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雄:深圳杨美村公民聚餐遭大抓捕略记

temp_16112601086150

11月14号晚,居住在深圳龙岗区杨美村的几位公民朋友相约到五和餐厅聚餐。第二天中午,五和派出所两男一女拿着公民肖兵与李火焱的相片到该餐厅给服务员确认后,就去肖兵等的住宿地杨美村,把租住在二楼的邓洪成、肖兵、王威、沈力及到深圳借住该宿舍李火焱五人先行抓捕。丁岩、王军、董凌鹏则因联系不上他们,先后到宿舍找人,却一同有去无回,八人随即失联。

之后,王军尚在怀孕期的妻子自己或是与一位女公民去打听王军等人的消息,在龙岗区杨美警务室报案后,得到口头答复竟然是“王军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押。但此后,再无八人的相关消息,这与去年的709大抓捕律师事件是同一手段。虽然是同一手段,但人员却不同,因为这些公民既没有象那些律师、公民参与影响广泛的维权案件,也不是声名在外的公民领袖,等等。

虽然他们并非名声在外,但圈内人说圈内事,在圈内,他们似乎也是受到某些公民认可的。笔者也曾与他们中的一些人见过一次面,那是去年末,笔者网上认识的北方的一位公民朋友南下,他先在广州东莞等地走访,并无太大收获。因为他从中了解到,广州东莞圈内的公民朋友要么惧怕打压不敢见他,要么争吵过多,没有什么实事可干,等等。随后,他要到深圳去,其中要见的朋友就有邓洪成、肖兵等人。记得当时我也没什么事干,就顺便陪他去了一趟,因此,得以见到一众朋友。

当时,天气较为寒冷,大家就在他们居住的杨美村的出租屋的二楼烤火聊天。但大家仅仅都是一面之交,并不熟悉,因此,似乎也没太多话语可谈。毕竟大家谈民主之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中共抛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就有“民主”一词。但这二楼整一层里看上去居住了四、五个人,北方来的公民朋友见此,觉得人气可也是旺盛的,且没有之前在广州等地所见的争吵,相互之间和谐融洽,等等,对此可谓刮目相看,当面对他们大为赞赏。这次见面都是北方来的的公民朋友与他们谈一些民主圈内的琐事为主,并没太多可谈之处,我由于只是一名陪同人员,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就主要是旁观。

北方来的公民朋友行程紧,与深圳的公民朋友们见过一面后,不日即又北上。而我与邓洪成、肖兵等也没有再行见面。虽然大家都加了微信,但相互之间住所离得并不近,所以一年来没有再见过面,只是在微信上还能看到他们发的微信朋友圈等,就知道大家都还在天朝底下活着。活得好与不好,大家并不知道。而我自己,是活得不好的那位,没有工作,也没有救助,更没有免费医疗,又生活在毒雾满天、毒水满地、毒食品满街等的环境中……与天朝民众大同小异!

在天朝活得艰难不说,突然之间就见到这些一面之交的公民朋友失联,倒也是觉得错諤的。并且,去找他们的公民也一并失联,此事看上去虽然没709等事件的“影响力“,但其实也不简单。

从这个事件来看,有两个问题:一,中共到底是惧怕他们什么,要来这样大的动作?二,公民朋友在这样恐怖的打压之下,应该何去何从?

上面说了,邓洪成、肖兵等人能够聚居一起,还比较和谐相处,没有各地公民常见的争吵多、联络少,没有各地公民的某些“恐惧”感,并且还能与各地公民朋友通联聚餐,等等,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应该是害怕他们的类民主组织化,因为这样的聚居、通联聚餐等,表面上是毫无组织化可言,但却就是因为如此,在中共看来,必然是类民主组织化的,即使这样的“类民主组织”仅仅是聚居、通联聚餐、交流沟通,等等——没有干任何实际的现场围观、现场声援、现场举牌等等,但中共仍然感到威胁。

抓捕“类民主组织化”的“组织成员“,之前也曾经出现过,象张五毛事件就是其中一例。这个事件中,被抓捕的公民,也同样只在圈内大家略知,却并不象人权律师、民运领袖那样出名的。给他们栽的罪名则是团伙“颠覆国家政权罪”,甚至说他们欲“制造炸弹”……而事实上,张五毛等只是口头上聊到一些言语,并无实际的制造炸弹等的行为,警方拿出的“制造炸药的证据”非常无力……但张五毛已经逝去,一同被抓的公民也仍然系于监狱中,即使张五毛的亲人屡屡维权,却也被维稳拖延不理睬,此事了了……

较为出名的“类民主组织化”团队,则应该是秦永敏先生领头的欲到北京申请的中国人权观察团队、和平对话签名人(玫瑰团队),等等,其中“中国人权观察”是希望团队合法化的。但在中共当局把秦先生再度抓捕后,这两个“类民主组织”后续都没有什么进展了。

中共如此忌惮“类民主组织”,应该与其保护“政权”有关。中共成立共产主义“组织”武装夺取政权后,为“保护”夺取来的政权,一直是害怕有别的组织与其正面对抗,因此,中共不允许非由其“控制”的任何政治组织(现在的情况表明,包括类民主组织——类政治组织——也不容许)存在。况且,当今时代,中共在中国大陆已经民心尽失,与许多民众形成了敌对关系或准敌对关系,等等;在国际上,民主潮流滚滚而来,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这样的形势下,如果有个实力强大的政治组织或“类民主组织”建立起来,必然对中共政权有巨大的威胁!中共尚有“力量”之际,必然除之而后快。

这一次深圳大抓捕,是中共当局再一次对大陆公民的“类民主组织”发出明确的信号,而这信号,在民运圈就象只能“道路以目”了,否则,每个公民都很容易就被抓捕,不能有类民主组织化的聚集聚居,不能有类组织化通联聚餐,等等,才可以避开可能的眼前厄运。如此,道路以目的恐怖如大山压在每个争取民主的公民头上。

那么,公民朋友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当然,每个公民仍然可以在一些微信、QQ群里发些关于时事的新闻和闲谈言论,个人的总不会有组织或类组织化的嫌疑,另外,也可以做些系统化的工作如民生经济、反邪教罢学邪教的教育……等等的工作,这些既不会有类民主组织化的嫌疑,也关乎大家的切身利益,是可行的。

因曾经与邓洪成、肖兵等有一面之缘故,今见他们被抓捕而系于监狱之中,而大陆监狱环境的恶劣是众所周知的,适逢寒冬来临,更让人对他们的狱中生活感到担忧!

谨以此文记之,略表敬佩之情!同时希望他们能够早日出来,不致在监狱受到太多苦难!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