部分,体制的恶其中就有你贡献的一部分,那么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家人们是不是也是罪人是不是也该杀死呢?尤其让我不能接受的是不择手段推墙(体制)论,只要推墙可以无所不用其极,那么请问你到底是在推还是在砌?我们要推倒的不正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奴役我们的墙吗?推倒这堵奴役我们的墙,墙外应该是自由,你用所谓的“体制外阶级”这种专政的手段来推墙,这墙外还能有自由吗?行动挨刀由人去,“治病救人”方在我?这样的人一百多年来早已见惯,我还要重蹈覆辙许以同道,后背相向吗?

这两种思潮的潜在逻辑不外如是,前者力图证明行动者都是投机份子,所以不与你们合污(不行动);后者力图证明行动者的非暴抗争无用、非明确政治运动无用,所以我不作无用功(不行动)。对于“质疑派”和“口炮暴力党”以及拥护者们(其质一致别在程度),请你们拿出行动方案实施步骤并身体力行起来,因为你们所无视乃至鄙视的非暴力抗争的那些先行者们,他们不仅画出了政治蓝图,并明确了由近及远的实施步骤,这在许志永、唐荆陵、郭飞雄、秦永敏等人已经面世的文章,以及具体到个案的行动中都得到了体现,虽然因此而纷纷身陷囹圄。成功的路也许有千万条,但不行动而成功的先例请恕我孤陋寡闻,欲成为受人尊重的人,请先自重。

前面说过因本人先天基础薄弱,勉强谈思想难免言不及义贻笑大方,但并不影响我渴盼和平转型并愿意为之努力的决心。在此呼吁有志于追求自由民主的同仁,用普世价值作底线,人权至上,不以预期的动荡而动摇我们追求和平转型的努力,以此共勉通力合作泽被后人。

南通公民顾剑(电话13814820644)

2017/1/19草
于2017/2/8重新订正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