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文薪:《我们律师》之一

燕薪1_副本

人总是一种易自满的动物,特别是面对夸赞时。尤其是我们律师,毕竟这是一群自信而骄傲的人。

我们律师,在这个特殊的时代,收获的世人赞美远超我们的付出。

可是,我敢举牌吗?不敢;我敢游行吗?不敢;我敢上街吗?不敢;我敢组党吗?不敢。
我必须直承我的懦弱。

有人说律师的天职不就是代理案件吗?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过度夸耀和拔高的呢?
我们是一群崇尚法治的人。但我们必须承认,在今天的中国,个案推动不了法治,因为专政本身就是反法治的。

我们律师,只有超越了对个案的揄扬和自我欣赏,才能超越我们的小共同体特质,而将自身命运升华至与这片土地的转型同呼吸的高度。

只有那些切实地以推进民主实现宪政为目标的志士仁人,才是真正对未来的法治贡献最巨的人。

而这些牺牲者,要么正陷牢狱,要么曾入囹圄。我们律师当中那些最优秀的个体,最高贵的灵魂,正是这个伟大群体的重要构成。面对他们,我们这些依然悠游在外的人当自觉汗颜,因为我们心中常怀怯懦。

世人予我们以激赏,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有期许,更因为他们在我们身上,投射了他们的想象,甚至幻想。那些我们没有的,当自承;那些我们稀缺的,当自觅;那些我们恐惧的,当自省。然而,我们终不能自欺。

这个国度,最伟大的律师,必是经历牢狱的。余外的我们,都只是卑微地活着。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