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勇平:我看革命与改良

最近又掀起了革命与改良之争,如果能够理性进行论辩,争论未尝不是好事。真理越辩越明,争论多了,也会让旁观者看清争论双方各自的主张,从而选择支持哪一方。但事实上呢,观点之争变成了人身攻击。这种人身攻击也导致民间撕裂,双方热衷于相互攻击,让推墙的合力大为减弱。结果让旁观者看笑话,让当局心中窃喜。

革命有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即颜色革命),我支持非暴力革命,不反对暴力革命。改良有官方主导的改良与民间抗争性改良,我支持民间抗争性改良,不反对官方主导的改良。革命不是民间鼓动的,而是官方制造的,官方不愿意改良还政于民,民间就只能被逼采取革命。

国家属于全体国民,政府需要国民授权(选举)才能组建,才算合法。作为非民选政府,第一要务是还政于民,你们要改良,我不会赞美,因为这是你们的义务。如果你们真有改良之举,我当然也不会反对。我反对的是身为民间人士不去抗争,而去期盼什么官方改良,没有民间抗争,官方怎么可能改良?

什么推墙方式最有效?被抓的那些人的推墙方式最有效。难道因此就可以否定其他没被抓的人?同样,在此国,变革或革命比改良的可能性大,甚至改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难道因此就可以否定改良?

如果不能理性争论,不如不争论,将精力集中到推墙上。大家的目标都是宪政民主,只不过是对路径有不同看法,这本来也很正常,统一思想那就很可怕了,只有极权组织才有这种变态要求。每个人都尽力而为,用自己的方式去推墙,这也是常态。但有人觉得只有自己的推墙方式是正确的,批评他人做的不对,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从各国的民主转型经验看,暴力革命只大多是出现在第一波民主国家,第三波和第四波民主国家基本上都是非暴力革命。民间抗争性改良,如果达到了目的,也可以说是非暴力革命。至于官方主导的改良,那是官方的事,民间最好少掺乎,民间社会的职责是扮演好抗争者的角色。

未来会通过什么途径实现宪政民主,谁都说不好,反正不管通过什么途径,能实现就好。我个人基于自己的判断,认为通过非暴力革命方式的可能性更大。尽管改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不会就完全否定它,否则,我就是独断论。革命还没有爆发,就不能断定改良已死。

改良派善于止损和建设,即便革命爆发了,改良派也有其自身价值。如果是非暴力革命还好一点,假如是暴力革命,出现动荡在所难免,这种情况下,改良派作用更大。如果只有革命派,没有改良派,一派独大也不是什么好事,宪政民主就需要各种政治力量相互制衡。

转自: slhiwe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