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鞋厂罢工体现中国工运趋势?

鞋厂

工潮持续了10天的裕元鞋厂为国际名牌运动鞋代工,隶属台湾宝成公司。

中国东莞裕元鞋厂劳资纠纷引发罢工,从4月初开始已持续近两周,最新消息称工人不满资方日前提出的解决方案,周三(4月16日)继续停工。有业内人士对中国媒体表示,如不能尽快复工,可能影响到订单生产和交货。

劳工观察组织称这是近年来中国最大规模的工潮之一,体现了中国工人自发集体维权的趋势,而这种趋势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慢而逐渐增强。

东莞高埗镇裕元鞋厂隶属全球最大的运动鞋制造商台湾宝成集团,为耐克、阿迪达斯、Reebok等国际品牌代工。

从4月5日开始的东莞裕元鞋厂罢工参与人数有不同说法,从1万到3万不等,据信是近年来中国最大规模工潮之一。

密切关注这场工潮的独立民间劳工组织深圳春风服务社负责人张治儒说,东莞十来家裕元鞋厂中至少6家工厂的3万多人周一参加了罢工,周二人数更多。

“欺骗”

劳工观察和维权组织称,裕元鞋厂罢工起因是工厂未按规定为工人交足社保,具体指称包括按临时工标准为正式工人交社保,以及本该由工厂和员工分摊的社保,厂方只缴了工人那部分,未缴企业应承担部分。

多方消息来源称当地警方严加戒备,抗议现场有零星冲突。深圳草根维权组织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称工人不接受厂方提出的“改善社会福利计划”和时间表,目前不准备复工。

法新社引述不具名罢工工人说,厂方已发警告,工人若不复工将遭解雇。

设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网转发推文称有人数不详的工人被警方带走。

路透社引述裕元发言人说,厂方周一提出的改善计划是基于全面的分析和计算结果,考虑了各方因素,包括劳工成本核算。

按东莞社保部门的规定,工人社保包括工伤、养老、医疗、失业和生育保险,企业需缴员工总收入的11%,员工个人承担8%。

劳资关系

总部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表示,工人的社保早就是个问题,随着工人对自身权益的认识和维权意识提高,对自身权益受损不愿再忍气吞声。

不少研究中国经济近三十多年发展过程的学者认为,中国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工人的福利成本低,劳工权益组织则称之为对工人权益的侵食。

据《中国劳工通讯》统计,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发生了202起劳资纠纷,绝大多数在制造业,比去年增加了30%以上。

该机构去年发布的最新中国工运观察报告称,2011—2012年,“工人自行组织和发起的集体维权行动已经成为中国工人 运动的主流,并反映了中国劳动关系在市场化转型完成之后的一种必然趋势。”

报告称,劳资矛盾加剧,资方压低成本造成工人权益受损,而中国目前劳资市场议价和劳资之间集体谈判机制的缺失,使得工人自发集体抗争成为当下中国劳资关系的一种常态。

迅速普及的社交媒体则为工人集体维权行动提供了便利、平台和资源,并推动了劳资纠纷的社会化。

近年来不少被媒体高调曝光的工人因权益受损而集体抗议的事件都发生在外资或部分外资工厂。

中国劳工观察过去十年里对中国南方400多家工厂的调查显示,没有一家工厂按中国社保法规定为员工足额缴纳社保费。

深圳民间劳工组织春风服务社在自己的网站上引述工人反映说,裕元鞋厂所在的高埗镇众多代工工厂,大部分都未按规定缴纳员工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

政府和工会

中国对外开放初期,不少地方政府把招商引资放在第一位,工人权益极少在考虑之类。新一届政府上台后,民生、福利和社会公平的重要性得到反复强调。

劳工观察组织认为,现在不少地方政府在劳资关系的处理上仍处于“尝试寻找中立位置”阶段,但开始以局外者身份参与斡旋;这一转化的速度和程度则因地而异。

在中国投资建厂的资方则面临外部经济不景气、内部劳动力供应趋紧、劳动成本上涨的压力,中国法律又禁止独立工会,因此,除非受到国际压力,否则对工人的权益诉求往往反应迟缓。

理论上应该代表工人、维护工人权益的中华全国总工会被批评反应迟缓、被动应付,在工人维权领域不作为。

不过,劳工观察人士承认一些地方工会开始担当起代表工人的职责,而一度遭严禁和打压的部分民间维权机构生存空间也有所宽松。

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说,跨国企业应该吸取这些代价不菲的教训,谨记不能忽视工人的权益。

《中国劳工通讯》最新调查报告说,部分草根劳工维权组织原来以培训和普及知识为主,现在开始转向把工人集体抗议行动“引入集体谈判的轨道”。该组织认为,这是中国民间劳工组织“继续生存和持续发展的关键”。

随着中国劳工成本的提高,不少外资加工企业开始把生产迁到东南亚其他国家或中国内陆地区。

因劳动力成本上涨等因素,裕元的母公司宝成近年来除了把生产线转移到东南亚,还在2012年关闭了在中国大陆的51条生产线,约占其在大陆生产线的20%。

(据BBC中文网2014年4月16日报道)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