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狗蛋:和我们一起瞻仰歪脖子大树的陈晨

陈宗瑶

听说温州网友陈晨(陈宗瑶)父子都被抓了,因为G20警方不让出门,他硬要出门就被逮捕了。目前家里只有大字不识的陈晨老婆和十岁的孙女相依为命,祖孙俩问天无路,不知道自己的亲人何时才能见上一面。

陈晨以前在新浪微博上就有所耳闻,但不是太熟悉,他好像和钱村长钱云会是一个地方的温州乐清人,平时参与救助抗战老兵之类的公益(凭记忆写的,不一定准确),他大概开过一家面馆,叫宪政面馆,还请茅于轼先生题过匾额。

看着他的面馆名字我就笑了,就如一些朋友渴望民主、自由把自己的孩子取名为宪政、自由一样,但做生意这样与政治联系在一起危险太大了,可以当作行为艺术,但不是成熟的商人。在台湾民主环境中,这样的饭店取名就是游戏,在大陆中共统治区,这可是要杀头的啊。听说他家族成员都是经商成功家产上亿的老板,陈晨的举措感觉有点图样图森破。结果这次真的栽在宪政面馆上,听说去年因为面馆名字和城管发生争执,今年陈晨父子被批捕的罪名是妨碍公务罪,拿去年和城管争执的事情说事。

在中共统治区,即使你乖乖做生意,都有可能找你麻烦,一边做生意一边还参与政治寻求什么宪政民主,心狠手辣的共产党不找你麻烦才怪呢!这次,抓住了陈晨父子的尾巴。

今年6月敏感日前后,和山东的好哥们一起去景山公园瞻仰那棵伟大的歪脖子大树,一起来的人还有温州陈晨。第一次见到陈晨,一位五十开外的中年汉子,他没有那种民主圈的朋友见面熟的亲热,也没有民主圈混圈子人的机敏,感觉反应迟钝、心事重重。

我们仨一起从后海地铁站走到景山公园,一怀着无比敬仰的心情参观完歪脖子大树,走到景山山顶,想着四百年前拥有四个自信的崇祯皇帝最后再这里结束生命,我们都非常开心,期待歪脖子大树再次发挥作用,结束这个操蛋的天朝。

直到走到山顶,陈晨才拉着我和山东哥们一起合影,他始终话很少,几乎是我问一句他答一句。从聊天中大概知道这次来北京,有他们当地维稳办和国宝一起来的,他活动不是太自由,想请他吃个饭都不方便。问他怎样觉醒的,才知道他大概经历过89洗礼,是参与者还是旁观者?还是被启蒙?不知道是他没说清楚还是我听得不仔细,反正没有记住。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他不让儿子参与政治,他儿子已经结婚成家、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家里人好像也不是太支持他吧!当时我的感觉不是太好,这么大年纪固然可敬,自己孩子不愿参与政治当然理解,若不让孩子参与政治,那其他80后90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啊?抱歉,这是我听他说完家事儿后的真实感受(也许他当时措辞不准确产生的误会)。后来遇到这样的前辈不少,我不做评价,只记录自己的感受。

没想到这次他远离政治的儿子和他一起被抓,就如抓屠夫为了让屠夫认罪抓屠夫父亲一样,也如抓林祖恋为了让老头子屈服把林祖恋的孙子一起抓了一样。挟老父令儿子,挟孙子令爷爷,挟儿子令父亲,这群窑洞党的土匪本性如此!

陈晨一直不让儿子参与政治的良心用苦,在这个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土匪眼里,你们是一体的。709王宇进去了,16岁的儿子逃到泰国也被抓回来,709王全璋律师进去了,连累四岁的儿子不能上学,陈晨已成年儿子,怎么能逃掉土匪的魔爪?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