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东生:心苦帖

本月14日一18日山东行,代张婉荷为英雄丁汉忠送饭500元,哈尔滨鞠邦宇100元,赴广饶,泰安为刘星送饭,因刘星刚到泰安,个人信息没到狱政科,无法接见存钱。白跑。牛领钗为李燕军,姚建清各存100元,张婉荷给每人存200元。这只是跑跑褪。17日旁听丁汉忠案庭审,遇到匪共摆出更加邪恶的阵式,这里就不多说丁!

16日上午接律师电话,赵桂荣被判三年,头轰的一下就大了,脑海中浮现出认识赵桂英的一些事情。  15年3月一次旁听后,在离去时公交站台上,宁惠荣大哥介绍赵是我老乡,一交谈才知我们是邻居,我就坏坏地说了一句,跟我去苏州旁听范木根案开庭吧,没想到赵很爽快的就答应了,问什么时候走,我说马上,我们一行数人就坐火车到了苏州,庭外旁听了范木根案,刘星因拉横幅被拘,我们又去拘留所看望刘星。4月底又去祭奠林昭,5月去庆安寻找徐纯合遇害真相被拘十天,后来赵桂荣又多次旁听公共性案件,为他人讨薪等事情,十月二十三日起诉庆安5.18案哈尔滨公安对其拘留行为违法,十月二十六日哈尔滨公安将赵桂荣上网追杀,同月三十一日赵在北京南站被抓。坐牢14个月后于17年1月16日被以寻讯滋事判刑3年。

赵桂荣被抓后,东北维权人士为赵桂荣募集二千多元义款,每月为赵存款二百元,上月义款已没,春节已近,尚无钱为赵存款过年,看着“良心犯”都有人为其存款过年,明信片拜年,我就想赵桂荣做的这些事,真的是“没良心”吗???我个人反思,我认识赵桂荣后,和赵做的事,让赵陷入牢狱之灾,我又无力为赵桂荣做点事,以慰其心,我自责,我以后真的不愿再坏坏的和别人说一起去“旁听”吧!去庆安为徐纯合之死寻找真相吧!!!因为我无力‘承担后果’。因为我们维权人士无论做什么,被打压时的罪名都是上访罪,是‘没良心’的!不能像良心犯一样被民主社会认可。庆安回来后,朋友们问候一声辛苦了,我们都快乐的回复一声不辛苦,今天我要加两字‘心苦’

孙东生草笔于北京

17年元月20日小年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