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经华:难忘成都新津看守所

根据原定计划,12月27日上午在成都,看望陈云飞的妈妈;下午,去新津看守所、双流县看守所。要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为政治犯陈云飞、王 飞(海底哲龟)送温暖。

不让政治、良心犯在监狱里孤独和寂寞,是我们在监狱外面朋友的责任。计划给每人送300元现金,表示我们的一点点心意。然后,在6点左右赶到双流国际机场,乘坐MF8454航班飞机返回长沙。时间排的满满的,成都的朋友小冯主动驾车全程陪同。

下午,3:0到达新津看守所,没有料到,新津看守所刁难我们、不按规矩办事,冷漠、回避、不给我们办理相关手续。

开始还可以,门卫查看了我的身份证,登记以后,告诉我们送现金去办公室办理。办公室,2位警察在上班。

当知道我们是给陈云飞送现金,态度就变了,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警察说:“不可以送钱”!

我说:“买衣服,袜子等等东西送进去可以吗?”

警察说:“也不行”!

我说 : “为什么?”

警察说:“有新的规定
” !
我说:“那我们看看新规定”,我们坚持着。

左边那个警察说:“他有钱,没有必要给他钱,他的帐上,有4000多元,每个月消费不能超过500元,有许多的人给他送钱”。

我们说:“那不一样,我们从湖南过来的,千里迢迢,来一次不容易,我们和陈云飞是朋友啊,这是我们的心意啊”。

他们态度极为冷漠,就是不收钱,两个警察离开了办公室,都到前面的门卫那里去了,不和我们谈了。

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你们没有热情,如此冷漠,你们要文明执法呀”?

不回答我们。

办公室外面的公示宣传栏里,右下角就明明写着,可以给在押人员送钱、衣服、袜子等等物品,当时就有2个女的,给他们的亲人办理送东西的手续,这不是看人办事吗?给陈云飞送饭就不行?

这是对良心犯的政治迫害。

我们这么远跑来,不能就这么离开啊,我提出要见他们的所长,所有的警察都不理睬我们,没有一个警察回答。

在看守所里面,我没有办法,只能大声呼叫:“看守所所长,你出来!”几乎是命令似的一次又一次的大声呼叫,没有人回答,没有人理睬。

我大声叫喊:“你们吃人民的饭,砸人民的锅”?! 还是没有动静……

看到从外面进来2个警察,一男一女,朝里面走,我把他们喊住:“美女,请你帮助喊一下看守所所长出来”,她说“什么事?”,我说,“我要给一个在押人员交钱,他们不收。”

看守所里面出来一个警察:“什么事,什么事?”我一看,他只是一个协警,我没有和他谈,我说:“你是一个临时工,你来干什么?把你们所长喊来”他离开了。

我很生气,大声呼喊:“新津看守所不是依法办事,对抗依法治国” ?在那边学习的武警中队,也往这边看。

我没有恐惧,继续在里面大声呼喊,“你们吃人们的饭,砸扎人民的锅”?!

就这样的僵持着……

过了好一会,里面走出来一个警察,要我们去办公室谈,大概就是看守所所长了吧。身上挂着一个”共产党员”的牌子。

我直接说:“陈云飞是我们的朋友,从湖南赶到这里,给云飞送钱,补充一点营养什么的,你们的警察缺乏人性,不给办理。”

他解释了一会,同意每人存入100元,就这样办理了有关手续,小冯也存入100元,刚好300元。

这是我第二次来新津看守所,想起了那一次的情景:2015年9月15日下午,也就是这个时候,4点多钟,我和李化平来这里给云飞送饭,门口的警察说:“这里没有这个人”,我们说:“有,一定有这个人,”他们回答:“已经转走了”;我们追问:“他转到哪里去了?我们不相信”,突然发现,他们是协警,是临时工,我说,“你们不是警察,把你的警察喊出来”,才来了一个警察,我们说来给陈云飞送钱。警察说:“你们和陈云飞是什么关系?”化平说:“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在安徽坐牢的时候,他千里迢迢来合肥给我送钱,又到我的家乡湖南,看望我的80多岁的母亲,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警察说,“他有许多钱了,不要送了”。我们说:这么远来了,那就少送一点吧,警察同意了,我和化平每人只给云飞存款89.64元,警察不同意,只让我们2个一起存入100元,因为,晚上还要去看望云飞的妈妈,我们就匆匆地走了,那是我第一次来新津看守所。

这次来新津看守所,回想起来,和上一次比较,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他们总是说假话,说瞎话。盛气凌人,好像他们了不起,其实,他们只是看家护院,起了一个鹰犬的作用,自不量力,愚昧、愚蠢,缺乏人性。

在新津看守所,折腾我们一个多小时,我们离开看守所时,在马路上拍一张合影留念,2个门卫也干涉,把李志国手机里的、许多与看守所无关的照片、视频和录音强行全部删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4点半了,去双流看守所已经不可能,他们肯定下班了,去了也白去。一起商量:去双流机场,冯玉熙把我们送到机场的入口,感谢成都的朋友,感谢大学生帅哥冯玉熙,和我们一路同行,共同见证!

大约8点,我们开始登机,我的座位正好在机翼上的窗口位置,当飞机升空时,突然产生一个念头:如果我在北京,我要告诉习近平:“现在 ,我们是个警察国家,依靠警察暴力维稳,我们的国家会更加糟糕”!

湖南公民:  欧阳经华

2017年元旦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