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夏霖生日快乐

夏霖

每隔十九年,阴历和阳历便重合一次,今年今日,夏霖的生日,阴历阳历同一天,生得可是时候,八月十五中秋节,却注定是一个月圆人不圆的日子。

如你所知,夏霖的中秋将在北京东南的一座高墙之内度过,如果夜月如期升起,也许那小小的窗户格能透进一缕月光,光明总是挡不住的,只要有一丝缝隙。

夏霖生日快乐!我们将于林茹一起度过这个难忘的日子。

以下是我今年6月所写的“关于夏霖”,由于许多原因,言语不能更多。

我跟夏霖认识时间并不长,第一次见面应该是2012年的冬天,李承鹏到北京,说是面见夏霖,感谢他为他代理足球官司并且取得胜诉。第二次见面已经相隔半年,还是李承鹏在场,不过是场地从北京转换到了成都。夏霖喝了几口小酒,因为约了代理案件委托人见面,所以匆匆离开。

但知道夏霖却比这个时间早很多,当时湖北野三关邓玉娇杀死官员的事件在网上极为轰动,由此知道夏霖、夏楠,也全程关注了整个案子的发展,当时夏霖的表现可圈可点,最后邓玉娇死里逃生,夏霖功不可没。

刀下留人的还有小贩崔英杰,6月17日那天,我看到远道而来的崔英杰父亲守候在二中院的门口,心里有酸楚也有感动。夏霖给崔英杰的辩护词流传甚广,很多人都能背出这段话:“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职业。我的当事人来到城市,被生活所迫,从事这样一份卑微贫贱的工作,生活窘困,收入微薄。但他始终善良纯朴,无论这个社会怎样伤害他,他没有偷盗没有抢劫,没有以伤害他人的方式生存。我在法庭上庄严地向各位发问,当一个人赖以谋生的饭碗被打碎,被逼上走投无路的绝境,将心比心,你们会不会比我的当事人更加冷静和忍耐?”

再后来,是夏俊峰一案,沈阳中院告诉张晶,要想把死人救活,可以考虑请夏霖代理案件,但后来具体因为什么让张晶改变了想法,我不是很了解。

老浦出事后,夏霖说,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就冲上去准备挨这一刀。

玉闪出事以后,夏霖全力以赴,可能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不爱跟无关人等啰嗦案情,基于此,我也不多问他,但知道他那段时间费尽心力。但谁也没有想到,当事人的辩护人因为当事人角色转换成了聘请辩护人的当事人。玉闪有时候也开玩笑说:夏霖现在放眼望去,身边睡着一排当事人。

因为许多共同的朋友,与夏霖接触的时间也越来越多,都是四川人,说话也不用憋着一口普通话,说乡音更亲切,正是乡音里的很多方言俚语,让我更真切地感受到了夏霖身上的江湖习性和袍哥人家的本质。他对朋友绝对是耿直义气,没有二话,“我们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对讨厌的人和事,也绝无半点隐晦,夏霖之不讨人喜欢,大概也由于此。

人非圣贤,我们都不完美,我跟夏霖一样,惹急了都爱爆粗口,因此得罪人也是常事。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小爱好,譬如薛蛮子可能“嫖娼”,大龄未婚男可能喜欢“约炮”,夏霖也就是爱“斗地主”罢了。世界杯期间,全民网上赌球,我不会,还捶胸顿足了好久。

夏霖受余世存关于89一代文章的影响,从贵州到北京,这个段子流传已久,我跟余世存和夏霖都分别求证过,是真的,夏霖说他当时在贵州也算小有名气,也能挣点小钱,但如此浑浑噩噩度过一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当一群人在打牌,而他在旁边的电脑上无意中读到余世存文章时,一个改变自己的念头就产生了,并且立即付诸于行动。

转自:苍烟空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