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领钗:高墙内外(刘星13日转到泰安监狱)

老道刘星

一:近几天北京的雾霾悄悄退出,割肉的寒冷独占大地,太阳散发着不再霸气的光线,好像大病一场,虽说虚弱也让人有种久别重逢的爱惜。

14日晚上11.47分,从北京开往潍坊方向的火车上,带着大包小包回家的农民工、拉着皮箱放假的大学生,很多没有买到座位的,随意地或站或坐在每一个角落,开始了愉快而艰难的归程。
孙东生、姜建军我们三人也开始了难以愉悦而必须的、还是无法预料结果的旅程,去山东、去广饶看守所、去为判刑两年的老道刘星送饭。

马上就要春节了,我们生活不舒心但还自由地与家人团聚,而这些良心犯要在黑暗的监狱里度日如年。

冬季深夜里的火车,下车的人多于上车的人,车厢里越来越空闲,没有座位的陆续找到了座位,想躺着休息的也有了整个座椅的位置,劳累的旅途释放一点点困倦。

而我几天的劳累又两个晚上未能休息好,双腿胀疼、倍感无力,头晕脑胀,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就这样在无法言说的难耐中,于15日早晨的7点20迷迷糊糊到达淄博。

我们三人没有出站,在站台通道里等待一趟8点45分路过东营的普通车。高悬的通道,冷风阵阵吹过,多个的摄像头照向不同方位。我们一会在天桥上,一会在下面,不停地打开手机确定时间,惦记着要乘坐的车次,8点半已过,比这趟车发出时间晚的多趟车都已准时开出,独独我们要坐的这趟车不来临,我们再也无法安静站立等待,一颗心七上八下简直要蹦出来,盯着的显示屏上不断更换的车次,还是没有我们要乘坐的火车。

开始相互宽慰:这是慢车,可能误点了。

终于,9点多迟到半个多小时的火车慢慢腾腾走来了。

中午12点,在急切的心情中到达了东营,老旧简朴的车站,萧条的街道,希希寥寥的商铺,飞驰的车辆没有堵车的烦恼,若问路也很难找到行人。远方隐隐约约、林立错落的高楼证明了这是东营的老城。

早饭和中饭合二为一碗面条,几经问讯连奔广饶,得知广饶看守所离广饶汽车站20多里地,为了赶时间不能再算经济账单了,打车到看守所,嗷,我的兄弟老道就在此受难。

今天星期天,弱弱傻傻的阳光不足以制服三九天寒冷的蛮横,近在咫尺而不能相见的悲凉,厚实的羽绒服不足以抵御。野外的看守所高高的围墙,周围没有邻居,没有房屋,门前没有车辆与行人,光秃的杨树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看守所不大的院里安静地停着三辆车。

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快步踏进看守所值班室:揪心的疼痛中稍稍的安慰,深远思念中的一切所做都有所值……多种滋味的眼泪不期而至。

和值班员打过招呼,我们提出为刘星存钱,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刘星于前天也就是13日转到泰安监狱。

接着是纳闷、失望。

值班员把泰安监狱集训队的电话告知了我们。

失落感、无力感涌上心头,举目四顾、茫然困顿……感到自己真的老了、力不从心了,当年的不知疲惫、快捷与主动已经无影无踪。

必须尽快重新安排行程,这是要马上做的。

出了看守所,又坐上出租车,因为人生地不熟,我们三人在车上一边商量一边参考司机的建议,以最快速度从广饶看守所赶到淄博,今晚从淄博到泰安,明天上午去泰安监狱,下午再到潍坊。

再过半小时,我们将坐上19点46的K208 次列车到达泰山站 。
——元月15日19时.

二:15日晚上将近10点顺利到达泰安,当地朋友已经在‘锦江之星’为我们预定了房间,这一次,我们该洗去这一身的困倦了。

岁月无情,已过半百的我们,奔波一天都非常疲累,尤其孙东生:多种疾病——心脏病、糖尿病……,身体内脏发烧,总是一杯接一杯地喝冷水,没有力气、走不动路,我们要不时等他赶上来,他痛苦的表情显露出他是多么难受,平时的说笑让病苦压抑着。

他做的一切让人感动:他的细心,使他无时不想着每一个弟兄,尤其是高墙里面的良心犯,并以行动努力践行着他的关爱,可是他这糟糕的身体,实在承受不了这非人的艰苦生活——因为经济的制约,吃最简单的饭,舍不得打车,有时走很远才有公交车,等等意想不到的困难。

看到他的表情,如同我在受病痛的折磨,无论姜哥怎样幽默的话语,怎样地活泼气氛,也撩不开他的满面愁容。

如果有人能够代替他做这些,如果有更多像他一样尽责的弟兄,该是多么的欣慰而荣耀!

早晨6点天发亮了,多么地不情愿动弹也不能随性,也要强迫自己起床。

我们以最快速度走出旅馆,吃饭、问路、找车,倒了两次公交车,又步行500米,终于到达起伏小山坡里的泰安监狱,周边是土石混杂的不平山地,大块小块,青色、白色、红色……,没有树木,枯黄的杂草疏密不均地覆盖着露着碎石的坡地。

来会见坐监的家属很多,他们很熟练地刷卡登记,在两个窗口前办理会见证。

轮到我们了,提供要会见的人员,问清楚我们与刘星的关系,告知我们:“没有这个人,只有亲属才能会见。”我们说明刘星是一个孤儿,我们做朋友的就是他的亲属。

孙哥隔着玻璃,把与集训队的通话录音放给他们听,并说:“有这个人,13号从广饶看守所过来的,你们相关人员给予了答复,可以安排。”

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回答:“没有任何信息,无法会见、存钱”

在他们空闲时间,几次诚恳与之沟通,无一点进展,他们甚至有些不耐烦了。又几次打集训队电话,只让我们与会见处申请,而会见处又以没有信息不予办理。

就这样僵持着、思考着,又电话恳请几个山东朋友帮忙,想尽一切办法无果。

送饭多少是小事,主要给他鼓励,让他知道:我们没有忘记您,等您出来!

踏着这绵延起伏的泰山远脚下的小路,背着这沉重的无奈、怀揣着阴灰的茫然,离开泰安监狱,离开泰安,尽快赶往另一个目的地——潍坊市昌乐。

牛领钗
16日15时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