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永喜:一封未能发出的家书

2016年10月17日,葛永喜律师的母亲因病离世,享年72岁。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收到葛律发来的家书,嘱托我他若有什么差池,就将家书发出来。我看了看,还笑他写得仓促,并说叨着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平日友人小聚,他常常聊起母亲的状况,前几日他还和我说起新买了护理床,可以更好地照顾母亲。未料17日竟传来葛母去世的消息。葛律与母亲情深,又心怀公义,而这封家书,竟是再也发不了了。与君同悲。附上友人王建兵拟的挽联:“懿范长存。生儿兮,持法理怒斗魍魉魑魅;铁骨铮铮,全赖身教言传早;恸母哉,念慈恩空余怅恨怆怀;柔肠寸寸,愁听风悲雨泣哀。”以深切哀悼葛母。——黄思敏

葛永喜律师

妈:

或许这段时间不能每天准时在下午六点给您打电话了,或许我们再也不能通电话,甚至再也不能见面了。或许您一开始听到的消息是:您的儿子出国了,要好长好长时间才能回来。再后来,您知道儿子出事了,被捕了。或许还有各种各样的传言铺天盖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您的儿子,而您一直相信和支持您的儿子。

妈,我脑海中还有清晰的图景,那是父亲临终时对您说:“我最不放心你!”而我跪在父亲病榻前,泪流满面而信誓旦旦向父亲保证:“我一定会照顾好妈!”父亲去世十几年了,我一直竭力地履行我的誓言,希望能照顾好您老人家。但事与愿违,很多事我没有处理好。而您没有怪罪儿子,也没有影响我在您心目中好儿子的形象,因为自小到大,您都对我偏爱有加,无条件地相信我,哪怕我做错了什么,也会想方设法地袒护我。在我的记忆中,您和父亲没有一次严厉惩罚过我,没有一次大声的责骂过我。

然而,从今天起,儿子要辜负父亲的期盼,违背自己的诺言,将再也无法照顾您了!这不是因为儿子不想遵守承诺,不想永远做一个您心目中的好儿子了,而是源于儿子对正义的追求,对公平的向往。我还记得您在我儿时,常给邻舍们讲评书,邻舍们忘记手中的碗,张大嘴巴盯着您发呆的样子,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您将武松讲成了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他因义愤一夜杀了二十四条人命,您一再强调包括恶霸家的一条看门狗。虽然儿子并不一定赞成这种血淋淋的“正义”,通过杀戮来实现的正义。但或许正因为您当初讲的这些故事,在儿子内心深处埋下了火种,使我今天走上了追求自由民主、渴望公平正义的道路。

而今,中国贪官污吏横行霸道,妖魔鬼怪层出不穷,魑魅魍魉形形色色,强拆血拆随处可见。儿子只想给那些受欺压的人说几句话,却得罪权贵,惹了这暂时的“祸”。但儿子不会后悔,也不会害怕,我想您若是知道儿子因做这些事情而遭拘捕,您一定也不会怪罪儿子。妈,若上帝给您儿子一个特别的试炼,也必会给您儿子一个特别的位置,在您的心中,在人们心中。

妈,让我再叫您一声:妈妈……

儿子:葛永喜
二0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

转自:两个坏人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