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先生:一个民族的幼稚病, 爱听表扬与恭维

只有人格不成熟孩子和灵魂已衰老的老人,才最爱听表扬与恭维话的人群。而人格成熟、内心自信的成年人, 恭维和批评面前表现的往往都很淡定的。

老年人思维的腐朽:

对于许多老人来说,最禁不起的是批评,最重要的是面子。年轻人在说事实的时候要顾及老人的面子,老年人的思想一般都很顽固、古板,爱霸占,好专断,都会造成子女不愿意与你畅所欲言,不愿与你亲近。

老年人常常会为自己过去做过的事感到骄傲,但旁人听到却觉得好笑,因为他们知道,老人的回忆是片面的。另外,如果老人为自己做过的事感到骄傲,那这骄傲就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因为反复这样的回忆愈多次,他的人格就会扭曲得愈来愈厉害,到最后会变成一个相当讨人厌的老顽固,更不会有丝毫进步。

孩子人格的脆弱:

孩子是需要保护的,认知还不完善的时候,他们是脆弱的,所受的创伤我想可能伴其一生,而且很多后遗症(抑郁,多重人格障碍等)也会随之而来。

所以孩子人格尚未成熟,批评与赞扬都很重要,要很谨慎。赞扬是阳性的,要高调,要大声,让所有人都听都。而批评是阴性的,要隐私,要小声,以维护其自尊心。

孩童也好,老人也好,爱听表扬、恭维话,其幼稚病是年龄生理因素决定的。可是在我们社会,充斥着大量的成年人喜欢自夸,喜欢听奉承的话、拍马屁的话,喜欢戴高帽,鲁讯在许多作品曾经辛辣地讽刺过这种民族的劣根性。

成年人的世界,成熟与幼稚的人的区分之一是面对指责和批评的反应。幼稚的人的第一反应是狡辩或攻击他人。一个成年人的幼稚病,普遍易怒如虎,而且容易暴怒。幼稚的人往往内心不平静的人,处处是风浪。再小的事,都会被无限放大。

而人格成熟的人通常平静如水,并且相对平和。面对批评,成熟的人则会反思,批评正确则虚心接受和改正,不正确则微笑了之。

虽然“自我批评”时,固然是将自己缺点、不足拿出来清理,或被别人指摘。但国人由于患了幼稚病,从不愿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丑陋、恶的一面,更不用说予以批判、鞭挞和公之于众,国人反思还很不彻底、很不深刻。不愿深刻反省、拷问、清算自我的心态,是文化惰性。

所以一个民族的幼稚病是文化决定的,教育方式塑造人格。人格的扩大就是文化。文化的结果就是文明。有什么人格就有什么文化什么文明。有什么人民就有什么政付。所以我们要思考,为什么上面的人听不进批评?因为我们平时抱怨批评指责别人。同样也受到这样的待遇。我们自己也是很少反省,积极,参与改变。我们内心没有爱这个最大的智慧,我们没有宗教信仰的支撑,我们是软弱的。

现行教育造成的不健康的国民心理与人格缺陷,传播现代文明的价值观可见其重要性。我觉得,国人越强调民族自豪感,甚至不惜以夸大一些事情来证明我们的强大,那么越能说明,我们内心的自卑感更强,幼稚病越严重。

因为没有哪个民族是在吹喇叭抬轿子中壮大的。在正常社 会,说谎是要受到惩罚的。在病态社 会,说真话到要付出代价。如果在家里只能说谎话,家庭就成了坟墓。如果在饭桌上只能说恭维话,朋友就成了犹大。如果在自己的国家只能赞美,那这里的人们只有一群迟暮的老人和稚嫩的孩童…文明不会有丝毫进步。

转自:黑白先生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