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参选人孙文广:告山东大学选民书

孙文广

我今年83岁,是山东大学管院退休教授,第三次独立参选人大代表。

有人问: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为何还要选人大代表?我的回答是:正是因为我有数十年的选举经历,我才认识到选举不透明、不公正,是个严重弊端。我要用参选方式揭露弊端,表达我要真选举。

1953年我考入山大物理系,那年11月,我刚19岁,第一次参加投票,上级安排的候选人我根本不认识,投票只是应付官差,画圈,(赞成票)。

那次投票,发生了一个震动校内外的大事。物理系一位老师,在另选他人栏中,写上了当时美国最有名的影星——褒曼的名字。结果惹了大祸,被定成“反革命事件”,公安机关侦查初步断定,投票者是物理系最著名的教授——束星北。

1955年开展“肃反”运动,束星北教授为此成了重点的批斗对象,戴上了“反革命”的帽子。57年他被打成极右分子,这件事对我震动非常大。

“文革中”我被定了“反革命罪”,关进监狱,判7年徒刑。在监狱中我有充分时间思考过去。山大物理系的前辈,为什么会在选票上写美国明星的名字?我想那是因为他要用这种方式抗议选举的,不公正,他们的抗争精神,我应该学习继承。

束星北先生是我的老师,他给我上过课,他有学问,有才华。1972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李政道受到周恩来的接见,周向李政道诉苦,说中国缺少人才有人才断层。李对周讲:“中国不乏解决“断层”问题的人才和教师,只是他们没有得到使用。比如我的老师束星北先生”。
李政道成名后曾说:“我一生最重要的机遇是在很年轻的时候能极幸运的遇到三位重要的老师,得到他们的指导和帮助。束星北老师的启蒙、吴大猷老师的教育及栽培和费米老师的正规专业锻炼都直接的影响和造成我以后的工作成果”。见《束星北档案》。

束星北教授不但在物理学上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在政治上也一直追求真理、追求宪政。

1982年我获得平反,返校任教,以后每次选举,我对上级指定的候选人只要我不认识,都投反对票,打叉。我对候选人,并没有恶意,投反对票,打叉,只是为了表达对那种选举方式的否定,这和60年前,我的前辈,在另选他人栏中写美国明星的意图是一样的。

1988年我参加山东大学职工代表大会,选举工会主席,我提出候选人应该和大家见面,以后和几个代表找党委副书记徐广生,要求候选人,和大家见面,讲政见。经过争取,每个候选人发表了三分钟讲话,在这次选举中我以第二高票当选校工会的副主席。大家都挺高兴。

这一年根据中共统战部的决定,我成了济南市政协委员,我和山大几个老师一起参加会议,当时要选举常委,要选主席团,候选人大家都不认识,全部投赞成票不是我们的心愿,全部反对也不合适,最后决定,在候选人中隔一个人画一个×。这也是一种表达方式。

今年各地选人大代表,候选人的提名还是不透明、不公正,大家反感。1月16日上海,科技大学的投票中,竟有人在“另选他人栏”中写上了,特朗普(得票率为10%)江泽民(5%)苍井空(6%)。上海当局没有查选票的笔迹,没抓“反革命”,只是重新投了一次票。这也是60多年来的一点变化。

今年山大又要选人大代表,我再次要求候选人要与选民见面,向选民讲述政见。

我自己作为独立参选人,我强烈要和大家见面,宣布我的观点,也欢迎选民向我提问,让我们在讨论中互相了解。我如果当选,在开会前我会征求选民意见;开会后,我将向选民汇报会议情况。我要做一个选民看得见、摸得着的代表。我将利用代表的身份推进选举制度的改革。

山东大学管院退休教授孙文广 2016年12月1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